《骆驼祥子》中有哪些文化误读


 发布时间:2021-04-10 18:18:00

值得一提的是,国家大剧院原创歌剧《骆驼祥子》,是享誉国际的作曲家郭文景首次牵手国内艺术机构。这位被《纽约时报》描述为“唯一未曾在海外长期居住而建立了国际声望的中国作曲家”感慨:“《骆驼祥子》是我第一部中国约稿、中国首演的歌剧。我期盼这一天整整二十年。”擅长把握“中国味道”的郭文景

北京曲剧版《骆驼祥子》在院团改制的大背景下两年进行了两次颠覆式改版,艺术上涅槃重生,同时在演出市场上取得佳绩,成为全国地方戏学习的榜样。导演张树勇在此次改版时首先对核心的音乐唱腔进行了大胆创新。其次,在表演方面,张树勇强化了北京曲剧在歌舞上的优势,使得演员在“唱、念、演、舞”上都能够遵从音乐节奏。这种大胆改版给《骆驼祥子》带来重生。新版《骆驼祥子》演出后,获得一致好评,老舍之子舒乙先生更是表示:“改版后的北京曲剧版《骆驼祥子》是迄今所有改编老舍作品的各种演艺形式中,最贴合作品本意的剧目。”2011年改版后,《骆驼祥子》演出72场,演出收入达到200多万元,观众达到7万人次。2013年5月,团长孙东兴代表曲剧团和国际演出剧院联盟达成合作协议,《骆驼祥子》将在全国安排为期一年的100场巡演。目前已演出34场,剩下的场次将在下半年完成。(记者 和璐璐)。

一天叶子到老舍先生家做客,叶子问老舍:“《骆驼祥子》里的虎妞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呢?”老舍先生问叶子自己怎么看,叶子答道:“我认为是坏人,因为她把祥子给‘吃’了。”老舍先生听闻后,没吭声,基本默认了这种看法。到了1982年,凌子风导演电影版《骆驼祥子》,选择斯琴高娃来扮演虎妞。原著中描述虎妞“又丑又泼辣”,但在当时,斯琴高娃刚刚三十岁出头,眉清目秀,虽然特地为此“装”了两颗大虎牙来扮丑,可是一些观众对“祥子”评价:“祥子还不知足!娶了这么个漂亮又有钱的媳妇儿。

”笔者认为,除了上述原因外,还有以下两个因素可供商榷。首先,透过老舍先生的文学世界可以更好地解读中华民族的生命状态和精神存在,进而反思日本的国民性。冈本隆三认为:“只要生存于容许邪恶存在的社会结构中,无论什么人,在内心的某个地方都寄居着阿Q的败北主义或祥子的奴隶性个人主义,以此与现实相妥协。正因为如此,尽管手法古旧,《阿Q正传》《骆驼祥子》现在仍然给很多日本人带来感动。……它让日本读者联想到了本国现实社会中的尖锐化问题。

在发布会现场,祥子饰演者李相岿、虎妞饰演者宋洁和颜瑾、小福子饰演者洪嘉利、曹先生饰演者盛国生等主演还一同上台,与现场嘉宾和记者们进行互动,让大家在领略北京曲剧独特魅力的同时,也看到了北京曲剧朝气蓬勃的新生代演员群体。李相岿称,自己努力展现了祥子人性的阶段性变化,更细致地表现了不同人物之间的关系、态度,力图将祥子塑造得更为立体、可信。发布会最后,北京市曲剧团特别为主创们送上了礼物——一个点赞手势的雕塑,庆祝《骆驼祥子》超过百场演出的同时,也预祝该剧在此次展演时收获观众的“点赞”。北京曲剧《骆驼祥子》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享有盛名,与《杨乃武与小白菜》、《啼笑因缘》并称为“杨啼骆”,是北京曲剧最具代表性的三部大戏之一。2011年,北京市曲剧团邀请导演张树勇以及编剧王新纪重新编排了北京曲剧《骆驼祥子》。至今,重新创排的《骆驼祥子》已在全国各地演出153次场,受到15万人关注,并为剧团带来了1000余万元的经济收益。

该剧的导演、舞美设计易立明在阐述执导思路时表述,《骆驼祥子》的主题是“活下去”,剧中所有人都在完成原始积累的愿望里的斗争,他们真实的活在曾经、也活在当下,这种近乎残酷的“真实”中,倾注着老舍先生的悲悯情怀,这种真实是原著打动一代代观众的原因所在,也是创作这部歌剧的基础。易立明介绍,本剧舞台设计将充分展现民国京城的风貌,电影长镜头式的场景即时转换,将令演出一气呵成、贯通淋漓。易导尤其强调美感二字,“作品的音乐是很美的,老北京景色是很美的,我们对老北京的记忆也是很美的,然而在这美的氛围中上演的,恰恰是这座伟大之城里发生的残酷的故事。有了记忆,便知道了我们身在何处,我们是谁。”(完)。

纪念邮票 乐成 舞潮

上一篇: 狩猎文化区域文化特征是什么

下一篇: 心理学家解析50万杀北极熊:买的就是“虚荣”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3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