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女作家冰冻头颅,医学还是科幻?


 发布时间:2020-12-02 20:23:54

《走进科学》节目组请来的专家认为周玮并非是天才,而是后天训练的结果,而且在这期节目中,周玮算加法都要花一到三分钟,并且刚刚开始接触开平方,速度很慢,而几年后,周玮便可以计算多位数、高开方的题目。方舟子由此质疑“为什么过了几年,上江苏卫视,突然玩起‘16位开14次方’这种吓唬人的骗

脑力断案观察不到20秒,就从520杯同样的水杯中找出了事先曾挑出的那一杯。因“微观辨水”首战成名,王昱珩也被网友亲昵地称为“水哥”。后来,他又祭出扇面之谜、一叶一菩提的神之表现。上周五的中日对抗赛,作为中国队长的他,实力碾压对手的过程更令观众热血沸腾。王昱珩的出现,像极了经典美剧里那些天赋异禀但性格有缺陷的探案奇人。节目里,他常语出惊人,嚣张到甚至被批藐视对手,但却从未被打败。与此同时,山东警方公布,王昱珩等协助侦查的肇事逃逸案于近日侦破,嫌疑人的体态特征等与王昱珩此前观察监控画面等推断出的特征极为相似。

与我们此前见过的综艺节目不同,《最强大脑》俨然是集结了一群“东方谢尔顿”式科学怪才的秀场。第一期节目播出之后,四位身怀绝技的选手迅速被网友冠上了“神奇四侠”的称号——有不少观众更在微博中高呼,“看完这档节目,深深地觉得自己是个弱智”。毫不夸张地说,《最强大脑》应该是截至目前国内智商最高的一档电视节目。从节目播出的选手片花来看,所有参赛者都拥有照相式记忆、深度视觉、空间感知能力等堪比电脑的高智商特征。其实,了解一下这档节目的“血统”就能知道,为何中国观众会觉得智商“被虐”了——《最强大脑》是由平均智商居欧洲之首的德国人开发的,这档节目此前在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都曾掀起收视狂潮。

《非诚勿扰》外,江苏卫视的又一档节目《最强大脑》也在热播。遥控器偶尔调到那儿,就碰巧看到首场“国际PK赛”中,12岁少年李云龙自以为失误后的泪奔场面。小李的竞争对手是与之同龄的意大利少年安德烈。小安虽然最终输给了小李,却有风度地向对手送去祝福。在随后的参赛选手与评选嘉宾的互动中,大家又得知两个同龄少年迥异的童年经历:小李平日里基本无休息时间,且承受了父亲过多的希冀;小安则热爱运动,且每周休息不少于两天。如是云云,事后均被人们引申开来,演变成对中国式教育的反思,其所指也大体形成共识,如重目的,轻过程;重工具理性,轻无用之用;重胜负功利,轻人生价值,等等。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怎么可以这么健忘。” 一位女士感叹自己因记忆力严重衰退,总是会漏掉一些重要的事,“从早上起床的那一秒,我就要同时做很多事———我要穿戴整齐,把孩子们从床上叫起来,同时规划当天的第一个会议———如果我不这么同时进行的话,这一天我很难完成那些我需要完成的事。有时候我真的担心自己会精神错乱,我总是因为忘记事情而犯错误,从而又有更多事情去处理。”科学家们已经发现,那些经常“一心多用”的人,恰恰有着最糟糕的记忆力。

实验过程中,研究人员向6名志愿者展示了300幅不同的人脸图像,并利用核磁共振扫描仪记录其大脑运动。研究人员发现,看到不同的面部特征时,例如金发、碧眼或络腮胡等,志愿者大脑的神经反应各异。于是,他们将这些反应方式集合起来建立一个数据库,而后给志愿者看一组新的人脸图像、观测其大脑反应。通过将记录下的大脑反应与数据库进行比对,研究人员得以重构志愿者刚刚看到的人脸图像。这一实验基于一个理论,即“神经关联存在于所有人类活动中,人类的思想和感觉仅仅是一种复合模式的化学反应”。而部分神经学家相信,只要能够研制出足够敏感的仪器,就有可能读懂这种模式。纽约大学科学家布赖斯·库尔认为,利用“读梦机”提取人脑中的面部信息是最终成功研究出先进读心术的第一步,“尽管用机器播放高清梦境暂时不会成为现实,但我们已经找到突破的方向,完整读取大脑活动只是时间问题”。

这些“假”表情何以对人们产生这般吸引呢?原来,这些“假”表情不但让我们的网络聊天更顺畅、更有语境,而且还让我们更有感觉,让我们的身体产生了反应。这反应来自于大脑,澳大利亚的研究人员在一项无聊的试验中突然发现大脑对“假”表情和真表情同样兴奋。这些研究人员比较偷懒,并没有用核磁共振等复杂的科技,也没有兴师动众用上千人来当小白鼠。他们只是记录大脑电流传递的变化,并只用了20名志愿者。在试验中,志愿者的大脑对真表情与“假”表情都产生了几乎相同的电波反应,而对其他文字则视而不见。

这恐怕也是美食中的“名人效应”吧。名人嘛,的确容易吸引眼球,也难怪新闻中的“马云大脑”一时传遍校园。乍一听闻,还以为马云抽空跑到那所学校,吃了什么菜,才使得“马云大脑”如此惹眼?结果这菜跟马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仅仅借人家的名气,搞个噱头,赚个眼球。马云可能不会计较,但学生们很害怕,“大脑”啊,马云跟你也没什么仇什么怨吧,太吓人了,对人家也有失尊重,难怪无人问津啊。有创意当然是好事,但胡乱消费名人,消遣人名,跟创新差着十万八千里呢,涮来涮去,轻薄、浮夸全露出来了。“马云大脑”看似很火,这火恐怕是虚火,底下无薪啊。文/张平。

这里我们采用Parametric Design,设计了简单的乘方(如5的三次方)和开方(如36开平方)作为控制条件,而复杂的乘方和开方作为实验条件。实验流程为Event-Related Design,控制条件和实验条件随机混合。周玮在控制条件(即简单的乘方和开方)下,正确率为100%;在实验条件(即复杂的乘方和开方)下,正确率是84.3%。磁共振脑成像的结果表明,周玮在进行复杂的乘方和开方时,他大脑的参与数字运算的内顶沟和上额叶激活了。

”姬十三说,“成年人大脑里面有专门去应付阅读的神经元。”姬十三认为,书代表的是深度阅读和深度思考。“人脑就像一个大舞台,大部分的时候,脑子里的事情只有被聚光灯打到了才会被注意。”“当我们注意力长时间集中在一个地方,就好像聚光灯长时间打在一个地方的时候我们就称之为专注、投入。”姬十三说,“心理学上有个概念,当我们去深度阅读和深度思考的时候,比如绘画、做手术的时候,人脑就进入了一个心流的状态(心流:是一种将个人精神力完全投注在某种活动上的感觉;心流产生时同时会有高度的兴奋及充实感),就好像我们平时健身大汗淋漓的时候,这种状态是对人非常好的。

刘素香 善渊 情令

上一篇: 朱沱发现汉东城古城遗址 确认为唐宋城墙道路遗存

下一篇: 重庆永川大佛寺是世界文化遗产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