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赛罗》:最难歌剧还是最炫电影?


 发布时间:2021-01-21 22:28:03

郑小瑛的祖籍是龙岩永定县,她被主办方盛情请来,为这个城市历史上第一次歌剧演出出任指挥。乐池里的郑小瑛惯例穿一身黑色长裙,花白的头发简单地束成短马尾。《土楼》演出约2个半小时,很少有人退场。“我边指挥边想,后面这些人都是第一次看歌剧,能有这样的安静,真是太不容易了。”郑小瑛已经很开

成立短短几年的国家大剧院此番也与国际接轨,成为国内首家试水将西方经典舞台版歌剧拍摄成歌剧电影的艺术机构。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戴玉强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歌剧是人类宝贵的遗产,但是进剧场欣赏歌剧的人毕竟是少数,我希望大家多支持这部歌剧电影。您去剧院看歌剧票价怎么也要上百,但看电影只需要几十元,音响效果又好,想什么时候看什么时候看,想看几遍看几遍。”据首都电影院负责人介绍,几年前影院经过运作,成功放映了越剧电影《红楼梦》,效果非常好。据悉,歌剧电影《图兰朵》将作为第四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和第十七届上海电影节歌剧电影展映单元重点影片与观众见面。北京电影节期间,除了《图兰朵》,大剧院歌剧电影《纳布科》、《假面舞会》也将进行展映,并将举办两场见面会。(记者 伦兵)。

12月19日的国家大剧院七周年庆典音乐会,由德国指挥大师艾森巴赫携手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演出在音乐界极富盛名的莫扎特《D小调钢琴协奏曲》和贝多芬《A大调第七交响曲》。12月24至25日,一年一度的国家大剧院世界歌剧经典音乐会如约而至,著名指挥俞峰联袂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与合唱团,带来《唐·帕斯夸莱》《卡门》《茶花女》等十五部名剧的经典唱段。同期亮相的,还有艾森巴赫与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音乐会、国家大剧院迎钟声新年音乐会等。(完)。

那天演的是威尔第的《埃尔南尼》,男高音就是帕瓦罗蒂。十年后的12月17日,已经成为大都会歌剧院签约歌唱家的田浩江首次与帕瓦罗蒂同台。“当天谢幕的时候,他拉着我的手出去谢幕,还拼命带着观众跟他一起给我鼓掌。”那之后,与大腕同台几乎成了田浩江的家常便饭。多明戈的笑话鹦鹉先笑了和他一样有名的,还有他家那只会唱歌剧的鹦鹉。田浩江说,歌唱家在他家聚会难免会唱几句,不过知道这只鹦鹉的人都会谨慎发声,因为这家伙很有鉴赏力。唱得好的,它会跟着一起唱。

致敬莎士比亚 魏松十年后回归最好奥赛罗今晚,素有“歌剧第一难”之称的《奥赛罗》将在国家大剧院落幕。自17日起,中国歌唱家魏松和张立萍等一线歌唱家连续数日携手演绎了这部莎翁经典悲剧,同向莎士比亚诞辰450周年致敬。奥赛罗一角超高的歌唱表演难度使得合适的演员难觅,世界上能胜任的男高音屈指可数。2004年首次演出这一角色的魏松被赞为“中国”,十年后再度回归,他的表演刚柔并济、层次丰富,博得了观众的认可。(记者 田婉婷)。

能取得这样的地位,最大的功劳或许应归功于剧中的主人公帕斯夸莱老爷。该人物是歌剧舞台上经典的吝啬鬼形象之一,为了组织侄子埃内斯托与寡妇诺丽娜的恋爱,无意中身陷一桩荒诞的乌龙婚事,最终只得默认埃内斯托与诺丽娜的婚事。据介绍,该剧的看点之一便在于“帕老爷”这个角色。除了要完成演唱,还要佐以诸多夸张、诙谐的喜剧表演。因此,这一角色是对扮演者歌唱水平与演技的双重挑战,“所以,世界各大剧院在上演这部作品时,无不将饰演‘帕老爷’的重任交给最具舞台经验的男低音歌唱家。

《唐璜》对演员的要求很高,不仅要完成所有的唱段,更要有很多戏剧表演,这对歌唱演员是一个挑战。”曾获劳伦斯·奥利弗奖、莫里哀戏剧奖的大师级导演、舞台美术家雅尼斯·科克斯在为国家大剧院打造歌剧《拉美莫尔的露琪亚》之后,再度加盟大剧院制作。在他看来,《唐璜》更侧重于戏剧性,而非人物心理活动,这在当时是极具先锋性的做法。此版制作,雅尼斯本着向“经典”致敬的原则,着力体现作品在其诞生年代的“先锋”意味,同时追求喜剧性与悲剧性的平衡,并以化繁为简的艺术构思,在看似质朴的舞台上,构建出丰富的戏剧情景。

9月20日,国家大剧院举办了《兰花花》排练探班,导演陈薪伊带领部分主演,为媒体展示了剧中的精选片段。当日,两位特殊的客人来到了排练厅,除李明启外,最早将民歌《兰花花》唱响全国的歌唱家刘燕平老人,20世纪50年代,她随中国青年艺术团在远赴东欧的巡演,将《兰花花》首次带上了国际舞台。两位老艺术家观看排练后表示,兰花花的故事能搬上歌剧舞台十分令人激动,李明启说,“《兰花花》这首歌我们实在是太熟悉了,这次能制作成人物饱满的歌剧,我们当然激动。

人到七十起了念头在龙岩演出后的第二天早上8点半,郑小瑛就匆忙坐车返回厦门。上午11点,她和厦门副市长约好见面,需要敲定将在福州歌剧节演出的两部歌剧的费用。演出定在两天后,80万经费还没有落实。这样“讨钱”对现在的郑小瑛已是平常事。13年前,厦门市政协主席亲自请她来开疆拓土,为厦门创立一个民办的交响乐团。只是热情的地方领导没有想到,交响乐竟然如此费钱。“他们不懂乐器很贵,乐手也很贵,演奏的音乐他们又听不懂。他们不理解这些,为什么还要搞交响乐?”郑小瑛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项有标 郎纳 邵军

上一篇: 54件意大利艺术珍品展出 乔瓦尼·博尔迪尼画作惊艳

下一篇: 托斯卡纳葡萄酒市场表现强势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2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