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绛反对钱钟书书信拍卖:我会亲自上法庭维权


 发布时间:2021-03-01 14:32:12

巴金《随想录》1978年,巴金先生应邀在香港《大公报》副刊上开辟“随想录”专栏。《随想录》连载历时8年,巴金用他全部的人生经验倾心创作,以“说真话”的勇气,为当代文学史树立了一座丰碑。阅读《随想录》手稿,人们能发现很少有哪篇是一挥而就,往往几经修改,从这些修改中,可以读到巴金严谨

我赶紧连连表示歉意。从这里也能看出,夫妻二人特别不愿意见所谓的粉丝、媒体,不太喜欢被打扰。” 白烨称。诚如白烨所言,据人民文学出版社提供的资料显示,杨绛在《杨绛全集》出版后都不愿意出席所谓的“媒体见面会”,“她对自己应该说要求也比较严,不愿意抛头露面”。在白烨眼中,钱锺书与杨绛都称得上学贯中西,钱锺书精通六、七国语言,杨绛则在48岁时自学西班牙语,翻译《堂吉诃德》。“杨绛先生生前确实有遗言,希望她安静地走,不希望被打扰、被炒作。

而且我只是一滴清水,不是肥皂水,不能吹泡泡,所以开不开研讨会——其实应该叫做检讨会,也不是我的事情。读过我书的人都可以提意见的。”她谢绝出席研讨会。即便是中国社科院主办的纪念钱锺书诞辰100周年的学术研讨会,杨绛也没有出席,为的是恪守她与钱锺书的诺言,“钱锺书生前跟我说,自己去了以后,不要搞任何形式的纪念会。”一次,江苏无锡市的领导代表家乡人民到北京看望杨绛,并提出出于对文化保护与建设的需要,想修复钱锺书故居、杨绛家的老宅,目的并不在于简单地修复房子,而是希望能从这些名人所创造的精神财富中汲取养分。

文中记载了一件逸事:以高傲和博学著称的哈佛大学英美文学与比较文学教授哈里·莱文,曾在上世纪80年代初与钱锺书见面论学,两人相会,不待寒暄,立即在世界文化历史的版图上纵横驰骋,外国人提到的典籍,中国人钱锺书没有不熟读的,不管英文、法文、德文、意大利文、拉丁文,书中的精华、警策,都能大段大段地背诵,以资参观对比。这位洋教授出门后,对朱虹说:“I,m humbled!”(我自惭形秽! )因为他知道,不但西方学问他自愧不如,而且还有一个汉文典籍的世界,钱锺书同样精通,而他却连边儿都沾不上!郭宏安在评述钱先生的学术品格时,用了“素心”这个词。“钱锺书先生说:‘大抵学问是荒江野老屋中两三素心人商量培养之事。,可以见出,钱锺书先生心目中,做学问的时代于今远矣。如今做学问的人大多在高楼广厦之中,荒江野老之屋不可寻也,更难找的是素心人。”“孔子曰:‘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古之学者为学的目的是修养自身以达于道,今之学者为学的目的是名誉、利益和地位,最后获得他人即社会的承认。”郭宏安说,“钱锺书先生显然是要做一个‘古之学者,。”。

他们发现火车站上有个人探头探脑,原来是费孝通,他已是第3次来接站,前两次都扑空。入学考试结束后,杨绛便急着到清华大学去看望老朋友,同伴孙令衔也要去清华看望表兄。这位表兄不是别人,正是钱锺书。杨绛初见钱锺书,只见他身着青布大褂,脚踏毛底布鞋,戴一副老式眼镜,浑身儒雅气质,“蔚然而深秀”。而杨绛更有一番神韵。她个头不高,但面容白皙清秀,身材窈窕,性格温婉和蔼,人又聪明大方。匆匆一见,甚至没说一句话,彼此竟相互难忘。然而,孙令衔莫名其妙地告诉钱锺书,说杨季康(杨绛原名)有男朋友,又跟杨绛说,他表兄已订婚。

但先生只是说‘再看吧再看吧’,没有动笔”。在文学成就上,杨绛是一位令人景仰的大家;在生活中,则是一位可爱的老人,一个性情中人。白烨说,杨绛先生不只有个性,年纪大了之后还有些孩子气,“有时说过的话会忘记。若是你跟她提起,她会连声反问‘我说了吗?我说了吗’?耍一下小孩子脾气”。但杨绛对朋友、晚辈也是关心的,每次白烨去杨绛家里,她总会“你最近怎么样”、“好不好”问个不停。有件事让白烨印象特别深刻,大概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白烨去杨绛家中拜访时坐在沙发上,杨绛便坐在对面的椅子上。“她一边跟我说话,一边不断把椅子往我跟前挪,最后几乎和我膝盖碰膝盖。她就那么跟你谈心、说话,人非常和善。”白烨说,某种程度上说,杨绛先生很单纯,“她喜欢谁、不喜欢谁都会直接说出来的”。(完)。

钱锺书对陈寅恪诗词超乎寻常的喜爱,也说明他对陈的批评是一码事归一码事的。换句话说,就是:钱锺书批评的只是他认为不对的、不好的事情,对他认为正确的、好的事情,则热情赞扬。“文人相轻”,是中国人最爱说的一句话,我们很少注意到一些老式文人在学术批评中往往渗透着深刻的理性精神。比如胡适与陈独秀,两人无论是政治还是文学观念都有诸多不同,但争论归争论,陈独秀被政府逮捕了,胡适还是以老朋友的身份一次次营救。再比如鲁迅与林语堂,两人也相争过,可鲁迅逝世后,林语堂依然写怀念文章,高度肯定鲁迅文学创作的思想艺术成就。这些人争论时总是就事论事,不人为地压小,也不上纲上线、刻意夸大。真正的学问是来不得火躁脾气的,在学术批评时“一码归一码”,既是对文艺、科学规律的尊重,也是对学术良知的呵护。(作者为湖南人文科技学院副教授)。

亦贤 何卿 万尧

上一篇: 马云画作疑似祖玛游戏 拍出242万“天价”(图)

下一篇: 王占海:马云是我师弟 对太极理解超越所有武者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