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家客厅》首发:20世纪华语文学的“侧影”


 发布时间:2021-02-28 23:21:58

在整理外文笔记时,莫芝宜佳用“叹为观止”来形容内心的震撼。“古时候有‘七大奇迹,,像巴比伦的‘空中花园,、埃及的吉萨‘金字塔,,菲迪亚斯在希腊奥林匹亚的宙斯神像…… 《外文笔记》 也是一项前所未有的‘世界奇迹,。它不是把中国与世界分隔开,而是像一座‘万里长桥,,把中国与世界联系在

1931年,张申府被清华大学聘为哲学教授,讲授逻辑与西洋哲学史。当时,清华大学哲学系还有冯友兰、金岳霖、邓以蛰三位教授。几人颇相契合(冯友兰的堂妹后来还嫁给张申府的弟弟张岱年),几位大师级的教授齐聚清华大学哲学系并称“四大金刚”,其阵容之豪华,综合实力之强,令人叹为观止。陆领导“一二·九” 运动被清华解聘,与蒋介石矛盾日深1935年冬,张申府与刘清扬、姚克广(姚依林)、孙荪荃(时任女一中校长,后来嫁给了另一位传奇人物中共的创党元老谭平山)等共同发动和领导了北平的“一二·九”学潮,张申府是游行总指挥之一。

“也是集——钱 书书信手稿”的拍卖公告置于中贸圣佳网站首页的醒目位置。业内呼吁撤拍钱锺书私信拍卖公司拒绝接受采访 中拍协将设法沟通劝说昨晚,在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的网站上,“也是集——钱锺书书信手稿”的拍卖公告仍在醒目位置。而由于涉及个人隐私,年逾百岁的钱锺书遗孀杨绛先生已对拍卖手稿提出强烈抗议。接受记者采访的多位拍卖业内人士均表示,尊重当事人意愿是拍卖公司必须遵循的职业道德,应该将此批书信手稿撤拍。回放 拍卖钱锺书手稿惹祸近日,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发出公告,将于6月21日举行的春拍中,拍卖“也是集——钱锺书书信手稿”。

杨绛一听,连连表示,“我们不赞成搞纪念馆”。如今,闭门谢客的杨绛过着一个普通老人的生活,耳朵有些背,视力也下降了。她曾对记者说:“最大的问题就是打扰特别多,尤其是电话太多,我真担心自己的时间是不是就这样被消耗掉。你能不能代我转达给那些想来采访或看望我的朋友们,杨绛谢谢他们的关心,但千万不要过来看我。你想,即使大家来了,就算同我聊了一天,又能怎么样?我们也不可能只凭这一天交谈就成了朋友吧,还是请大家给我留些时间吧,那样我写些文章出来,大家看到后就权当写给大家的一封信吧。”。

屡试不爽,从未出错,学生惊叹不已。另外一个故事是:钱锺书、曹禺、吴组缃同为清华同学。一次,曹禺见吴组缃进来,偷偷对他说:“你看,钱锺书就坐在那里,还不赶紧叫他给你开几本英文淫书?”吴组缃听罢走到钱锺书桌边,请他给自己开三本英文黄书。钱锺书也不推辞,随手拿过桌上的一张纸,很快写满正反两面。吴组缃接过一看,数了数,竟记录了40本英文淫书的名字,还包括作者姓名与内容特征等,不禁叹服。杨绛曾说过,读书是钱锺书的日常生活。

毕竟对钱迷来说,这是有助于揭开某些问题的钥匙。那么,私人书信是不是就不能拍卖了?由周作人撰书、鲁迅批校的《日本近三十年小说之发达》手稿,在去年被以184万元价格拍卖。周作人的后人也联名索取,至今没有结果。手稿和书信,当然是有一定的区别,最关键的其相应的权限是否属于原作的亲属所有。私人书信的拍卖所引起的纷争还会继续下去,但是否会有个妥善的解决。我以为还是应该从书信的价值来考虑其归宿为妥,比如把它捐献给相应的研究机构,就是一个很不错的主意。杨绛先生作为钱锺书的遗孀,当然有权利主张这批书信的归宿,这种心情也应该有所理解。这倒让我想起了李洪岩和范旭伦将《钱锺书评论》(卷一)一书封存销毁,在报上道歉的旧事。作家韩石山说,对名人的学问可以尊崇,但得有个限度,不能神化。是其是,非其非。2009年,有13封“陈独秀等致胡适信札”拍卖,当时国家文物局优先购买。是不是由相关部门优先买回,也许是一个不错的想法。

同时,他也感慨地说,此次拍卖钱锺书、杨绛书信事件,掀起了拍卖造假的黑幕一角。“对于依然健在的人,都有人敢如此明目张胆地造假,那么对于古人作品的造假也可想而知。”而拍卖公司对拍品真伪不负责任,也已是业内痼疾。魏同贤认为,保利拍卖在这次事件中有两点需要反思。一方面,公民私信带有相当私密性质,拍卖公司理应尊重,在交易过程中应采取措施,防止作伪、泄露隐私,以利于营造良好的社会风气。另一方面,关于这些书信的真伪,保利拍卖甚至没有“挤出一点点时间”来向当事人求证,可见其责任心淡漠。而造成的结果,就是造假书信堂而皇之地上拍,误导公众。魏同贤告诉新华社记者,他期待保利拍卖公司负责任地对此事给予回应,同时也保留进一步追究造假者损害他名誉权的权利。

中融美 交代 宗教学

上一篇: 句容方言与民俗研究的现状

下一篇: 为什么要让方言文化进课堂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1.49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