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锺书读过多少书?仅中文笔记就摘记3000余种书


 发布时间:2021-03-03 00:27:30

5月25日,北京清华大学,学生们在校园悼念杨绛先生。当日凌晨1时,当代著名作家、外国文学研究者和翻译家杨绛先生在北京逝世,享年105岁。消息传来,清华师生以多种形式缅怀这位传递温暖与大爱的老学长。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李隽辉/摄这是20世纪80年代杨绛和丈夫钱锺书在北京南沙沟家

水泥地、旧式沙发、三屉书桌,在90年代末的家居装饰中已属朴素到极致……她对于宁静生活的安之若素让她对任何物欲的打扰都避之唯恐不及。”本报记者 陈梦溪 J226爱情再次被关注杨绛去世后,她与钱锺书的爱情被公众再次关注。杨绛在回忆与钱锺书的爱情时曾郑重说“我爱丈夫,胜过自己”。关于他们的爱情,流传最广的故事是21岁的杨绛来到梦寐以求的清华求学,偶遇钱锺书,第二次见面钱锺书便对她坦言:“我未订婚。”杨绛也回说:“我也没有男朋友。

”她谢绝出席研讨会。她还将自己的稿费和著作权交给清华大学托管,成立基金资助困难学生;这项基金,以“好读书”三个字命名,迄今已收到两人版税所得近800万人民币。钱钟鲁如此转述杨绛的话,“她说,收到几十万元稿费得跑银行,还要去税务局交税,麻烦,著作权拿在手里更是烦心事,有时难得认真起来还要人打官司,不如交给学校管理。”在杨绛传记作者罗银胜看来,杨绛和钱锺书选择低调、从容、“自我”的生活,可以说是“有心计”和考量后的结果,也是他们两人的生存之道。

晚年的钱锺书和杨绛。(资料照片)本报首席记者 江胜信“古驿道上相失。”杨绛在 《我们仨》 一书中,用这样的梦境来形容1998年末与丈夫钱锺书的阴阳两隔。不留骨灰,不建墓碑,相失的钱先生遁影何方?整理完钱先生留下的211本外文笔记,德国汉学家莫芝宜佳女士在心底为他竖起一座碑,墓志铭她都想好了,取自外文笔记中一句英文:“Without you,heaven would be too dull to bear/And hell will not be hell if you are there!(没有你,天堂也无聊至极;有你在,地狱也不是地狱! )”细想这句英文,或有两层意思吧:一是生者的倾诉;二是逝者的自语。

对中国社科院、商务印书馆、清华大学的相关领导表示真诚的感谢。”《钱锺书手稿集·外文笔记》第一辑,是钱锺书留学欧洲时的外文读书笔记,涉及英、法、德语和少量的意大利语、希腊字母。它将为《钱锺书手稿集·外文笔记》的全部出版拉开序幕。据出版方介绍,这些笔记是钱锺书自1935年至去世前,不间断阅读西方文献的忠实记录。它的出版,可以部分弥补钱锺书未能完成西方文学和文化研究著作的遗憾,也可使读者全面了解他对西方学术的阅读视野和思考深度。

此前,她与著名语言学家周有光同在一家医院住院,还拒绝过周有光“见一面”的要求,直到别人劝说方才会面。周有光外甥女毛晓园曾对记者表示,“因为杨绛先生觉得自己在病中,状态不是特别好”。在动荡年代,杨绛也一直处变不惊,并以惊人的胆识保护丈夫钱锺书的手稿,将所有杂事处理得井井有条。1945年在上海,当日军传唤她时,杨绛先把钱钟书《谈艺录》手稿藏好,泰然周旋,保证日后该书的顺利出版。时光流转至1994年,钱锺书因病住院,杨绛悉心照料。

陌星 沙皇 秦之俑

上一篇: 哪些不是企业文化传播应遵循的规律

下一篇: 何家英谈美术繁荣创新动力:创作局面自由也严峻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35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