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忆不敢对80后发言 韩寒张一一是"无敌战将"


 发布时间:2021-04-15 14:02:20

所以,在我看来,这些在“旁门左道”(没有贬义)上大红大紫的作家加入作协,不在于争取资源、获得发展空间,实现人们心理认知中的身份转换的意义可能要更大一些。说白了,不差钱,要的就是个名份。那么,在一些人加入作协的同时,谁在退出作协,谁有资格对作协说“不”呢?粗略说来,三类作家。第一类

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围城”内外进进出出的又是哪些人呢?由于工作的关系,笔者对当代文坛还算略知一二。但是,仔细研读了这份新会员名单后发现,除了金庸、当年明月、笑看云起等少数作家外,大多数名字都是陌生的。不光对我是这样,我想大多数人都会是这种感觉。这起码说明有两类人还在对加入作协感兴趣,一类是刚刚出道不久的文坛新秀,虽小有成就,但还不足以为大多数人所熟知,尚处在“业余爱好者”阶段。对这些人而言,如何获得大家公认的作家身份,扩大自身影响力,开拓更大的发展空间是当务之急。

“80后”的一位同学认为,两代人的隔阂是环境造成的,“80后”是伴随经济飞速发展成长起来的,而老一代恐怕见到的更多的是苦难和动荡。对此,熟悉老一代作家的张克良也持类似意见。在他看来,人们对于客观事物的认识时间越长就越深刻和丰富,经过战争的人写起战争来如身临其境,经过“文革”的人写起“文革”来也会使人悲愤剧痛。而比较年轻的作家,很多事情未经历过,也未到那个环境中体验过,要写像那个环境中的人就难了。像鲁迅写的孔乙己,赵树理写的三仙姑、李有才等,他认为“80后”作家就写不好,因为这种人现在社会已不多见。

其次,“80后”的童年时代正是电视逐渐走进中国家庭的时期,随着电视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电视文化带来的流行文化和图像叙事成了“80后”的“元叙事”。美国学者约书亚曾说过,电视文化是一种让儿童成人化而成人儿童化的文化,而且电视文化也让男性有了女性气质,让女性有了男性气质。这就是说,电视文化创造的是一种中性文化,这就意味着青春文化必然成为“80后”最能接受的一种文化。此外,电视媒体的普及,使“80后”身处于快速变化的文化环境,于是,“80后”自然形成了多变的文化趣味。

”阿来说,有一次他在放羊的路上偶然看到一张报纸,那上面关于京剧《沙家浜》的报道,是自己接触到的“首部文学作品”。“它跟我在学校念的毛主席语录很不一样,文字可以有组合,放得好了,就很舒服。”阿来被方方正正的汉字所牵引,认为组合文字是高级智力游戏,而他,对文字、语言有游戏心理。阿来30岁之前已出版两部作品,这在当时已算功成名就。然而他对自己并不满意,随后就停顿了下来,进行地方史研究。一停就是4年,直到突然一天有了在286电脑上写作的冲动,于是没有任何计划地写了起来。

韩素音是“汉属英”的音译。意思是她这位汉人已入籍英国。她是客家人,祖籍广东五华县水寨镇,父亲周映彤出生于成都郫县,是中国第一代庚款留学生,母亲玛格丽特出身比利时贵族家庭。1933年后,她考入燕京大学医预科读书。1935年秋,她获得奖学金到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继续她的学业。在比利时留学期间,韩素音渐渐对文学产生兴趣。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韩素音闻讯后决定回国。她写道:“中国,中国是我的骨肉,我的灵魂,我的气息,我的生命!”她一生有过多次感情经历。

山东作协副主席王兆山的“坟墓颂歌”,发出了“纵做鬼,也幸福”和“亲历死也足”的感慨,被吁请逐出作协。点评:这是一个作秀的时代,尤其对于余秋雨这样敢称大师,。但是表演以不伤害别人为准,心灵的伤害往往比肌肤之痛更深,“大师们”出口一定要慎重。韩寒PK30省作协主席9月10日,“全国30省作协主席小说竞赛”在起点中文网启动,随后韩寒与“30个省作协主席(副主席)”的对骂使得事件升级,直到韩寒新作《我的国》在起点网连载,两者的身份也从敌对变成了盟友,读者愕然。

瞳和华月 郁健 上曲圣

上一篇: 奥地利小说家伯恩哈德去世25周年 墓碑再被偷

下一篇: 武当武术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