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作家包揽几大重要文学奖 业内:她们视角更独特


 发布时间:2021-04-11 02:56:31

1月25日,黄树森80岁生日。数十位文化界知名人士在广州集会庆祝,广东教育出版社推出精美厚重的《黄说》与《说黄》助兴。黄树森说:“朋友们的聚会和这两本书,只有一个主题,那就是文化与人生。”关于两本书,黄树森说:“顺着读,倒着读,抑或‘风吹哪页读哪页’,都可以捉摸到那个年代文化的些

同为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欧阳修(1007~1072)和苏东坡(1037~1101)是宋代文坛的泰斗级人物,欧阳修年长苏东坡30岁,苏东坡年少时,欧阳修已是誉满天下的文坛大佬。宋仁宗嘉祐二年(1057),礼部选才举办国家公务员考试,首席评委是“知贡举”的欧阳修,评委有文坛大家梅尧臣等。这次考试盛况空前,各路才俊云集,后来成为宋代文坛大腕的苏辙(苏东坡弟)、曾巩、程颢等都名列其中。20出头的川籍学子苏东坡也没放弃这次难得的入仕机会,以一份《刑赏忠厚之至论》的奇思妙文完成了自己的笔试。

那晚他和叶圣陶都喝了不少酒,乘酒兴,他大发议论,叶圣陶依旧默然倾听。酒喝光,朱自清拉着叶圣陶四处闲逛。有时朋友们与叶圣陶开句玩笑,他脸有窘色,却微笑不语,用朱自清的话说,“他不是个浪漫的人”。叶圣陶的稳重、谦和、厚道,在圈内是有好口碑的。叶圣陶虽常默然不语,尊重别人的谈话,但他有时却也能突发奇想,妙语连珠。那夜他们在爱多亚路,叶圣陶突然脱口而出:“酒已都醒,如何消夜永!”那是周美成的词。朱自清忽从心底涌出一种人生苦短的愁绪。

“当代文学处于非常特殊的境遇中,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现象是,面对作家个体时,我们往往觉得各有特色;但面对整个文坛就会有很多个不满意。”在第七届青年作家批评家论坛上,评论家洪治纲的这一看法成了整个论坛的聚焦点。记者发现,在长达四个小时的讨论中,尽管作家与评论家之间“机锋闪烁”,但他们的交流和碰撞有一个共同的指向:写作者的责任与良知。共识:在文学整体受责难下的写作与批评洪治纲说,无论作家还是评论家,在现实中都会遇到对作家个体与文坛整体进行评价时的差异性看法。

”她是谁?移民第二代写自己的故事虽然一直喜欢文学,也不断进行写作,但伍绮诗在文坛真正意义上只是个初出茅庐的新人。此前,伍绮诗也不认为自己可以把写作当成职业,“整个初中和高中,我一直在写故事、诗歌和戏剧。高三那年,我写了一出戏,竟然在玛丽琳-比安奇儿童戏剧创作节中被搬上了多多马剧院的舞台。所以,我已经写了很长时间。但说实话,直到最近攻下硕士学位之后我才相信自己可以专职写作。”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能够创作出让美国文坛刮目相看的作品,与伍绮诗的个人经历有一定的关系。

2008年的文化圈就像这个年份一样是多事之年,虽然没有大人物的异军突起,没有大部头的扛鼎之作,但却是事事不断。山寨文化的流行和网络流行语的火爆对传统文化的冲击,让人看到了一丝潜在的危机;国学大师季羡林的藏画丢失,韩寒斗法作协主席的荒诞玩笑,透着文化人道德的丧失;而清史专家阎崇年遭遇掌掴,茅盾文学奖遭遇质疑,再次让文坛的争议老生常谈。倒是蝉联作家富豪榜的郭敬明,从文坛跨步娱乐圈给了文坛一些震动,只是有关郭敬明演偶像剧的趋势让小说迷们难以接受。

查济 仙花 传幕

上一篇: 平江历史文化街区是干嘛的

下一篇: 苏州平江历史文化街最佳步行游线路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09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