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文坛“三分天下” 两种态度唱盛还是唱衰?


 发布时间:2021-04-10 18:17:29

中华文化城在争议中不了了之,也许只有博物馆免费开放才是今年文化圈里最大的乐事。还有,几位各界泰斗的逝世,让人不免泪湿双眼。否极泰来是中国人常说的一句话,也许明年的文坛会少一些怪事,多一些乐事。(盖云飞)一路走好!谢晋心脏病发突然离去事件回放:8月23日,著名导演谢晋的长子谢衍因肺

从我国当前汉语言文学学科建设和专业教学改革的角度看,文学与创意写作不仅能够提供学科和专业的可持续发展的原动力,而且能够为汉语言文学教学专业的人才培养与新世纪我国文化产业的崛起之间建立一种现实而有效的连接机制,为我国文化产业创意人才资源的开发提供后备力量。纵观2009年,既有《小团圆》的发现与出版,也有《废都》的再版,这些不代表2009年创作实绩,却显示了2009年中国文学大环境的新气象。2009年创作作品有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苏童的《河岸》、黄永玉的《无愁河上的浪荡汉子》等中短篇,未来他们中的哪些作品会被历史记住,成为2009尘埃落定之后的亮丽风景呢?□葛红兵(上海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许道军(上海大学中文系博士生,巢湖学院副教授)(原载《探索与争鸣》2010年第1期,刊发时有删节)。

所以,他们比较擅长宏大叙事,作品一般具有一定的社会性的厚度与历史性的深度。至上世纪90年代,先是60年代人破土而出,随后是70年代人开始露头。这个阶段的初期,文学以其分散性表现出“没有主潮”的情形,集体性话语开始解体,个人话语逐步显现;紧接着是经济改革力度陡然加大,市场经济逐步确立,并给文化、文学以深刻影响。随之,“个人化”伴随着“市场化”相继而来,这使60年代人、70年代人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的机遇,那就是可以更为突出地显示“个人”和“自我”。

而社会上某些人对抄袭行为的宽容和漠视,某种程度上也对这种不良行为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现在,社会上对抄袭行为,就像对待小偷一样,见怪不怪了。就像看到小偷不做声一样,发现抄袭,也不会检举。抄袭者则大都是跟郭敬明一样,承认抄袭,却拒不道歉。奇怪的是,很多人,也不以为然,都当做是天经地义的事。某些主管部门甚至反过来做被害人的工作,让被害人‘厚道点’,息事宁人。”彭学明说。如今,一些人们对文坛抄袭事件的态度和处理方式,已形成一个见怪不怪的“怪圈”,更鲜少有人站出来主动维权,“如果人人都能够维护自己的权益,人人都尊重别人的权益,人人都支持打击侵权行为,那以后还有谁敢这样承认抄袭却拒不道歉呢?还有谁敢连抄袭都不承认还牛皮哄哄的呢?”近日,彭学明还在天涯网站上发布了一个揭露抄袭者的帖子,引起广泛关注。

“我承认这样的写作是需要的,但在当下,写人间万象,真实反映内心的文学,未必就是不负责任的。”在作家鲁敏看来,责难下写作,“写作者如果能在石头缝里慢慢生长,生长得非常旺盛,我觉得那种快乐是被放大了、加倍了”。而作家张楚认为,写作有一个公共的道德契约,那就是用心灵去感受世界,用良知去描写世界。作家就应该是用针线织补人的心灵的裁缝,而文学也就应该抓住人生的常态,以及常态下隐约的光亮,然后把它制作成火柴,擦亮的同时能够温暖别人的眼睛。

社会舆论从起初的一边倒,逐渐分化成两派。“挺镕派”认为,镕畅最终敢于站出来公开道歉,并承担责任,非常不容易,公众应当“宽大为怀”,不要一棍子打死。“相较于那些剽窃之后,自始至终都不认错的作家,比如郭敬明之流,镕畅的举动不能不说是一种迟到的诚实。”网友田园起舞说,“这至少是一个风向标。做错了就得有担当。”据了解,为了对自己的行为表示忏悔,镕畅已经主动提出离开鲁迅文学院高研班。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白描表示,诚实的劳动是一个作家应具备的基本素质,任何抄袭剽窃行为都践踏了一个精神产品生产者的道德底线,都应受到谴责。鲁迅文学院会为净化当下中国文坛空气而努力。本报记者 刘莎莎。

慕启 何森 鼓类

上一篇: 提供智力支持的是什么文化

下一篇: 《黄金时代》:一个“莽夫”的枉死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43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