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日本文坛盘点:华裔作家和《蟹工船》突出


 发布时间:2021-04-11 03:13:52

诗人邹获帆以诗人特有的敏感,最早发现了这颗文坛新星的光芒。发表于1978年5月《文艺报》上的《生活之路:读贾平凹的短篇小说》是最早一篇研究贾平凹小说的评论文章。在纪念陕西文坛泰斗中国石油文学奠基人李若冰的文集里,贾平凹深情回忆了李若冰先生在文学之路上的鼓励和栽培,尤其提到了和许多

遥远因抄袭被新疆作协开除。据发表剽窃之作的刊物《飞天》主编说,那两篇抄袭之作“也是推荐来的”。事发后,新疆作协常务副主席、秘书长董立勃曰,他曾大力举荐过遥远的作品,事后也有“被人涮了”的气愤。据称,该“文抄公”以此为台阶上鲁迅文学院、加入中国作协,这想必也经过了新疆方面的大力举荐——好不容易出了个西部的“艾特玛托夫”,却竟然是一个混混。郭敬明抄袭被法院判为属实,但郭拒不登报向作者致歉。一些“粉丝”声称:就是抄,我们也爱看。

本报讯 继《想太多》《你要去相信,没有到不了的明天》等畅销作品之后,“90后”人气作家卢思浩近期又推出新著《愿有人陪你颠沛流离》,该作延续了他一贯的温暖、阳光基调,充满正能量,不愧“文坛暖男”称号。昨日,卢思浩现身越洋图书城,与福州读者分享创作感受(如图)。他说:“生活不易,但年轻人往往过多强调生活的苦,却忽视了生活的美好,夸大了生活的艰辛。”“90后”卢浩思有此“觉悟”,也许有的年轻读者会认为他“站着说话不腰疼”,其实不然——他17岁只身出国留学,考入澳大利亚国立大学。

中国作家中他的作品海外翻译量最大,不选他选谁?”见面:首件事请客吃虹鳟鱼这次莫言来家里做客,让洪峰也感到很意外,“我和他几年前就约了要见一面,但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去年他拿了诺贝尔奖,我想那基本就相当于被‘绑架’了,我们见面的机会更渺茫了。”机缘巧合,昨日莫言要到云南昆明参加一个活动,于是决定去拜访洪峰,“昆明到会泽,开车往返要7个小时,莫言有公务在身,夫人身体还不好,他要很快赶回高密,因此时间很紧。就这样,他还是决定来看我,这让我感动。

不同代际作家之间的不同,其实不只是年龄上的差异;它的更为重要或更为本质的区别,可能还在于精神文化层面的彼此有所不同上,而这又与作家们进入写作、置身文学时的社会环境、文化时尚的熏陶与影响关系甚大。可以说,一代人必然带有着他所属身的那个时代社会文化生活的浓重身影。在我看来,30年的文学可分为三个阶段来看:这就是新时期或80年代,90年代和新世纪以来。而在这30年中成长起来的50年代人、60年代人、70年代人和80年代人,正好跟这三个阶段的时代流行气息与社会文化精神密切相关,或者说不同的时代在不同的代际身上都打下了自己的一定的烙印。

遭抨击的不仅有《延河》《诗歌月刊》这样的老牌杂志,也有《剑南文学》《红蕾》、《小葵花》、《异幻》、《紫夜》、《淑女志》这样类型的文学杂志。“文坛失信”何时休?很多拖欠稿费的文学杂志,将此归因于自己日子的难过,稿费不是不想给,是给不起。一名老牌杂志编辑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他们杂志现在每期的发行量约1万册,每期文字量有30多万字,按照最低千字百元的标准,得支付稿费3万元,但他们每期的发行收入也不过三四万,还要维持杂志社运作,“如果稿费一次性付清了,我们真得喝西北风了!”据记者了解,现在像《收获》、《上海文学》和《人民文学》这样具有标杆意味的文学杂志都获得了政府的资金扶持,不仅能够及时支付稿费,而且自今年始,稿费标准升至原标准的2至5倍(最高千字可达500元),但绝大多数文学杂志并没有获得扶持,它们正在忍受文学读者流失、发行量逐年下降所造成的窘境。

18日,湖北省作协主席、著名作家方方在网上发表长文《我的质疑书》,质疑湖北省人社厅对湖北省作协副主席、T诗人的职称评定。这篇长文一经发表就引起文坛的轰动效应,有行业内作家们赞叹方方揭露文坛黑幕的勇气,圈外人感叹作家圈儿职称评定的逐利和复杂。而20日,随着T诗人真身的回应,这场事件演变成了一场互相揭发、揭短。本报记者 师文静质疑湖北省人社厅破格晋升有猫腻在文章中方方称,2014年6月1日晚,她突然收到湖北T诗人的短信。

西汇 文平芳 响缘

上一篇: 雾霾调查播出一天点击近亿 柴静未从片中收一分钱

下一篇: 平江春节传统文化有几多检查报告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09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