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文坛迎出版“小年” 很多作家准备“述而不作”


 发布时间:2021-04-13 12:05:14

”“如果批评家不在一网子里一网打尽鱼虾蟹,而是对每个品种有非常深入的关注。这是不是让批评本身也在一个更结实的平台上进行?”被称为“70后美女作家”的金仁顺,在后来的发言中,也表达了对此的困惑。她说,她和其他三位“美女作家”(魏微、朱文颖、戴来)交流时,大家都认为彼此的区别还是比较

真正令人扼腕叹息的是,这文坛确实就被搞混了,这样的文学也就被遭蹋了。当文学以及文化被人们擎举在眼前的时段里,人心是单纯而充满了敬畏的,一如八十年代的读书热与知识热,让人缅怀。人们关注的是作品,或者是文化现象延伸的内涵,是精神层面的需求,是经由文学祈求而获得的一种向上的引力。而当一切都趋于商品化的时段,人们关注的是被快速地明星化的名人文化人,消遣的是经由他们的奇巧淫技而催生的时闻或者噱头,至于作品,不过是其中的道具之一,再也不会承载更多。

迟子建表态认为网友指认的内容基本无误,“说实话,我看了后心里很难过。”顾艳当然不承认,她说这是“启发”。这个消息之所以让人震惊,是因为顾艳和其他抄袭者不一样,她是一个正儿八经搞文学的严肃作家,还曾经当过诗人。稍微对纯文学关心的读者,应该对这个名字不会陌生的,文学期刊上经常有她的作品,长篇小说也出版过好几部了。我也知道在去年的天涯社区曾曝出她的《上海弄堂》抄袭了陈丹燕的《鱼和它的自行车》,还有一部长篇小说“借鉴”了谢尔顿的作品。

而这种心态最容易受到应和,“文坛形象由此也有被改写的可能”。其三,不看文本的批评家对文坛发声所形成的“障眼法”。他说,这些人尽管已经很久不读作品或不细读作品了,但总是对当下文坛发言,用诸如“一钱不值”来评价当前的文学创作。而媒体也特别关注这些“响亮”的声音,“形成了障眼法,这也是很严重的问题”。作家潘向黎则把对文学整体的责难形容为“很愤怒的道义的拳头打在一个虚无而巨大的对象身上”。她谈到,提及作家个体时,很多批评会出于情面、利益、人际关系等表现得很慷慨,“大家都心领神会:面对外人该怎么说,关起门来自己该怎么说。

“如果不做‘打包运动’的话,怎么去阐释这种现象?”自省:写作忠于生活,忠于内心显然,在“打包”问题上更多反映作家对评论家的某些不满。不仅如此,不少与会作家也表示,对于不读文本、不负责任的评论,他们不会在意。但对于站在理性平台上的批评,作家们则有着清醒的认识。潘向黎将评论家对作家严肃的批评甚至批判,看作是对作家的一种“抬举”。周晓枫认为,一个社会道德尺度通常由医生、律师甚至是法官掌握,他们不能退后。“我觉得批评家在一定功能上承担了这个角色,如果他们退后就会造成底线上的崩溃。

从抄袭看近年文坛之怪现状文坛抄袭越来越像地铁里的行为艺术,摆明了逗大伙开心。网络技术这么发达,只要有心搜索,揪出一两个雅贼还不是顺手的事情,特别是有些人笨得可以,抄袭都不讲技术含量,直接复制粘贴了事,那差不多等于自己给自己写了封检举信。所以,我对刚被曝光的鲁院学员、80后作家镕畅剽窃一事,只有抱以冷笑。这桩文坛公案的具体经过大致如此:2008年底,甘肃女作家严英秀将自己的小说《纸飞机》发(电子邮件)给该省评论家杨光祖看,杨又把小说推荐给山西女作家镕畅交流阅读,镕畅却把小说占为己有,改名为《没有七彩的灯》发于2009年第2期《黄河》杂志(“晋军新锐”栏目首篇),随后为《中篇小说选刊》杂志转载。

旗城 创然 国歌

上一篇: 河北蔚县古堡拯救行动倡议书发布 动员各方保护

下一篇: 张家口一古堡失火 已有500多年历史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