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余秀华走红事件:诗歌借新媒介焕发新活力


 发布时间:2020-09-26 11:07:42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传统纸媒空间里的那片为散文所专属的疆域,其10年来状态和动向,就不能不视为散文传统文体形态本身的症候。概观之下,散文的纸媒介空间在最近10年里,大体保持了1990年代“散文热”以降全国性散文刊物的大布局:东有《散文》(天津)、西有《美文》(西安)、南有《随笔》(

同时,三到五年后,纪录片作家最大的受众、观众群可能是在新媒体上面,怎样与他们沟通是一个课题。对于将新媒体作为一个纪录片的募资平台,凤凰卫视中文台助理台长黄海波提出了不同意见。他表示,网络是一个非常开放的、互惠的平台,希望大家先别考虑募资的问题,而是把让更多的人看到片子当做主要目的,以后再看是否有盈利模式来回馈。“有些让人惊喜的片子,在网络上就这样播着,大家是是都满足,我就觉得这个事做的值了。”黄海波认为,一部纪录片的关键在于要好看。如果纪录片拍得越来越好看,制作得越来越精细,相信纪录片这个市场,会慢慢从视频网站反哺回电视台。中央电视台纪录片频道项目运营部主任陈晓卿在接受采访时透露,纪录片频道明年或将单独设一个栏目,专门用来播放独立纪录片。“我们一直在努力”,他说。

我们发现,他的许多“预言”,比如“地球村”、“意识延伸”等,已然成为事实。他的确是20世纪“鬼聪明”的怪杰之一。麦克卢汉热的三次高潮第一波麦克卢汉热兴起于20世纪60年代,遍及全球;因其1964年的代表作《理解媒介》的出版而起,又因其思想的超前而短命。麦克卢汉像一颗巨星,以其独特的媒介理论照亮传播学晦暗的一隅;他又像一颗短命的彗星,于20世纪70年代黯然消逝。第二波麦克卢汉热兴起于20世纪90年代,因互联网而起。

她将视觉文化分作两个方面来解读,一个是直观文化,另一个是景观文化。“从直观文化的层面来看,视觉文化就是图像文化,图像在当代获得了更为丰富的意义和理解的方式。”为什么图像会成为文化生态的主导?大众又为何乐于用图像来表达呢?王鑫认为原因有三:“第一,图像作为形象更容易被人识别和记住,它直接作用于人的视觉感官,是感性的;而文字是通过人的视觉识别进入思维的过程,是理性的。显然,读图更为便捷和迅速,也不费力气,但却流于表面;文字虽耗时耗力,但却深刻。

这样的散文理论,不会有也确实没有可匹配的散文批评实践。散文批评依旧滑行在没有称手的理论工具可仰仗的旧状态。印象式的评点和随兴所之的鉴赏,仍在散文批评实践中居于主导地位。事实上,索诸散文文体本有的非虚构特质,与之对应和相关的写作,在中国社会跨过“互联网元年”之后的这10年中,已发生了丰富多彩的变化。在纸介质为中心的传统媒体空间内外,这些变化都正当方兴未艾。文学与非文学场域的各种文体范畴的全盘重整和复杂交融,就是这些变化中最醒目的一点。

近年,新起或同名复刊的《散文世界》《华夏散文》《西部散文家》《西部散文选刊》等刊物,又对这一布局做了进一步的充实。相较从前,这一布局10年来的一个明显新变,是其中一些有实力的刊物,如《美文》《散文选刊》《海燕》已追随先行一步的《散文(海外版)》,将散文作者作品的延揽、包容范围,自觉延及自台港澳文坛和国外汉语写作圈,体现出世界汉语散文媒介的视野和襟怀。不过,保持这一格局,显然并不轻松。除了要承受网络新媒介的直接挤压之外,网络新媒介时代流行的重“量”轻“质”且极具同质化倾向的浅话语、浅传播、浅接受、浅反馈的社会信息循环链,对纸媒散文刊物在篇幅容量、出刊周期和审稿机制上的“天然”局限,也有强烈的阻抗。

中新网西安11月21日电 (记者 阿琳娜)“新媒体信息传播与法制建设高峰论坛”21日在西北政法大学举办。十余名国内新闻学界和法学界的著名专家学者,就传媒法律制度、新媒体侵权、政府信息安全与公民隐私权保护、社交媒体媒介规范及媒介自律等主题举办学术讲座与交流。据介绍,当今,网络与新媒体的崛起,颠覆了媒介格局,改变了传媒生态,给新闻传播学和传媒法领域带来了诸多值得探索和研究的课题,也给适应新媒体环境的媒介法规与制度的调整和制定带来了颇多难题。

十余年行程和蹉跎,在只知“笔画”、不知“结体”的迷阵中盘旋太久的散文创作和散文评论潮,如能分出一支以“结体”取胜而非以“笔画”讨巧的少数作品为先导的流脉,那么,散文天地里一个别开生面的新向度的出现,就甚可期待。新批评+旧方法:理论期待新思路网络媒介遍布城乡的发展现状,持续加剧了世纪之交以来大众文化和舆论空间中沸腾不息、众语喧哗的状况。在此氛围中,以纸媒介传播为主的各类文本和话语现象作为聚焦对象的文艺评论,现在无论如何喧哗,都已不能突破网络话语层的密集笼罩和强力袭扰,受到显著的关注和反响。

到目前为止,这些指责似乎还未得到有力的反驳。网络知识宝库,其主体仍是由纸质媒介提供的,百度百科、互动百科等平台的内容少有网络人立言立法;虽然有无数仁者、义者、新闻爆料人通过网络提供了越来越多的法律援助和正义维权,提供了大量的新闻,但传统媒介仍是一个巨大的存在;虽然众多的作家、学者、知识分子上网冲浪,介入网络写作,但博客和微博还未能展现新的文化形态。网络媒介反而将一些知识人的短板、反智和私心暴露无遗,网络媒介尤其作为口水战场让人们深恶痛绝。

葬花 张顺 张百熙

上一篇: 状元文化的800字作文怎么写

下一篇: 名校抢状元捅破应试教育癫狂真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1.66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