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传播的需求推动媒介技术


 发布时间:2020-09-21 20:55:37

根据WiseNews数据库,1999年有6篇文章提及海子,只有一篇谈及他的死亡。2004年,十五年祭。这一年主流纸媒里提及“海子”的文章110篇,谈论其死亡的三十余篇。而这一年,如何诠释自杀报道,“以免荼害文艺青年”成了另一个主要的媒体议题。2009年,“春暖花开”的字样已是铺天

近日,一本名为《大电影时代——异彩纷呈的热播影视》的研究报告,作为2010年中国艺术研究院重点研究课题“热播影视剧跟踪研究”的首批研究成果,在京城影视批评界引起了关注和议论。编者在书中正式提出了“大电影”概念——中国电影的发展已经走入全媒介时代,电影、电视剧、电视电影、动漫游戏、网络视频、新媒体剧、手机剧、移动电视等借助多元化媒介传播的影像,都可以纳入“大电影”的范围,因此,书中不仅分析了传统影视,也展望了手机剧和网络剧。

似盈实缩:媒介空间与文体疆界看待和探讨当代散文一个时期内的总体态势,需先从与之相关的媒介空间的角度着眼,否则不易找到确切的对象。散文文体的现代基因,出于媒介而不出于作者。离开了媒介现代化潮流的冲击、带动和支撑,散文的写作、传播和接受方式,就没有由古典而现代、由现代而当代的历时性的演进必要和可能。当代散文的写作观念背景和批评实践理据,之所以与小说、诗歌、戏剧、影视等非散文艺术体裁相比显得支离含混,并且长期聚讼纷纭、莫衷一是,关键原因之一,就在于散文作品本身所依托和占据的媒介空间一直在经历着其他体裁所未遭逢的频繁变乱。

那么记忆呢,且不说它可能存在错误记忆以及杜撰,由于个人视野和经历的局限性,它也不能完整且准确地呈现历史。如此解读,并不是说,某个人的记忆或某一张照片毫无史料价值,而是想表明,单独的任何一种媒介或手段,都不能完整而准确地解读和反映历史。历史的准确性以及深度,需要不同媒介去互补、交融。照片拥有“眼见为实”的客观呈现,确实能反映出现实图景中的某种真实。而在某些文艺理论者眼中,伟大的小说有时更能准确体现某一时期的历史,况且虚构的文学作品并不全是作者个体的回忆,它是一种“社会记忆”。作品中所描写的那些气味、感觉、声响等等本身就承载了历史,能深刻反映出彼时的时代气息和脉搏。那么,以一张老照片作为“证据”,来论证某位作家文章中的历史记忆的错误,从而指责其迷失真我,或许是用错了方式;而那些以此作为调侃谈资的网友,对于什么是真实的历史,就更缺乏一种严谨与严肃的态度。历史该如何呈现、回忆,不能仅由一种媒介的产物说了算,这样的争论,无非也是提醒我们,写作和看待历史需审慎为之。

当我尝试向我的学生传递媒介素养的信息时,也会遇到很多困惑。比如,当视觉艺术中的细节分析被当做视觉教育的一部分时,对于艺术来说意味着什么呢?看电影是一个有趣的、值得享受的过程,那么学电影要学什么呢?学电影是掌握并理解视觉文化的一个方法,积极且有意义。因此,我认为,应当有意识地开展媒介素养教育活动。”要扫除视觉文化文盲,其根本途径是使国民具备媒介素养……必须关注视觉时代的文化嬗变,因为视觉文化对每个人都提出了新的要求对于许多人来说,媒介素养是一个比较陌生的概念。

视觉文化时代不可阻挡地来临了。今天,图像、影像等视觉内容与形式已经成为文化生态的主宰,大众越来越依赖于通过视觉来感知和理解世界。面对视觉文化的冲击,不同门类的文艺样式都在发生深刻改变,尤其是以文学话语为主导的传统文化,更是遭遇生存性的危机。作为一种主导性的、全面覆盖性的文化景观,视觉文化毫无疑问是当下极为重要的文化热点之一。7月19日,鲁迅美术学院文化传播与管理系举行专题研讨活动,著名学者张伟、文然、罗中起与我省中青年学者共同围绕 “视觉文化时代与艺术生产”这一主题,深入探讨了“视觉文化时代怎样影响着社会生活”、“如何看待图与文的激烈冲突”、“如何培育国民的媒介素养”等话题。

有些学者还认真地对它进行过思考,甚至将这种批评的主要特征归纳为以下几种:新闻性,事件性,随机性,暂时性(非历史化),青年性(亚文化性),尖锐性(攻击性、挑衅性或批判性),宣泄性,普及性(大众性)。尽管这种归纳并不一定全面,也不一定科学,但还是很有道理。既然“媒介批评”是受控于媒介的批评,那就必须遵从媒介的消费理念和传播模式。于是,我们看到,这类批评几乎不可避免地呈现出感性化和平面化倾向。它们不强调理性的评析,也不追求阐释的科学性,更多地依赖批评者的主观感受,在一种平面化的描述过程中完成批评的过程。

城刃苓 何雯 小男生

上一篇: 昆明融创文旅城距离滇池多远

下一篇: 昆明融创文旅城滇池后海图片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2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