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介地理学媒介作为文化图景的研究


 发布时间:2020-09-21 05:21:00

陈伟军说阅读宗教书籍不一定意味着非得信仰,而是转变看待世界的角度、转换一下对世界的看法。“佛教告诉我们不要太执着,当然我们普通人在平常生活中很难做到四大皆空,但至少可以不去钻牛角尖,可以大度一点,对功名利禄、物质世界要看得淡泊一点”。陈伟军表示:“读古代文学的经典,包括宗教的经典

就拿此番“头条风波”来说,“今日头条”赚得盆丰钵满,还拿着“深度链接”的幌子装无辜,而一些传统媒体却无能为力、忍气吞声。本该是利益均沾,可持续地合作,却成了“传统媒体辛苦种草,新媒体免费放羊”。究其根源,就在于应由法律厘清的版权界限,在实践中却成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模糊地带。逾越法律者的成功,不是守法者的失败,而是法治的失败。推动媒介融合,需要主管部门一手抓发展,一手抓管理。在媒体管理特别是新媒体的管理上,我们现在确实还存在跟不上、不适应、不到位的问题。

”“作为年轻的理论探索者和谙熟媒介实践的媒体人,作者既敢于在重大理论问题中跋涉、穿行,又力求将缜密、严谨的实证分析建立在新媒体事件、媒介热点的梳理之上,这在信息过载、快速消费的时代,是非常难得的。”从内容上看,该书主要体现出四个特点:第一个特点在于角度新颖。该书首度从社会转型角度解读媒介变革,使得该书的思考更有张力,也为传统的媒介变革思维提供了更富想象力的空间。该书认为,通过居高望远,原本我们不曾体察的一些规律将脉络立现。

就文本表象而言,上列这十余篇作品各有各的路数和风致,在写作技术指标的等级中,它们各自所居的位置和层次并不很相近。但在作品整体的艺术质地和给我造成的完整的阅读感受上,我认定它们都数得上是出乎其类、拔乎其萃的上乘之作。我之所以把它们判断和理解成当今散文潮流中的殊胜之作,是因为它们都是在“结体”而非在“笔画”。“结体”应该先于并且重于“笔画”,本是启功先生教授书法的一条宝贵经验,我体会,把启先生这点宝训,移植、转用于散文的创作和评价,照样能压倒无数言不及义的所谓散文理论的高头讲章,切中肯綮、直捣要害。

清明和复活节接踵而至。一个日子哀悼缅怀,一个日子庆祝重生。二者都与死亡相关。编辑催我写点什么,却不知是什么力量让我迟迟不能落笔。作家余华说:“回忆的动人之处就在于可以重新选择,可以将那些毫无关联的往事重新组合起来。”这样的日子,要选择何种死亡来回忆?小说《在细雨中呼唤》中,孙广林回忆里的死亡是一种让人窒息的扭曲。曾祖父的尸体可以被送入当铺,可以因着与老板讨价还价不遂,祖父便把曾祖父的尸体当作武器与当铺的伙计大打出手,不小心却打歪了曾祖父的头;曾祖母逃荒时在树下等祖父,却落得个被恶狗咬死的厄运;祖父年轻时心血来潮当了大夫,医死了邻家小孩,“豪情万丈”地落荒而逃,到老了却为一块破碎的碗污蔑四岁的孙子;父亲色迷心窍地毁了孩子的婚事后想着用儿子的死换取一丝荣耀……这些回忆即便虚构却已足以将一丝悲凉堵在现实的胸口。

专家热议:全媒介环境下,电影变了吗?“全媒介语境下的大电影观念研讨会”深度研讨电影面临的挑战与机遇(记者 陈香)新世纪以来,数字技术不仅给电影生产带来一场革命,也深刻地影响着影像艺术的消费。全媒介环境下,电影发生了怎样的改变,又如何在此环境下实现自己的发展?近日,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电视艺术研究所主办的“全媒介语境下的大电影观念研讨会暨‘热播影视剧跟踪研究’成果发布会”在京召开,相关研究领域的资深学者就全媒介环境下电影遭遇的挑战与机遇进行了深度研讨。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传统纸媒空间里的那片为散文所专属的疆域,其10年来状态和动向,就不能不视为散文传统文体形态本身的症候。概观之下,散文的纸媒介空间在最近10年里,大体保持了1990年代“散文热”以降全国性散文刊物的大布局:东有《散文》(天津)、西有《美文》(西安)、南有《随笔》(广州)、北有《海燕》(大连)和《百家》(邢台《散文百家》)、中有《选刊》(郑州《散文选刊》),在风格和发行规模上都足以稳踞一方。

神运 绵泰 物源

上一篇: 《左伊朗 右中国》新书发布 记录穿梭于丝路的爱情传奇

下一篇: 长沙西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