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加索62件真迹下月入驻中国馆


 发布时间:2020-09-24 16:13:20

当把画作顺时针转90度垂直观看时,一名蓄胡子的男子赫然出现,只见他系着领带,右手戴着三只戒指托着腮,似乎在沉思。时隔6年之后,近日美国一家艺术收藏馆才第一次向外界透露这一惊人秘密。由此也引发出一连串疑问。比如:画中这名神秘男子究竟何方神圣,毕加索当年为何要在旧画作上绘新画?据悉,

一对法国夫妇藏有271幅毕加索画作,受控藏匿失窃物品,11日出庭受审。皮埃尔·盖内克现年75岁,曾是一名电工,为毕加索服务过。盖内克说,画作为毕加索所赠,保存在车库近40年。全是没有问世真迹律师说,盖内克5年前开始考虑画作在他去世后的归属问题,希望子女不招惹官司,于是联系上毕加索遗产管理机构。他当年9月前往巴黎,让画作接受鉴定,没想到几天后这些画作被警方查扣。画被鉴定为从未问世的毕加索真迹,但毕加索的继承人怀疑这些作品来历,报案指控盖内克夫妇“非法”持有并藏匿毕加索作品。

随之减少的还有志愿者。原先售票处有七八个志愿者维持秩序,现在也只剩下1人。有三五成群的观众赶来参观,也有学校组织孩子前来,但他们都不需要排队,随到随进。按照承办方天协公司老总谢定伟原先的预计,此次毕加索大展需要每天8000人次参观,经过90天展程才能收回超过5000万人民币的成本。但昨天该公司相关人士向本报表示“双休日还可以,平时不很理想”。现场那位志愿者向本报透露,现在双休日能有三四千人次观众,平时可能也就一两千。

“从当年这件作品完成一直到毕加索去世后,都一直悬挂在毕加索书房的显要位置,是毕加索本人最为心爱的作品之一。”柴宁说,如果毕加索作品满分是100分的话,那么《两个小孩》的分数应该在95分往上。据艺术品投资顾问奚耀艺介绍,在国际艺术市场上,毕加索作品可谓吸金王,大凡上拍作品都是藏家激烈竞拍对象。国内目前也有为数不多的几个藏家藏有毕加索的作品,但多是小尺幅,数量也不多,像《两个小孩》这样重量级的作品尚无。“此次万达集团以2816.5万美元的价格拍得这件作品,可以说是在当前世界经济形势下的一次捡漏。

在“孔祥熙家族珍藏”中,不仅有珠宝首饰、瓷器等工艺精品,还有包括张大千在内的近现代艺术大家的书画。在该专场中,张大千的《荷花》估价150万港元至250万港元;另一件焦点拍品“清雍正斗彩三多盌”的估价为50万港元至70万港元。而“奉文堂珍藏”则汇集竹雕、家具,以及齐白石、傅抱石、徐悲鸿、陆俨少等中国近现代书画大师作品。此外,“亚洲二十世纪与当代艺术”部分将继续引进跨区域的艺术作品,除朱德群、赵无极、刘海粟的近现代画作与两代日本具体画派艺术家的代表作外,拍卖亦将推出韩国现代艺术代表人物李禹焕、南宽、郑相和与印度尼西亚现代艺术大师阿凡迪的作品,亚洲当代艺术则以曾梵志、刘炜、奈良美智、米斯尼亚迪等艺术家的作品为代表。记者 易小燕。

身为此次展览的负责人之一,巴黎毕加索博物馆的馆长安妮·巴尔达萨丽说:“这么做并不是说毕加索(在创作上)是某人的子孙,他一直穿梭在绘画的历史长河中。”另有业内评论人士对此提出了“同行相残”的说法,这种方式被称为“来自绘画的绘画”。它打破了对传统复制和传播的经典做法,采用了如临摹、变体或借用。在巴尔达萨丽看来,“‘同行相残’并非毁坏画作,而是吸收你的近亲或者对手的力量。其实,这是一种表示尊重和敬爱的姿态。”据悉,巴黎大皇宫国家美术馆的入场布置别出心裁,毕加索的早期自画像和伦勃朗、埃尔·格列柯、戈雅、普桑、高更等人的相似画作同墙并列,由此示意“当时这位年轻的画家注定要和诸多大师竞争”。“毕加索和大师们”画展将持续至明年2月,尽管展览票价不菲,但主办方希望每日观众将达到创纪录的4000人次,总参观客流预计达到48万人次。□姚佳森 编译。

现场还将VR虚拟现实技术及3D数字互动体验全程介入,实现艺术展与3D、VR虚拟现实技术的融合,观众戴上特制的设备,可360度欣赏毕加索六个艺术时期的经典作品,立体漂浮的毕加索名画让观众近距离观赏名作,并产生抓取的欲望;在3D影像照片区域,观众上传自拍照,即可亲手制作具有立体主义风格的“艺术画作”照片。此次艺术展由山水文园集团、意大利Metamorfosi文化艺术协会、时尚传媒联合主办。Metamorfosi文化艺术协会主席PietroFolena(彼得·佛勒纳)表示:“这是毕加索真迹目前在中国最集中、价值最高的一次。此次展览的观赏性与话题性引人驻足,将是一场横跨中国与世界的国际展览,是一次可持续且让观众有参与感的艺术与高科技的跨界体验。”作为此次展览的另一主办方,山水文园近年在文化艺术领域动作频频:去年携手保利集团举办了山水·保利艺术节,今年又再度与时尚集团合作,打造北京史上规模最大的艺术大展。双方负责人表示,时尚和山水文园未来将进一步在文化产业领域深度合作。(完)。

当把画作顺时针转90度垂直观看时,一名蓄胡子的男子赫然出现,只见他系着领带,右手戴着三只戒指托着腮,似乎在沉思。时隔6年之后,近日美国一家艺术收藏馆才第一次向外界透露这一惊人秘密。由此也引发出一连串疑问。比如:画中这名神秘男子究竟何方神圣,毕加索当年为何要在旧画作上绘新画?据悉,目前这幅作品正在韩国展出。专家已经否定了“画中画”男子是作者自画像的可能。有猜测认为,他可能是巴黎艺术品商人维拉尔。维拉尔曾于1901年主办过毕加索的首次画展。专家分析指出,毕加索当年可能灵感乍现,手上又没有新的画布,只得匆匆在原画上绘出新作,于是造就了该幅“画中画”。毕加索的“画中画”已经不是第一回被发现。被视为毕加索“蓝色时期”的代表作《熨衣服的女人》的下面,就藏着另一幅上下颠倒的影子画作——一位蓄须男子的3/4身长肖像画,1989年,研究人员借助一台红外线摄影机首次看到了它的面目。

鉴于艺术品遗失登记局的统计以西方艺术品为主,一些艺术藏品丰富的亚洲国家没有出现在榜单靠前位置。艺术品用于黑市交易伦敦大都会警察局艺术品和古董罪案部门警官伊恩·劳森把艺术品盗窃分为两类:随机作案和目标作案。随社会经济状况变化,艺术品窃案呈现新趋势。劳森说,在黑市,一些犯罪分子甚至以艺术品代替现金,用于毒品和枪支交易。英国《每日邮报》27日援引他的话报道:“艺术品易于带出国,因为海关人员可能不知道那是失窃艺术品。如果犯罪分子携带毒品或枪支出关,则会被捕。”“一幅画作如果失踪多年,则有利于某些人宣称对它的所有权,因为取证非常难。”在英国,金属价格不断攀升,金属雕塑失窃案数量呈上升趋势。劳森说:“由于金属价格上涨,金属雕塑盗窃案明显增加……包括战争纪念碑和匾额失窃。它们易于熔解,因而难以取证。”新华社特稿。

“3年前毕加索展来沪时,还没有微信,我们在电视和报纸上打了很多广告来宣传展览,花费很大。此次莫奈展来沪,凭借微信,还没有展出,消息就已经得到广泛传播,引起了全城轰动。”对于此次观众群中,出现了大量80、90后年轻人,他也感到很惊讶,“从毕加索展到莫奈展,几年间年轻观众培养起来了,若莫奈3年前来上海,或许没有这么多观众。而且展览放在K11这样的商场空间,也吸引了不少原本对艺术没有太多兴趣的人。”巨幅《睡莲》与上海差点失之交臂谢定伟还披露,要不是他的坚持,此次莫奈上海特展上那幅最大的莫奈作品《睡莲》,差点就与上海失之交臂。

华美达 活火山 大嗓门

上一篇: 深圳北海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下一篇: 北海一凡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