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岁李敖最新三部曲出版 分享全新爱情哲学(图)


 发布时间:2020-11-28 19:37:06

昨天记者拨通于淑珍的电话时,她正在北京的家里,犹豫要不要去青岛送唐诃最后一程,“我特别想过去看看他,但是孩子们都劝我别去了,我今年77岁,我老伴83岁了,也刚刚出院,孩子怕我过去给人家添麻烦”,于淑珍说。在艺术上,于淑珍对唐诃深感敬佩,“我不知道他哪来的那么大的热情和精力,在晚年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宋 欧阳修 《玉楼春》大地山川,日月星辰,既是芸芸众生的生存载体,也是其感情载体。我们人类喜欢拿这些自然事物出气。例如“杨柳岸,晓风残月”,小情人离别,关杨柳和晓风残月什么事?再如“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李后主亡国之愁,和一江东流的春水有什么关系?欧阳修似乎也看透了这一点,因此说:情痴是人类自个的事,是主体感情,和客体的风月有什么关系呢?其实,说看透未必真看透,人的认识上升到了理性的高度,却不等于能摆脱感性的羁縻。明明知道风月与人类情感无关,但一旦面临两情缱绻,离愁别恨,又很自然地与山川大地、日月星辰这些地理元素挂钩,见花溅泪,望月伤心还是免不了的。这个世界,不只是用来物质消费的,也是用来感情消费的,清风明月不用一钱买,何必浪费呢?。

2月12日晚,话剧《请你对我说个谎》在国话先锋剧场首演。该剧作为第五届山东国际小剧场话剧展演中获得多个奖项的作品,剧中关于男人女人不同的感情观的诠释,以及在感情中的妥协和无奈,让很多观众感同身受。作品讲述了大龄女青年陶乐斯爱上了已婚的马桶设计师马通,却在偷情的前一刻,遭遇男方妻子钟大夫意外出现的故事。预估了钟大夫的不同反应后,陶乐斯尝试各种应对方法,却在周旋中,对深爱的马通开始动摇。而马通在经历了情人与妻子的对垒后,最终对妻子说出“对不起,我爱你”。很多中年观众表示认同该剧表现的“七年之痒”。导演吴晓江称,“说谎”就是把一个现象放在人们身边,自嘲也嘲讽别人。编剧林蔚然说:“希望能够以黑色幽默的风格,让更多人通过这部作品审视自己。”(记者杨杨)。

她认为,是小三的介入,导致了徐悲鸿的早死。徐悲鸿追求孙韵君不成之后,又于1944年和廖静文结婚,廖静文只和徐悲鸿相处了八年,她对于徐悲鸿的死,是这样说的:“为了还清她(蒋碧薇)索要的画债,悲鸿当时日夜作画,他习惯站着作画,不久就高血压与肾炎并发,病危住院了,我睡在地板上照顾了他四个月才出院。”关于徐悲鸿的早死,两个女人各有所指。原配怨小三,原配和小三闹得都散场之后,廖静文收拾了残剧,嫁给了徐悲鸿,她怨的是“狮子大张口”的蒋碧薇。

我不光是记录故事本身,我更看重它背后所隐藏的能引起别人思考的东西。闲暇时光,尹文思会看书,涉及的领域很广:诗歌、散文、小说……她最喜欢海明威,热爱他的精神,“还有戴维•劳伦斯,他对于女性的尊重和理解突破了他所处时代的禁锢,在我看来是非常了不起的。”虽然作品受到欢迎,但尹文思似乎并没想成为专业作家。在她看来,职业也是一种拣选,“如果职业拣选了我,可能会一直写下去吧。我不发愁没得写,生活像一条河,一直流动,每天都是新的。”至于接下来的写作计划,尹文思卖了个关子,“暂时保密。”。

她一生悲苦,因而她早年耽溺于王国维的独善其身和“清者”持守的想法和生活,是深受同样有着悲剧人生的王国维的影响的。几十年后,从对王国维的文学批评的赏爱,到研讨,到反省,到批判(参见《王国维及其文学批评》《人间词话七讲》,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她早已大彻大悟。庄子有言:“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诗词研读不是她的目标,成为学者也不是她的动机,她愿意独与天地精神往来。在一首《浣溪沙》的词中,叶嘉莹写道:“已是苍松惯雪霜,任教风雨葬韶光,卅年回首几沧桑。自诩碧云归碧落,未随红粉斗红妆,余年老去付疏狂。”“任教风雨葬韶光”,这让我想起那个同样备尝人世艰辛的苏东坡“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洒脱境界。杀死感情的叶嘉莹,早已褪去莲花,只葆有一颗莲心,只为传递诗歌中生生不已的力量。

行巴 梦楚望 任嘉

上一篇: 故宫养心殿大修 部分珍宝将移驾首都博物馆展出

下一篇: 冯骥才期待有更多时间写作:知识分子需纯粹精神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6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