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历史文化纪念馆的博客


 发布时间:2020-12-04 22:50:49

而对潘光而言,这些讲不完的故事却只能算是他所有故事中的一个。现在的他,每到一个国家,几乎都会碰到熟悉或不熟悉的犹太朋友,来跟他这个上海“亲人”拉拉家常。他们或是自己曾在上海生活过,或是父母亲人曾生活在上海,又或是自己和家人都不曾来过上海或中国其他地方,而只是因为认潘光这个“犹太人

(记者袁洪娟)昨天,由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犹太研究中心韩天艳、程红泽、肖洪合作撰写的《哈尔滨犹太家族史》与读者见面,它以18个原居哈尔滨犹太家族为范本,全面地反映了犹太人在哈尔滨的生活轨迹及离开后的生存发展状况。作者对原居哈尔滨犹太人及其后裔的口述历史资料进行了抢救性的发掘。《哈尔滨犹太家族史》全书32万字,图文并茂,选取了18个哈尔滨犹太家族历史上具有代表性、有一定影响力的家族,其中包括哈尔滨犹太社区政治领袖А.И.考夫曼、哈尔滨犹太社区精神领袖А.М.基谢廖夫拉比、远东商业王国的缔造者斯基德尔斯基家族、卓越的政治世家奥尔默特家族等。

中新社上海8月21日电 题: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将重新开放 再现二战犹太人避难史作者 马化宇经过短暂的闭馆修缮,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将于下周重新对外开放。作为上海抗战纪念的地标式建筑,犹太难民纪念馆目前已拥有史料500余份,将再现二战时期在沪犹太人的避难史。据统计,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至少有2.3万余名犹太难民因在欧洲遭受迫害来到上海居住和生活。如今的纪念馆便是在当年摩西会堂的基础上修建起来的,这里曾是在沪犹太难民们经常聚会和举行宗教仪式的场所。

1940年来沪避难的肖尔·艾森伯格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批投资中国的外商之一,1980年初在上海建立一家玻璃厂,他还是浦东钻石交易中心的创办人。令潘光感慨的是,很多曾在上海居住的犹太难民至今保持着纯正的上海口音,“有一次我应邀去维也纳一户犹太难民家拜访,一进门主人便用上海话说道,‘家里很小很龌龊,不好意思’。”“对于来华犹太难民的记忆留存是一项与时间赛跑的工程。”潘光回忆,上世纪80年代初,他在欧洲参加会议时,很多专家高度褒奖中国、上海为保护犹太难民做出的巨大贡献,“但你们中国人自己不太提这段历史。

最终在上海避难的犹太难民重获自由。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公使陆慷表示,我们高兴地看到,中国人民和犹太人民都没有让这段历史被忘却。在共同经历了这一不幸历史之后,中国人民与犹太人民之间的友谊更为牢固。他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肩并肩共同与日本法西斯侵略者进行战斗,一些美国犹太人也参加了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历史考验了我们之间的友谊。只要我们不断坚定信念,保卫世界和平与安全,如此悲惨的历史就不会重演。本报驻美国记者 温 宪 陈丽丹。

中新社上海4月19日电(记者 郑莹莹)“德国纳粹死亡集中营——奥斯威辛集中营”展览,19日在被犹太人形容为“诺亚方舟”的上海开展,这也是奥斯威辛大屠杀历史首次以展览方式面向中国公众。此次展览由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与波兰奥斯威辛集中营国家博物馆合作举办,其展出内容包括:30幅图文展板、9件复制实物展品和3段视频资料等。展览现场展示的条纹囚服、印有标记的行李箱、被囚者必须使用的木屐等实物复制品,令参观者印象深刻。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纳粹分子在欧洲疯狂迫害杀戮犹太人之际,中国上海依然向这些犹太难民敞开怀抱。1933年至1941年,先后有数万名犹太人逃往上海,在此避难或寻求中转。布卢门撒尔一家是从柏林近郊出发、后来搭乘长途轮船抵达上海的众多犹太家庭之一。当时他只有13岁。在沪避难期间,布卢门撒尔一家曾居住在今天的舟山路59号内,年幼的布卢门撒尔曾一度靠为邻居派送面包等干粮为生,“送面包男孩”的形象令当时曾并肩生活的一些犹太难民及中国邻居记忆犹新。

《莫吐儿》写得的确精彩。难怪高尔基在1910年读后给肖洛姆-阿莱汉姆写信说:“读过以后我笑了也哭了……这是一本了不起的好书!整本书都洋溢着深厚、亲切而聪明的爱。”这是一个生活在俄国的犹太儿童莫吐儿的故事。莫吐儿的父亲死了,他成了一个孤儿。面对空荡荡的家,莫吐儿快乐地在地上打着滚,还发出“快乐”的感叹:“这会儿地方可够啦。多宽敞啊!多自在啊!简直是天堂!”莫吐儿不知道面临的灾难,懵懵懂懂地帮人做事、闯祸,满街跑着卖自制饮料……让人忍俊不禁,但笑过之后,却涌起一种悲凉之感,就这样,我白天上班,晚饭后开始翻译,边译,边笑,边流泪。

母国 模化 华良

上一篇: 刘益谦发声明:望上博尽快发布完整研究报告

下一篇: 评:《功甫帖》或引发文博系统信任危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