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犹太文化没有被同化


 发布时间:2020-11-25 09:38:59

昨日,一名犹太人在拍摄上海犹太难民名单墙。当天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9周年纪念日,这座镌刻有13732个二战期间犹太难民姓名的纪念铜墙在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揭幕。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有1.8万余名欧洲犹太难民为逃离纳粹迫害来上海避难,与上海居民和谐共生、患难与共。

而对潘光而言,这些讲不完的故事却只能算是他所有故事中的一个。现在的他,每到一个国家,几乎都会碰到熟悉或不熟悉的犹太朋友,来跟他这个上海“亲人”拉拉家常。他们或是自己曾在上海生活过,或是父母亲人曾生活在上海,又或是自己和家人都不曾来过上海或中国其他地方,而只是因为认潘光这个“犹太人的朋友”。不仅如此,设在上海社科院四楼的上海犹太研究中心,近些年也登上了以色列、美国、德国等许多国家编写的“中国旅游指南”,成为众多外国游客,尤其是犹太游客在上海的“必游之地”。

1994年5月,83岁的考夫曼在访华期间,专程来上海与我会面、交流。另一个是曾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以色列作家奥兹。奥兹对我的研究十分惊讶,他说,上海曾是犹太民族的福地,没想到中国对犹太文学也如此热情,他表示要为两国的文化交流而努力。肖洛姆-阿莱汉姆生于乌克兰,乌克兰也十分重视这位犹太作家。2008年10月,乌克兰副总理瓦休尼克在上海专门见了我,并邀请我到乌克兰出席肖洛姆-阿莱汉姆诞辰150周年的纪念活动。2009年4月,我与上海文史馆组成的访问团,如约赴乌克兰,拜谒了肖氏故居,参观了博物馆,参加了由乌克兰肖洛姆研究会在基辅音乐科学院举办的肖洛姆作品音乐朗诵会。

这是德国人入侵波兰以来,第一次大型武装反抗,正如华沙犹太历史学院主任安德烈·茨柏克沃斯基所说,“这次起义是对德国纳粹的第一次,也是最重要、最壮观的反抗斗争。”犹太区的最终惨痛结局,是1.3万人死亡,3万人被捕获、押往死亡集中营。埃尔德曼则与幸存的几个战友一道,沿着下水道,在深没口鼻的泥泞中逃离,虽然“谁也不相信我能活着出来”。不断地失业、找工作,还因戒严令被短暂拘留,埃尔德曼从没想过要离开波兰,因为“对于曾经历过那么多死亡的人来说,理当为命运承担更多责任”,而“当你在为6万人的生命负责时,你不会放弃对他们的记忆”。

当天发布的《来华犹太难民研究(1933—1945):史述、理论与模式》是《来华犹太难民研究》项目的最终成果,也是该项目最核心的成果。全书分史述篇“在华犹太难民社区的形成、发展和结束”、理论篇“理论视阈中的来华犹太难民和中犹关系”、模式篇“犹太人避难史上的‘中国模式’”三个篇章,梳理中犹民族携手抗争法西斯的历史。“这本书在史料方面有很大的拓展,实际解决了来华犹太难民的人数问题,以及关于‘梅辛格计划’(纳粹德国盖世太保驻日本首席代表约瑟夫·梅辛格向日本当局提出‘最后解决’上海犹太人的计划)的问题。

(记者 袁玮)美国著名犹太画家马克斯(PeterMax)今天在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向媒体提供线索,希望能寻找到70多年前在上海避难时帮助过他的“上海阿姐”。1937年马克斯出生于德国柏林,幼时跟随家人来到上海避难,此后近10年居住在虹口区提篮桥一带,在舟山路、霍山路一带都住过,父母还在舟山路、霍山路附近开过一家服装店。1949年前后,马克斯随家人离开中国,成为一名成功的画家。1993年,他受邀为4位美国前总统(卡特、福特、布什和里根)画像,并为克林顿总统创作广告画。

原标题:文学与美术“珠联璧合” 连环画《爱在上海诺亚方舟》在沪首发中新网上海6月15日电 反映二战期间犹太人在上海避难经历的长篇小说《爱在上海诺亚方舟》15日在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举行同名连环画首发仪式。2015年5月,作家于强携新书《爱在上海诺亚方舟》在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首发;时隔一年,在原址发布中英对照连环画版,“说明这部小说具有很强的生命力”,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馆长陈俭表示。二战期间,犹太人在欧洲惨遭德国纳粹的屠杀,纷纷逃亡避难。

其中,最年长的罗生特(雅各布·罗森菲尔德)出生于1903年,1939年8月来到上海避难,抗战胜利后随军转战东北,成为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中担任医务职务最高的外国友人。最年轻的萨拉·伊玛斯1950年出生于上海,父亲是1940年从德国来到上海的犹太难民,萨拉也是目前所知唯一还留在上海生活的犹太难民后裔。据介绍,1939年随父母来沪避难,后来担任过国家财政部长的迈可·布鲁门撒尔曾多次重返上海,对于虹口舟山路59号的小阁楼旧居念念不忘。

铂策 镇东顶村 恐怖片

上一篇: 彩陶 中国远古文化的辉煌代表 用简洁的文字对中国彩陶给出一个

下一篇: 著名的舞蹈纹彩陶盆是什么文化遗物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0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