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对犹太名族文化的研究


 发布时间:2020-11-30 04:07:56

图为两位上海犹太难民幸存者相见后热烈拥抱。本报记者温宪摄华盛顿时间6月23日晚,美国国会众议院雷伯恩办公大楼“金屋”内荡漾着一阵阵掌声、慨叹与感动。正在这里举行的“犹太难民与上海”展开幕式将人们带入二战时期一段峥嵘岁月。犹太难民幸存者以自身经历讲述着中国人民的救助之恩,讲述着他们

一是修订了《列宁全集》的《列宁家族关系附录》。俄语同英语一样,“阿姨”、“姨妈”、“舅妈”、“姑妈”等是同一个词,不像汉语如此细分。所以在编译有关列宁的文献时,问题接踵而至。列宁家庭是个大家族,姐弟、兄妹、姑姨、堂表等关系错综复杂。在俄文版中,常常“一词以蔽之”,但在中文版中,这些关系不搞清楚,就是“一笔糊涂账”。我立志要理清楚,但这一理,却要多查看了几百本书。在有些人看来,这是有点自讨苦吃,但它对后人研究将显出其价值。

1994年5月,83岁的考夫曼在访华期间,专程来上海与我会面、交流。另一个是曾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以色列作家奥兹。奥兹对我的研究十分惊讶,他说,上海曾是犹太民族的福地,没想到中国对犹太文学也如此热情,他表示要为两国的文化交流而努力。肖洛姆-阿莱汉姆生于乌克兰,乌克兰也十分重视这位犹太作家。2008年10月,乌克兰副总理瓦休尼克在上海专门见了我,并邀请我到乌克兰出席肖洛姆-阿莱汉姆诞辰150周年的纪念活动。2009年4月,我与上海文史馆组成的访问团,如约赴乌克兰,拜谒了肖氏故居,参观了博物馆,参加了由乌克兰肖洛姆研究会在基辅音乐科学院举办的肖洛姆作品音乐朗诵会。

上世纪80年代末,潘光与上海犹太研究中心团队开始进行来华犹太难民研究,推出了一系列成果。2010年底,潘光教授主持的“来华犹太难民研究(1933-1945)”被正式确立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抢救、收集了大量与犹太难民相关的文件、档案资料以及一批前犹太难民的口述和文字记忆。作为研究项目的成果,《艰苦岁月的难忘记忆——来华犹太难民回忆录》栩栩如生地展现了在上海的犹太难民逃离纳粹统治下的欧洲、抵达上海和走进中国、在中国土地上闯荡和拼搏、在虹口隔离区度过艰难时刻、与中国人民同甘共苦等难忘经历,以及离开中国后始终难以割舍的中国记忆和上海情结。潘光认为,在纪念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以及犹太难民来华避难幸存70周年之时推出这本书,更具有特殊意义。潘光当日还在上图与读者见面交流,参与讲座的部分听众同时获得主办方赠送的新书。

中新社上海5月6日电 (邹瑞玥)反映二战期间犹太人在上海避难历史的动画电影《犹太女孩在上海》,5日在上海金茂大厦举行了发布晚宴。据介绍,由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拍摄的这部影片,讲述二战时期一位犹太女孩瑞娜及其家人在上海避难时,与中国男孩周阿根一家建立了真挚友谊的故事。现场播放了一段5分钟左右的片花,获得好评。该片编剧吴林称,自己于2005年在上海本地媒体上看到了犹太人回忆二战时期在上海的故事,深受感动,便创作了绘图本小说《犹太女孩在上海》,并根据小说与上影集团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合作拍摄影片,以图展示上海海纳百川的精神文化与博大宽广的胸怀。发布现场,1940年代在上海生活过的美籍犹太人杰瑞摩西,讲述了当年全家在上海的亲身经历。“我把童年的心留在了上海。”他深情的回忆感动了在场者。据称,《犹太女孩在上海》将于5月28日上映,多家电影公司已有意收购该片海外版权,海外放映具体事宜正在洽谈中。

“在战争的大时代背景下,刻画小人物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可以让我们更加深刻地认识到战争之残酷、和平之可贵。”于强说。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上海为饱受纳粹迫害的犹太人提供了一个温暖的“避风港”,使近三万名犹太难民逃脱了劫难,上海因而成为不少犹太人的“诺亚方舟”。“我们记住昨天,是为了过好明天。”作为难民后裔,在沪犹太裔作家沙拉表示,这部小说有助于“让世界了解中国人与犹太人的患难扶持与恩情往来”。她在小说的序言部分表达了自己的感激之情,“感谢上海这片土地,感谢她曾经收留过成千上万的犹太难民。感谢一切给过犹太人帮助、曾为他们的苦难付出过怜悯的伟大的中国人民。”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馆长陈俭评价这是一部充满“爱”的作品,“不仅讲述了中犹人民风雨同舟的大爱故事,也有大劫难中人们舍身忘死的爱,还有逆境中犹太同胞间相濡以沫的爱”。他说:“以小说创作的方式讲述这一段历史,对读者全面了解历史提供了帮助。”据悉,《爱在上海诺亚方舟》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被列入2014年度上海市重大文艺创作项目。(完)。

《莫吐儿》写得的确精彩。难怪高尔基在1910年读后给肖洛姆-阿莱汉姆写信说:“读过以后我笑了也哭了……这是一本了不起的好书!整本书都洋溢着深厚、亲切而聪明的爱。”这是一个生活在俄国的犹太儿童莫吐儿的故事。莫吐儿的父亲死了,他成了一个孤儿。面对空荡荡的家,莫吐儿快乐地在地上打着滚,还发出“快乐”的感叹:“这会儿地方可够啦。多宽敞啊!多自在啊!简直是天堂!”莫吐儿不知道面临的灾难,懵懵懂懂地帮人做事、闯祸,满街跑着卖自制饮料……让人忍俊不禁,但笑过之后,却涌起一种悲凉之感,就这样,我白天上班,晚饭后开始翻译,边译,边笑,边流泪。

最厉害的是,他敢于拿自己的作品开刀,补充新的内容,加入新的创作,让作品随着他的生命更加丰满。孙强看过《乡村》,这也是他出演《犹太城》的重要原因。他说,排练了几个月,导演每天都在不停地调整演员表演的理解、节奏,调整说话的对象。“不同的进场心情,就有不同的表达,不同的表达对象就有不同的表达,这里面千差万别,值得深思。”“我的生命一无所有,唯有盼望和祈祷。”这是剧中的一句歌词,在孙强看来,那种对生的强烈欲望,不屈不挠奋力活着的希望,在这部剧中表现得尤为强烈。虽然《犹太城》是一部外国戏,但它的主题却是全世界共通的——“生死”。(完)。

昆明 省点 亚瑟王

上一篇: 青岛天后宫--青岛市民俗博物馆

下一篇: 天后宫岭南民俗文化商业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59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