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文化代表爱情的有什么


 发布时间:2020-12-04 12:23:57

果然,瑞娜的父母都是来自俄国的无国籍犹太人,1912年,瑞娜的母亲年仅8岁,为逃脱反犹恶浪,她和父母及5个兄弟姐妹一起从西伯利亚来到上海。1923年,瑞娜出生在上海的法租界,到1949年离开,她一生中最初的时光都是在上海度过的,“撇开国籍不谈,上海就是我的故乡,是上海养育了我。”

他们没有武器,除了发传单,他们想不出还可以给一个14岁少女分配什么任务。“他们告诉我,我太小了,不能参加战斗。”这位84岁的幸存者告诉美国《赫芬顿邮报》,“他们说,‘你必须离开,告诉全世界,我们是如何在与纳粹的战斗中死去,这就是你现在的工作。’”当时,父母不同意阿莉扎参加抵抗运动,但她会在纳粹实行宵禁时溜出去,逃过党卫军军官的巡逻,将传单贴在街头,号召犹太人参加地下反抗运动或逃出隔离区,凌晨时分再偷偷回家。

1957年,他翻译出版了肖洛姆-阿莱汉姆的名作《莫吐儿》后,即对肖氏开始漫长的文学研究而成为这方面的专家。姚先生不仅参加了《汉俄辞典》的编纂,而且成为《列宁全集》修订和最后定稿人之一。日前,我来到位于上海西区的其寓所。86高龄的姚先生,虽满头白发,却精神矍铄。在他满屋堆满的“书山”中,开始了我们的对话。■ 被《莫吐儿》打动并震撼作者:我读过中国现代百科全书奠基人姜椿芳先生的纪念集,书中好几处提到你。你是俄语大家,且在翻译上卓有成就,这是否与你的老师有关?姚以恩:是。

几经波折、终于成行的日子,与“逾越节”这个一年一度最盛大的犹太节日不期而遇,对此,恐怕再没有比中国人常说的“缘”来得更贴切的注解了。作为上海社科院的研究员,潘光的研究领域颇为广泛,“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上海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副主席”、“上合组织研究中心主任”、“上海世界史学会会长”、“联合国文明联盟大使”——从名片上这许多不同的头衔即可窥一斑。“犹太、以色列研究只是我所有研究中的一个领域,但却是最有特色、成果最多的。

这位深谙历史的八旬老人在执导过程中不是告诉演员如何去“演”,而是给他们一个一个地讲故事,让演员能融入角色中。他回忆,在德国柏林演出时,一对老夫妇每天坐在同一个位置看了20多场戏,这让他几乎坚信老人就是剧中基特尔的原型。犹太城的人们知道死亡随时随地都可能到来,他们活着的时候,每天都活到最极致最充分。这种“向死而生”的活着,迸发出强烈而高贵的生命力,在面对最绝望命运的时候也不放弃最后一天的希望。索博尔认为,这样的精神力量是没有国界的,这样的艺术也是全世界观众都能欣赏的。

中文版《犹太城》与导演过去执导的各个版本最大不同就是演员很年轻,年轻到几乎接近当时城中人物的年龄。正因如此,导演在动作和舞蹈的编排上,都刻意增加了难度;而和年轻人的沟通也非常顺畅,“年轻人的活力很容易调动,我告诉他们什么地方需要表达得更充分一些,比如恐惧、比如勇气,他们都能很快呈现出来。”事实上,《犹太城》与《亚当》《地下病房》并列为三部曲,满头白发的索博尔渴望能早日在中国舞台看到另外两部的上演。据悉,中文版《犹太城》接下来还将赴郑州、深圳、武汉、上海、长沙、南京等地进行巡演。(完)。

芬迪 国股 陈久普

上一篇: 洛阳万民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下一篇: 江西天域星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8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