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植入广告,是艺术的堕落?


 发布时间:2021-01-25 01:33:41

”据透露,周黑鸭推出的《变形金刚》形象宣传中,用的logo其实是《变1》、《变2》、《变3》的旧logo,并不是《变4》里的新logo,这或许从另一方面印证周黑鸭根本就未获得《变4》的授权。至于影片中出现的疑似是周黑鸭logo的一秒钟镜头,该知情人说,有可能是当时试拍的镜头没有删

而畅销书作家石康在《奋斗》续篇《奋斗乌托邦》中,刻意多次提到某品牌运动装,石康也并不讳言已获得3个品牌商的不菲赞助。作家在现实题材的作品中描写品牌是很自然的事,比如大款出场,说他开着奔驰车,一身皮尔卡丹的西服,就很简洁、形象。但一旦品牌描写与广告联系起来,读者能否欣然接受?在图书中植入广告究竟是否可行?文学性会打折扣?对于在纯文学图书中植入广告,人们最担心的还是:一旦商业广告大规模入侵文学领域,是否会导致文学逐渐丧失独立性和纯洁性,从而损害作品的质量?图书中植入广告,如果处理得好,有可能是双赢的结果:既增加了作家的收入,又宣传了企业的品牌。

如此之高的投入究竟是为了企业露个脸,还是希望销售业绩能有实质性的提升?一份相关调查显示,55.6%的观众表示不会因此购买影片中出现的产品。而据知情人透露,许多企业最终未能与《变4》达成协议的根本原因,除了价格过高外,主要是双方的理念需求存在差异,中国企业认为“只要给钱,露脸不难”,而制片方的苦衷是电影节奏很快没办法给出很长的一个时段,更何况植入的前提是不能破坏剧情。如今的好莱坞大片,在拍摄前就会派销售代表或者授权的销售商,四处寻找合适的商家,植入方式也五花八门:场景植入、对白植入、情节植入和形象植入。对于《变4》来讲,追求商业利益是合情合理的事情;而对于中国品牌而言,利用《变4》进行植入式营销也无可厚非。但是想要借光好莱坞大片,业内人士建议中国品牌在做植入式营销时,之前一定要对预期效果进行科学评估,更重要的是,要细致地考虑植入的方式和与情节是否吻合,而不是简单地拼贴,不能单纯地砸钱。吴晓东。

影片的植入广告、玩具产品和网络游戏等周边收入已经超过票房收入,真正产生了一个品牌的强大衍生效应。相比之下,国产片目前依然只能靠票房当作主要收入来源,影片投资风险一直居高不下。如何开拓票房之外的收入来源,这回好莱坞大片又给国产片上了一课。说起电影中的植入广告,这也早已不是新鲜事。去年国产影视剧的植入广告一度泛滥,曾被观众广为诟病。但为什么《变形金刚》系列大量植入广告,达到触目皆是广告品牌的地步,却没有引起观众的强烈反感呢?原因很简单,电影里的植入广告起码还符合剧情需要,虽也有突兀之处,但并不显得特别生硬。

为什么?作者石康并不讳言,包括LOTTO在内的三个品牌商分别为其提供300万元的赞助。无独有偶,成都作家何小竹的新作《藏地白日梦》出版前也获得了某药品公司的十万元赞助。为此,他在小说中对其药品的原材料——生长在海拔4000米之上的一种植物进行了三处 “植入广告”式的描写,这在纯文学出版中尚属首次。同样“植入”图书比影视含蓄较影视作品的“明目张胆”,图书的“植入广告”要含蓄得多,且目前尚属于“小打小闹”阶段。

没谈妥的原因是因为片方认为,周黑鸭的植入过于恶心,最终被删除。周黑鸭要植入的剧情就是天台上KSI总裁喝舒化奶那段,不仅喝舒化奶,还从冰箱里拿出周黑鸭吃,其他人问:“这是什么?能不能吃?”答:“非常好吃,要不要试试。”微博称,周黑鸭不满未能植入,耗资千万元打广告,5月底在《华尔街日报》大做公关文章,说周黑鸭植入《变形金刚4》。在《变形金刚4》宣传阶段,也一直与电影捆绑营销。“长春国贸”认为,周黑鸭的捆绑营销简直是经典营销案例,话题效应超过所有植入的中国品牌。

广告五:歌曲《拍拍拍》。听过以后发现,这首歌整个是一部佳能相机的长版广告。总导演回应广告无可厚非春晚总导演金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春晚的这些广告植入得都非常自然,符合节目情节,无可厚非。对于今年春晚中最受争议的小品《捐助》,金越力挺赵本山,认为小品中提到的品牌更像是小品包袱,创意很好。对于小品中那“明晃晃”的“国窖1573”广告,金越则说“过节送礼,总得拿个贵重点的吧。如果你看每个道具都是广告的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至于被网友一个个数出来的隐性广告,金越认为不论从方式还是从数量上来看,都是可以接受的,他强调今年春晚的植入广告并不多,在此之前他已经拒绝了很多。(记者 赵永兵)。

取而代之的,是数十个中国品牌的植入广告收入,即便仅出现1秒钟,起步价也在百万美元以上。丢掉不知有多少的票房分成,换来一早入账的广告费用,既规避了风险,也符合好莱坞电影工业中仅三分之一收入来自票房,其余均来自商业运营的现状。与中国资金的合作,也同时规避了创作上的风险,直白来说便是审查上的风险。1905电影网总编辑曾坦言:“以最便捷的方式通过中国的审查是派拉蒙与1905电影网合作的第一诉求。”而1905在拍摄中提供的最多意见,便是对中国元素的调整,于是也就出现了影片中众多“政治正确”的细节,如凡涉及中国之场景均悬挂中国国旗;凡同时出现国旗与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的镜头,国旗比区旗面积大;又如香港遭受轰炸时,港警大喊“向中央政府求援”,中国国防部长则在北京回应“中央政府一定会全力支援香港”。

而国产片的植入水平还须提高,比如在《唐山大地震》这样的灾难电影里大量植入广告,就有伤观众的感情。植入广告并非就是坏事,有利于降低电影的成本。但目前国产片的主要类型依旧是古装大片,这也致使广告植入非常困难,非要植入就显得太做作,只会遭到观众的恶评。国产片仍然只能在一些喜剧片、爱情片里植入广告,但这类影片普遍成本较低,社会影响并不大,很难吸引大品牌进入。对国产片来说,要想在植入广告上有所作为,拓宽现代题材影片的类型,不能不说是急需面临的问题。如今,国内电影市场虽热,但绝大部分电影是亏本的,拓展植入广告及衍生品收入,国产片还有一条很长的路要走。

”“品牌植入广告,或直接用剧中人物做广告,是影视剧行业商业开发不能回避的内容。”上海大学影视学院教授聂伟告诉记者,就像007系列电影总会捆绑知名跑车一样,植入广告早已不是新话题。之所以老生常谈,是因为过于生猛的植入广告覆盖剧情后,人们只能把“挖”广告当做一种娱乐。广告争议,成“青春偶像”营销手段值得关注的是,尽管植入广告始终和争议伴行,但种种争议令电视剧和相关广告品牌获得了实打实的关注度。尤其是标榜青春偶像类型的电视剧,似乎并不担心剧情被广告抢了风头,在宣传推广时,还会向广告甚至“争议”借力。

创心 李溪镇 公人

上一篇: 韩流热潮对中国文化的启示

下一篇: 韩流文化对中国的冲击ppt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30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