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君民者 章好以示民俗的含义


 发布时间:2021-04-11 03:43:36

唐朝有一首无名氏的《醉公子》诗,这首诗里也写到了“冤家”一词,诗是这样写的:“门外狗儿吠,知是俏郎至,划袜下香阶,冤家今夜醉。”这里的“冤家”一词中满含的是情人之间的甜蜜之爱。宋词中也有一些写到“冤家”的词,比如黄庭坚的《昼夜乐》一词中这样写道:“其奈冤家无定据,约云朝又还雨暮。

据汉代刘向撰写的《列士传》记载,“六国时,羊角哀与左伯桃为友,闻楚王贤,俱往仕,至梁山,逢雪,粮尽,度不两全,遂并粮与角哀。角哀至楚,楚用为上卿,后来收葬伯桃。”这个故事讲述的是一对好朋友,即战国时代的左伯桃与羊角哀。两人为了出人头地,约好一起到楚国寻求发展。当时由于交通不发达,出行只能靠艰难步行。在旅行的途中,恰逢冬季而且天降大雪,两人在饥寒交迫中陷入了绝境。“两人衣服都很单薄,而且带的东西只够一个人吃的。”左伯桃为了救下羊角哀,就把衣服脱下,和粮食一起全部交给了羊角哀,自己则躲进空树里饿死了。

”“礼义之邦”在典籍中的几种用法查阅历代文献,“礼义之邦”在典籍中的用法有以下几种情况:甲、称中华或中土(中原、中州)为礼义之邦唐代房玄龄等撰《晋书》中出现了两次“礼义之邦”,这可能是最早使用这一概念的典籍。这两次均出现在《晋书》“载记”中。其一出现在《载记第十四·苻坚下》:“西戎荒俗,非礼义之邦。羁縻之道,服而赦之,示以中国之威。”史籍所载“礼义之邦”,多从外国使节口中道出,如:《宋史》卷四百八十七《列传·高丽》:“惟王久慕华风,素怀明略,效忠纯之节,抚礼义之邦。

”结论(一)“礼义”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一个内涵极为丰富、使用非常广泛的重要概念,也是中华民族精神特质和文化品格的重要方面,“礼义之邦”就是包涵了这些内容的一个常用词汇,其内涵和外延从历史到今天没有任何变化,也不应有任何变化。(二)“礼仪”是“礼”的表现形式或具体仪式,其含义明确而单一。“礼仪”包涵在“礼义”之中,“礼义”的概念远大于“礼仪”的概念。如称吾国为“礼仪之邦”,无异于说“中国人只会打拱作揖”。(三)在历代文献中“礼义之邦”的用例颇为多见,而“礼仪之邦”并无一例。

随着时代的变迁与文化的融合,年的文化含义也不断发展和丰富。有些节日与风俗逐渐淡出了人们的生活,可年俗却由民间沁入宫廷。隋唐时朝廷极尽奢华的除夕之夜都是歌舞通宵,连唐太宗也在除夕之夜附庸风雅留下过《守岁》的诗:“暮景斜芳殿,年华丽绮宫。寒辞去冬雪,暖带入春风。阶馥舒梅素,盘花卷烛红。其欢新故岁,迎送一宵中。”从中可见宫廷过年的盛况。无论皇权更迭还是战事连绵,什么力量都没有让过年这一习俗从“大王”的位置退让到“小王”。

盖不廉,则无所不取;不耻,则无所不为。”以上所引“礼义”一词所表达的内涵丰富博大,几乎涵盖了儒家关于人伦、天道、政治、社会、文教、风俗诸多方面的基本精神。从这个意义上我们甚至可以说,礼义的思想,就是儒家的思想;礼义的精神,就是儒家的精神。关于“礼仪”段玉裁认为,“义”是“仪”的古文。《说文解字注》云:“古者威仪字作义,今仁义字用之;仪者,度也,今威仪字用之;谊者,人所宜也。今情谊字用之。”《说文解字》释“义”(義)曰:“己之威仪也。

我国被誉为文明古国、礼义之邦。然而,国人却不知从何时起,将“礼义之邦”误为“礼仪之邦”。并且,这一错误在各种媒体中触目皆是,大有积非成是、愈演愈烈之势。例如,中华书局近年出版某学者关于礼乐文化的专著,开宗明义第一句话就说:“中华是礼仪之邦”。在“百度”上输入检索项“礼义之邦”,跳入你眼帘的第一行字竟然是用粗体字标示的提醒语:“您要找的是不是:礼仪之邦”?在“礼义之邦”的检索项下,获得的检索结果是70万条,其中大部分还是“礼仪之邦”混杂其内;而在“礼仪之邦”的检索项下,获得的检索结果却高达612万条。

“礼义”连属成词,早在先秦典籍中就已广泛使用。如:《诗》序:“变风发乎情,止乎礼义。发乎情,民之性也;止乎礼义,先王之泽也。”《礼记·冠义》:“凡人之所以为人者,礼义也。”此后,历代典籍中使用“礼义”一词无数。如:《太史公自序》:“夫不通礼义之旨,至于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朱熹《朱子家训》:“诗书不可不读,礼义不可不知,子孙不可不教,童仆不可不恤,斯文不可不敬,患难不可不扶。”明顾炎武《日知录·廉耻》:“礼义,治人之大法;廉耻,立人之大节。

兰江 裂帛 虎字头

上一篇: 历史文化展厅可以有哪些主题

下一篇: 沈阳故宫2014年将全面启动3个展厅改造工程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0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