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英华下笨功夫写溥仪:几十年采访三百位亲历人


 发布时间:2021-04-15 13:37:29

该书按“政商博弈视野下的近代中国金融”“内外债与金融”“人物与金融”“金融中心、市场与货币”“金融同业组织”和“解放初期的金融业”六个专题编排,其内容都涉及旧中国的政府,讨论当政者的立场主张、制度安排、政策推行乃至直接运作,评析政府决策层、财政金融主管部门同中外金融机构、诸多金融

因为事起仓促,他的南明史籍和《南明史纲》手稿,没有来得及带出。柳亚子在《怀念阿英先生》一文中满怀悲痛地说道:“在我,这真是生命以外最大的损失,而对于阿英先生也真是一万分对不住他的。”因为有些阿英借给他的南明史籍都是罕见的孤本,再得的可能几乎没有。南明史料有下落1942年6月7日,柳亚子来到战时的文化名城桂林。在桂林,他时刻关心着羿楼中南明史料的下落,每有从香港来的人,他总忘不了向他们打听。有人误传羿楼已毁于炮火,他的一切书籍和文稿可能都已化为飞灰,柳亚子悲痛万分,接连写了《劫灰中的南明史料》、《还忆劫灰中的南明史料》和《续忆劫灰中的南明史料》三文,表达了他“泪枯才尽”、“不胜其凄然”的心情。

对此,贾英华提出了自己不同的看法。他认为,失范、猎奇并不可怕,最关键的是要有靠得住的史料。他说:“范,就是一个模子做出来的东西,没生命力。历史学也一样,千篇一律、千人一面的东西没有价值。相反,失范有可能创新。但关键在于是否有史料,尤其是第一手的真实史料依据。猎奇也不怕,最关键的是在于是否有靠得住的史料支撑。我主张:不怕有争议,就怕没依据。”他还说:“所谓‘历史绯闻和历史丑闻被反复翻炒’的说法,不可一概而论。如果有足够的第一手的史料依据,也可能透露出正史所没有的历史真相,有助于还原历史本来面目,有何不可?关键还在于要少一些缺乏历史依据的分析,多一些未被人知的真实史料。

戴笠生平戴笠,字雨农,1896年出生于浙江江山县,早年曾在浙军当兵,后脱离部队到上海结识蒋介石。1926年戴笠入黄埔军校6期,毕业后任蒋介石侍从副官。1928年开始进行情报活动。1930年建立国民党第一个特务组织调查通讯小组,创立“十人团”。1932年,蒋介石秘密成立“中华复兴社”(“蓝衣社”)特务组织,戴笠被任命为处长。1938年扩大为军事调查统计局(军统),戴笠任副局长。1942年兼任“中美合作所”主任。1946年3月17日,因飞机失事身亡。素以残酷无情著称,号称“蒋介石的佩剑”、“中国最神秘的人物”。

另外,中日友好使者纪念铜牌、中日邦交正常化纪念瓷瓶等也在其中。据王锦思介绍,自幼受抗战题材的电影、书籍影响,对中日关系史很感兴趣。13年前,自大学毕业后,就开始广泛收集这方面的史料,平时经常出入潘家园寻宝。其藏品还有一部分来自日本和美国,这是他拜托在国外的朋友从旧货市场收集来的。王锦思收集的史料曾在北京有过5次展出。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日本问题专家赵刚说,民间中日关系研究有其重要意义,王锦思藏品量比较大,在民间研究者中极具代表性,其保存提供的史料对中日关系史研究很有帮助。(记者史册)。

1944年初,王瑞丰终于获得离开香港的机会,这批南明史料却无法带走,只得随同家具什物,存放在一位知己朋友的家中。临走之际,他打听到柳亚子在澳门的消息,急忙托人带信,哪料到柳亚子此时早到了桂林,自然没有联系上。王瑞丰到了上海,把自己收藏柳亚子南明史料的经过写成文章,刊在1944年9月16日出版的第55期《古今》半月刊上,以期引起柳亚子或他的朋友的注意。上海和桂林两地相隔千里,加之上海还沦陷在日寇手中,关河阻隔,没有确切的消息证明柳亚子是否了解这事。

瘢痕 渡鸦 拉脱维亚

上一篇: 穆斯林饮食文化体系以什么为中心

下一篇: 中国穆斯林民族服饰汇集兰州 再现丝路沿线异域风情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09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