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敬明遭遇妈妈逼婚:这次写“梦幻的爱情”


 发布时间:2020-11-25 21:10:10

苍白无力地凑字数啊。还有韩寒真是忒不地道了,您真的不是曾轶可高端黑吗?回应曾轶可经纪人:这就是她的风格曾轶可的小说,引发网友如此多争议,不过在经纪人张宏凯看来,这其实就是曾轶可天马行空的思想。张宏凯告诉记者,这篇小说是曾轶可接到韩寒杂志的邀稿后特别创作的,用了一个月时间。虽然是处

大家会从这本散文集里看到一个很清晰的郭敬明,不管笔法还是创作习惯上的一个变化。记者:你之前出版过两个散文集,十年后再次出书,您不一样的感受在哪里?郭敬明:因为在过去九年里,我一直出版小说,小说毕竟是虚构的,让作者处于很安全的距离会被读者猜测和审视,其实小说是隐晦的,间接的,把作者置于不安全的氛围里,带给作者如履薄冰和小心谨慎,散文需要很充沛的感情打动读者,在这中间一种平衡感其实对作者来说,是非常微妙的拿捏,你愿意分享多少,愿意透露多少取决于作者性格,在他行文里面掩藏多少,大家看散文和看小说完全不一样,在之前几年,我每年出版小说都不会有紧张感。

跟今天主题无关系。记:最近韩寒有个新闻,他主编的杂志缺钱,肯定要卖作品或卖身来为杂志筹钱,你又是一个成功商人,如果他来找你筹款,你会把他纳入团队中吗?郭:我不太会回答这些假设性的问题,假设的不回答。记:越来越多读者认为,韩寒有个转型,他在往年轻的公共知识分子这个方向转,你对这方面有兴趣吗?郭:没兴趣。一来性格不是这方面,二来我有自己很喜欢的事业,我喜欢做一个小说家,喜欢写书,喜欢做杂志,喜欢继续从事出版行业,这些年这一直在经营这方面,也作出了很多的成绩,我很热爱这个行业,也喜欢自己现在的工作,所以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需要我去转行的地方。

江南被告之后则发微博重申自己没有侵权的想法,而且在微博里表达对金庸的热爱。一审法官建议双方庭外协商解决。网络文学抄袭纠纷有增无减随着网络文学的流行,文艺创作领域的抄袭纠纷有增无减:近年来,但凡大热并被改编影视剧的网文,几乎都离不开抄袭的争议。2017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电视剧上映期间,“抄袭”与否就闹得沸沸扬扬;《楚乔传》的原著小说《11处特工皇妃》被爆出涉嫌抄袭《九州缥缈录》《九州·斛珠夫人》等多部作品,引得《寂寞空庭春欲晚》的作者匪我思存在微博上公开讨伐流潋紫的《甄嬛传》《如懿传》涉嫌抄袭。

也有评论指郭敬明成为冠军说明国民阅读水平的下滑,记者就此正面“拷问”了郭敬明。本报记者(以下简称记):你蝉联了刚出炉的“2008年中国作家富豪榜”冠军,有什么感觉?郭敬明(以下简称郭):其实没有太多看法和感觉。这两天有记者问我,我才关注到它。记:你认为1300万版税是否确切?郭:要想知道一年的收入,除非现在去银行拉帐单。况且这一年还没有结束,一些该收的版税还没有收到,一些该结的帐目还没有结算,所以我自己也不太清楚自己的年收入。

科幻文学的两难境地年度的回望里,选择科幻小说这个类型,并非是因为在2013年,科幻小说有过什么大的值得讨论的话题出现。尽管,在这一年里,科幻小说的代表人物韩松和宝树都有新作面世——前者有《轨道》,后者有《时间之墟》——但两本书引起的议论,还比不上2012年出版的《彩羽侠》。这部科幻小说,虽然只是前女排国手赵蕊蕊转战科幻文学界的第一部作品,但在2013年7月,入围了第四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八大奖项推荐名单。

金理四年前,我与中国人民大学杨庆祥和华东师范大学黄平作过一次关于“80后”写作的三人谈,当提及郭敬明的作品时,我表达了反感和忧虑:郭敬明的小说由一系列“典型人物”和“典型环境”——有车有房、名校名企、大都会、英俊爱人,充满时尚的中产阶级生活——构成,这样一种叙述直接塑造了年轻读者对于世界、对于生活理想的理解(“我要成为那样一种人”),甚至就是“最初的理解”(从“源头”上俘获人心),最危险的是恐怕也会成为“最终的理解”。

昨日,本报报道了陕籍作家无缘2008年中国作家富豪榜的消息,并被多家网站转载。随后,很多网友“跳”出来指责该榜的评选“非常无聊”,一位激愤的网友甚至说:“陕西作家上不了榜有什么关系,难道能说郭敬明写得比贾平凹好,这种评选太无聊了。”甚至有网友直言,此类榜单无关文学,在乎娱乐,应该叫中国作家富豪娱乐榜。榜单显示,第一名郭敬明虽然以1300万上榜,比去年高出200万,但最后一名李西闽只有100万,比去年最后一名贾平凹的150万整整少了50万,有人戏称“看来金融危机对文学的冲击也不小啊”。

因而,从大体上来看,郭敬明的介入,不会左右科幻文学发展的大局。从另一个层面上来说,科幻文学是否能够获得读者的垂青,最需要的,是有一批优秀的科幻作品出现。刘慈欣《三体》的走红,证明了一部好的科幻作品,是完全可能打破圈子界限,为众多圈外人所接受的。关键的问题,在于这股科幻的潮流,是否还有更多的优秀作品来延续和推动。事实上,即便是销量和口碑都不错的《三体》系列,依然存在一个文学性不足的问题。曾连续三期在《开卷八分钟》里介绍《三体》的梁文道就曾表示:“在一些具体人物形象的雕琢和细节描写上,有时候写得太粗糙,甚至有点陈词滥调。”科幻作家韩松在对比中国科幻文学和世界科幻文学时,曾表示“中国科幻文学自身也还需要解决许多问题”,“整体上,我们还在模仿西方的科幻,缺少自己独特的东西,让人‘哇’地叫出声来的东西。核心是想象力不够,也缺乏思考的深度和锐度。许多作品读来比较幼稚,作为一种文学类型,与真正的文学标准相比还有较大差距。”这既是一次反思,也未尝不是科幻文学突围的出路所在。□文/本报记者刘雪明。

瑞卓 德庐 怡亭

上一篇: 校园文化阵地管理工作措施

下一篇: 布达拉宫是中国文化遗产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6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