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墨韵——上海市第九届书法篆刻大展”在沪开幕


 发布时间:2021-01-27 11:44:39

“我退休后,一天中上午的时间是做家务、陪孙女,到了下午,我就创作,这两年来也刻了有几千方的印章,刻刀、石头等耗材也用了很多。”谈及退休后的生活,朱健民表示自己还是喜欢去学校教孩子们篆刻,其退休近10年时间里,只要是去学校上课,其都风雨无阻赶到学校。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宁可我等学生

全自动的激光刻字机其实并不昂贵,比一台iPad都便宜。我希望把玩电脑的年轻人也能吸引来“玩”篆刻,启发他们在电脑上设计,有不会写的篆字,在书上、软件上甚至是网上一选,自己再加以修改设计,往刻字机里一放,印章就出来了,既方便、简单,又廉价、美观。解决了三大技术难题,又有新的问题产生了。我们通常不是讲“金石篆刻”吗?现在既无金又无石,还能不能称为篆刻?其实,在中国漫长的篆刻史中,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并没有一定要用刻刀刻石,在很长的历史过程中,大量出土的印是金属的,还有少数是玉制的(玉印也是凿出来的而非刻出来的)。

湖北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铸公在参观过程中一直与同行探讨篆刻行业。他告诉记者,自己研究篆刻四五十年,深知这门艺术的魅力。“西冷印社100多年来对中国篆刻艺术的弘扬发展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同时也影响了东南亚周边国家的一些篆刻家们。”在铸公看来,虽然印章在老百姓生活中慢慢淡出,但仍旧有很多年轻人在传承这份艺术。山西省书法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刻字委员会副主任赵宝琴表示,希望篆刻艺术展览能够多多举办,如此才能更好地让年轻人一代代传承。另外,这次社庆活动还吸引了来自国外的篆刻家前来祝贺。日本篆刻家协会理事长尾崎苍石在致辞中说道:“日本的篆刻艺术一直受中国篆刻艺术影响,我相信今后也不会改变两国篆刻界的友好关系。”(完)。

经过30多年的探索创新,“国展”已经形成较为完善的组织机制,成为文艺界具有强大号召力的品牌和当代书法创作发展的“风向标”,持续引领当代书法健康有序的发展。作为主办方的中国书法家协会表示,针对当前书法创作中存在的普遍问题,适时推出公益性质的“中国书法流动大讲堂”,组织专家到各地巡讲,倡导作者静下心来、精益求精搞创作,树立正确的艺术观,不断提高学养、涵养、修养。増加国展的历史厚重,展览期间与相关博物馆合作,让典藏的古代法书“活”起来,让书家重温经典,敬畏传统。努力提升展览的学术性,积极引入学术观察和媒体观察,举办国展论坛,着力探讨当代书法的创作和发展趋势。此外,该展不收评审费,还将下大力气解决退稿问题;同时进一步改革评审机制,严明评审纪律,加大抽查面试的比重,明确对代笔等违规行为的处理,凡经面试确认非本人创作者,中国书协将取消其在本次展览中的入展、优秀资格,三年内禁止参加中国书协主办的任何展览,同时将面试结果刊登在中国书协网站及相关专业媒体。(完)。

随着齐白石的名气越来越大,卖画的生意越来越红火,特别是其绘画作品的价格远远超过了其刻印的润格,而且,刻印比绘画更加吃力费时,于是一门心思要赚钱的齐白石有意在门内弟子间挑选篆刻优秀者为其捉刀治印,用以满足各色客户之需。姚石倩“庚午重来京华”,是指1930年,他已经是51岁,“其所刻印,古今熔化冶为一炉,删除一切窠臼”,完全有能力并且正是齐白石需要他出力的时候,所以,姚石倩为齐白石捉刀治印的时间当在“重来京华”的期间。

我国著名篆刻家、终南印社创办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陕西美术家协会会员,西安市文史研究馆馆员李滋煊先生2012年12月1日因病去世,享年93岁。李滋煊先生1920年生于福建,幼承家学,钻研书法篆刻。上世纪40年代在重庆期间,有幸得到傅抱石、徐悲鸿、丰子恺、徐文镜等人的指教。40年代末李滋煊定居西安,一直从事教育工作。与赵望云、石鲁、何海霞、蔡鹤汀、蔡鹤洲、陈尧廷、韩秋岩、郑乃珖、程克刚、刘自椟、陈少默、王子武等书画艺术大家多有来往,在丹青翰墨圈里以印立名。

作为四大名石里的佼佼者,昌化、巴林的鸡血石同样是在人类的开采中已经走向枯竭的资源,一块质地、品相良好的鸡血石,在拍卖市场上的估价丝毫不会逊色于中国传统美石——和田玉。近年来,成交过千万的鸡血石摆件比比皆是。从材质上讲,鸡血石的珍贵程度可以说与田黄相差无几。“表面来看,一些名家精品的成交价格已经非常不错。但若剔除印章本身的材质价值之后,则所剩无己。那么,名人的价值何在?艺术的价值又何在?”钟国康对记者直言,即便当前的印章市场行情一片看好,但篆刻艺术的价值仍然存在严重被低估的现状。

“一个穷学生的经济条件毕竟有限,故我节衣缩食,尽自己最大力量去‘觅宝’。”沉浸在少年时候的经历中,江成之对记者歉然一笑:“我得了帕金森症,小时候的事情没忘记,新的事情记不住了,比如一支常用的药膏想来想去想不出名字,蛮滑稽的。”往事如烟。他那时候常去的是汉口路上的宣和印社,由于常去“选购”旧印和印谱,这个一表人才而又沉默寡言的年轻人引起了印社主人方节庵及其胞弟方去疾的注意。方去疾比江成之大两岁,温州人,后来也成为印学界的领衔人物。

他利用业余时间经营金石篆刻三十多年,先后治印千余方,并大胆地将楷书、隶书这些一般刻家不敢用的书体引入篆刻之中。近年来,在深入研究人物肖像印的同时,他还将人物的故事性、戏剧性因素以及汉字引申出的意境融入石刻中,足见其创新意识的活跃和方寸之间的抱负。中国古老的金石书画艺术,无论是在文化意义的层面还是在材料技法的层面,都已拥有了深厚可比苍老时空的积淀,形成了重重的思维惯性,任何一点创新都变得很难——而唯其难才更可贵。作为石刻艺术的探索者,荣川先生知难而进,用自己的刻苦用心,抒写出了石上追人生、方寸得风流的创作佳话,他那种石痴的境界,将进一步促使这门艺术向前发展,必将蔚为大观,其意义却不囿于这坚硬的方寸石面。

空白页 高保 奏书

上一篇: 第二届中华戏曲文化艺术节启幕 多场昆曲汉剧上演

下一篇: 广东汉剧第三代掌门人李仙花表演艺术研讨会召开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