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一退休老教师不愿赋闲 自制篆刻教科书献余热


 发布时间:2021-01-21 21:52:13

艺术的共通性让中英两国人民更好地理解对方的历史和文化,此次“中国印·李岚清篆刻书法艺术展”是中英文化交流的杰出范例。她说,中国印象征着诚信,篆刻作为中国文化的标志性符号,将中国人在文字方面的审美功能发挥到极致。李岚清的篆刻技法涵盖了从秦到清的流派风格,反映了中国人民所崇尚的民族精

10月20日,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名誉院长、院长、顾问和研究员聘任仪式在中国艺术研究院举行。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王文章出席并为研究员颁发聘任证书。中国篆刻艺术院新一届顾问9名,分别是冯其庸、刘江、吴平(中国台湾)、李铎、沈鹏、陈声桂(新加坡)、欧阳中石、饶宗颐、高式熊。研究员67名,其中有韩天衡、骆芃芃、石开、苏士澍、陈建坡(新加坡)、山下方亭(日本)、权昌伦(韩国)、尾崎苍石(日本)、陈振濂、李刚田、王丹、尹海龙、刘一闻等。韩天衡出任中国篆刻艺术院名誉院长,骆芃芃出任中国篆刻艺术院院长。这届研究员的聘任与以往不同的是增加了年轻人的比例,增加了境外艺术家的数量,吸纳了印文化方面的专家,扩大了篆刻艺术的内涵和外延,为篆刻艺术院注入了新鲜血液。当日,还召开了以“当代篆刻艺术的发展”为主题的研讨会。(康 颖)。

将印章拿回家的徐跃森自己也琢磨研究起来,并找来了一段锋钢锯条,将两头磨出尖和刃,找来木头有模有样地刻了起来。“人老了应该老有所学,老有所乐。”徐跃森一心扑在了篆刻上,他凭着30多年的木工经验和耐心,又坚持在明珠广场上练习地书,一番努力后篆刻水平大有长进,他不仅会刻字,还会刻人物肖像和物品。徐跃森刻的时间久了,引得身边朋友都拿着木头来找他篆刻印章,每次有人找,他都免费为大家服务。徐跃森表示,过两天就是毛主席逝世40周年纪念日,同时今年又是毛主席诞辰123周年,他计划拿着自己篆刻的毛主席肖像印章去参加展览,为的是让大家了解毛主席的历史足迹和光辉形象,不忘峥嵘岁月艰苦奋斗的精神。

“养猪好处多得很”“一顿猪肉可换五吨钢”、“没有养不好的猪,只有养不好猪的人”……真实反映上世纪60年代社会生活、政策方针的养猪标语,被有心的篆刻名家方去疾、吴朴堂和单孝天化做了一枚枚印章。运用传统艺术篆刻方式来表现养猪的好处,这在历史上闻所未闻,但却是一件古为今用的新鲜事。这套本以为早已绝迹的名家印谱,在尘封半个世纪后重见天日,日前由上海文化出版社出版。印章篆刻之精美与印章内容的时代特征,今人翻阅,不失为一部趣书奇书。

爱古人,不薄今人,不薄自己近时印人随意破碎印面以为古,其实,印之古气岂在残破之中,关键在于其字法、章法是否与古人相契合,而稍用破残只是为了调理印之朱白而已。所以,我爱古人,不薄今人,不薄自己。我时时处处与古人对话,与今人对话,与自己对话:同古人、今人对话是交流,取长补短;同自己对话是反省,不重复自我,不束缚自我,才能不断进取。1983年,我获得全国篆刻征稿评比一等奖。1990年,上海书店出版社为我出版了《江成之印存》。

书画题款、书迹钤印已经发展成为文化精英的社会风尚。宋元风格的官印、私印、押印在日本镰仓时期和南北朝时期大面积铺开。文印开始有较多使用,印面形式已经出现多种装饰手法。这一时期正是日本篆刻艺术的发端阶段,其特色重点是满足各阶层的实用,篆刻家也停留在技工层面,教育也主要是使用者的需求影响和技术传授,丰富的审美虽然业已出现,但篆刻的艺术性还处于从属地位或初现端倪,艺术性还没有得到充分凸显。2.日本早期篆刻雏形室町时代到江户时代,日本学者们开始整理中国唐宋书画名家的款印并出版了《古书画款印》《君台观左右帐记》《和汉历代画师名印泻图》等一大批篆刻集,为书画家制印提供了教材范本。

“相伴着治印历程,寿山石印章及其印钮雕刻也得到发展,寿山石印钮雕刻技艺亦精湛绝伦。明末清初之杨玉璇把刻艺推到历史的高点,其后数百年间得到承继拓展,中有东、西门派林元珠、林清卿等;而今更可谓盛况空前,好手如林。”张作兴说。福建省篆刻学会执行会长吴昌钢表示,福建治印代有大家,或独树一帜,或影响一方。为讴歌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该展今年8月启动,首次面向福建省篆刻家与篆刻爱好者征稿,同时邀请篆刻家和福建省篆刻学会会员参展,“研究印学,繁荣篆刻,推动福建篆刻艺术的发展”。

二是如何解决不会篆书的问题其实,这也并不难。现在有不少篆书字典,不会写的字一查就知道了。我有一本很好的字典,它能告诉你一个字吴昌硕、齐白石等名家是怎么刻的,所有名家刻这个字的书法都可供我参考。更为方便的是,现在还有类似的软件字库。利用这样方便的条件,久而久之就会掌握篆书的规律和变型的艺术,不会写篆字的问题也是可以解决的。这样,不只是篆刻家,所有的画家、书法家甚至普通人都可以自己治印。三是如何解决刀具、刀法的问题我开始刻木印用的是改装的电动刻刀手工刻的,如果想更容易,甚至连电动刻刀都不需要,用激光刻字机就行了。

“篆刻的原则是‘小心落墨,大胆奏刀’”。他抽出一块条形印石,左手把攥,右手持一柄长约15厘米,厚约3毫米的刻刀,向记者演示徽州篆刻技艺的特点。只见他大拇指与食指紧摁刻刀刃端,向前冲刻出一道痕槽,接着或切或琢,然后擦去石末,一块粗略的印文,便展现在记者眼前。周小勇指着其中的笔画介绍,徽州篆刻技艺以冲刀法为主,运刀用正锋或侧锋向前推进,然后冲出爽利劲健的笔画,其次辅助使用切刀法,使得笔画呈现不规则的变化弯曲,来展现斑驳残缺的金石效果。除了专注于徽州篆刻之外,周小勇还学习了砚雕、漆艺、打制茶具等工艺。他常以“君子不器”自勉,借鉴其他技艺之长,融汇于徽州篆刻之中,希冀在传承徽州篆刻技艺的道路上越走越宽。(完)。

因为李苦禅与刘冰庵是师兄弟,闲暇时,他们相互走动得很多。而李燕先生自1958年就读中央美院附中,1961年考入中央美院并于1966年毕业,与刘冰庵师叔的交往颇多,其中,他在中央美院读书时,刘冰庵先生就是他的授课老师了。李燕曾经学篆刻、雕刻印钮,得到了刘冰庵先生的教导,刘先生亦为李燕治印两方。在李苦禅的家里,刘冰庵亲口告诉李燕,他自己为齐白石老人捉刀刻印的那些往事。刘冰庵告诉李燕说:“那些年里,我一没事儿就去白石老人家,问老师‘有活吗?’老师忙不过来的话,就指指窗台,说‘有活。

白雅 著图 米堂

上一篇: 学校幸福课堂文化建设方案

下一篇: 《独唱团》以书代刊发行量百万级别 网上有预售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5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