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作品亮相湖南 早期绘画与篆刻作品是亮点


 发布时间:2021-01-17 17:07:10

在与上海小画家的交流中,师村妙石讲授了古汉字“马”的篆刻技巧,并勉励中国年轻一代大胆创新、“一马当先”。师村妙石还透露,他不仅希望在二0一0年赴上海举办个人展,还期待有机会与中国少年携手创作,为上海世博会献礼。二00八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三十周年,也是师村妙石“中国艺术之

”约在1932年间,罗祥芷通过白石老人的大弟子李苦禅的引介,拜师齐白石学艺。从齐白石致姚石倩的信中可见,罗祥芷拜师齐白石之前,已经学习篆刻艺术20余年,曾跟随曾默躬等先生学艺,远非一般的生手嫩芽,已经是“一刻印家”矣。他拜师齐白石的真实目的是想使自己的篆刻艺术有所突破。据齐白石《三百石印斋》自序云:“年七十一,门人罗祥芷欲穷刻印之绝法,愿见当面下刀,余随取自藏之印石,且刻且言,祥芷惊,谓如闻霹雳,挥刀有风声,遂北面执弟子礼。

虽然想法由来已久,但杨江涛却没有条件完成。2009年初到郑州工作的他,在一家画廊刻篆字印章,收入微薄,生活十分艰辛。但他很用心,客户越来越多,收入逐渐增加。经过5年打拼,直到2013年他有所积蓄后,才决定开始创作“卢舍那的微笑”系列印章。凭借20多年的雕刻与绘画经验,以及对卢舍那大佛的深刻理解,他选用方寸印石,纯手工制作,历时两年才创作出卢舍那大佛的造像印石81枚。“创作中困难蛮多的,首先就是找寻雕刻所用的石材,然后在刻的过程中经常往眼睛里蹦石头粉尘,手上也有很多茧子,每天很辛苦。

爱古人,不薄今人,不薄自己近时印人随意破碎印面以为古,其实,印之古气岂在残破之中,关键在于其字法、章法是否与古人相契合,而稍用破残只是为了调理印之朱白而已。所以,我爱古人,不薄今人,不薄自己。我时时处处与古人对话,与今人对话,与自己对话:同古人、今人对话是交流,取长补短;同自己对话是反省,不重复自我,不束缚自我,才能不断进取。1983年,我获得全国篆刻征稿评比一等奖。1990年,上海书店出版社为我出版了《江成之印存》。

同时,也极大地丰富了民众对于书画印的综合审美,提升了鉴赏能力和水平。我国明代由于石材印章的拓展,打破了以往金属印、木质印的局限。文彭、何震开宗立派,文人治印新风兴起,使用者和治印者实现了合一,高雅审美与技术完成了融汇,引发了明清流派印的艺术高潮。明末清初,我国一批文人、高僧、篆刻家以遗民身份来到日本避难,代表人物有独立(1596—1672)、心越(1639—1695)等人。他们在日讲经、传授书法篆刻,推广汉印及文何印风,心越携带的《韵府古篆汇选》(清初陈策编辑)经翻刻、传播成为日本新的篆文参考书。

嘉兴佛教历史悠久,本次佛印篆刻展由嘉兴市文化局、嘉兴市民族宗教事务局为指导单位,嘉兴博物馆、嘉善龙庄讲寺为主办单位,举办时间从3月17日至4月19日,以“思行印迹·和谐人文”为主题,是众多高僧大德、法师、著名篆刻家精品慧作的生动展示。参加开幕式的有来自浙江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浙江省佛教协会、西泠印社、嘉兴市政府、嘉兴市佛教协会、嘉兴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嘉兴市文化局等相关单位的负责人以及众多佛教界人士。“通过本次百位名家佛印的展出,希望更多的人从了解、欣赏佛印,继而由佛印引发对历史、文化、社会、宗教、艺术的兴趣,从中领略到佛学意境的文化内涵和印章审美艺术的价值魅力。”月真法师在致辞中说道。据嘉兴市佛教协会会长贤宗法师介绍,佛印镌刻的佛言祖语、生命哲理,为原本冰冷的他山之石赋予了比玉还珍贵的新的生命内涵。“从佛印作品的篆刻凿影中,可以让观众体会到‘大自在、平常心’的禅文化境界,看到佛法对人生感悟后的个性使然和艺情风貌。”贤宗法师称。嘉兴市副市长祝亚伟认为,这次展出体现了佛教界、篆刻界弘扬佛教文化、崇尚和谐的一片心声,对促进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具有积极意义。(完)。

从一个细节可以窥得江成之的青年时期。老人告诉记者:“刻印之外,我没有特别的爱好,除了听音乐。我喜欢西洋流行音乐,印象最深的是电影《出水芙蓉》里那段小号的旋律。”美国小号演奏家亨利·詹姆斯吹奏的《霍拉舞曲》是影片插曲之一。如果不是他亲口所说,记者很难想到这位稳重的老人钟情于这支欢快流畅、热闹诙谐的曲子。记者想到他曾治过一方印,题曰“肝肠似火,心境如冰”。1947年,经王福厂推荐,江成之加入了仰慕已久的西泠画社,同时入社的有秦彦冲、叶璐渊、吴朴堂、方去疾、高式熊等人。

宫田登 迎酉 法希同

上一篇: 17岁女子怀孕7个月险遭日兵凌辱 身中37刀后生还

下一篇: 评论:“短命柳宗元铜像”不能一拆了之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4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