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泠印社110年社庆 99岁高龄社员每天坚持篆刻


 发布时间:2021-01-23 09:08:00

他以毕生的治印才华,反复琢磨着这四个字的布局与划画,至今尚未完成。“这四个字,我想了二十多年了,还没有想出满意的摆法,还在想……我没有刻出来,希望下一代人能完成它……”病魔不停地折磨着老人。他艰难地发出含混的声音。他的弟子周建国一边为记者担任“翻译”,一边轻声向老师讨教:这四个字

“篆刻的原则是‘小心落墨,大胆奏刀’”。他抽出一块条形印石,左手把攥,右手持一柄长约15厘米,厚约3毫米的刻刀,向记者演示徽州篆刻技艺的特点。只见他大拇指与食指紧摁刻刀刃端,向前冲刻出一道痕槽,接着或切或琢,然后擦去石末,一块粗略的印文,便展现在记者眼前。周小勇指着其中的笔画介绍,徽州篆刻技艺以冲刀法为主,运刀用正锋或侧锋向前推进,然后冲出爽利劲健的笔画,其次辅助使用切刀法,使得笔画呈现不规则的变化弯曲,来展现斑驳残缺的金石效果。除了专注于徽州篆刻之外,周小勇还学习了砚雕、漆艺、打制茶具等工艺。他常以“君子不器”自勉,借鉴其他技艺之长,融汇于徽州篆刻之中,希冀在传承徽州篆刻技艺的道路上越走越宽。(完)。

中新网福州7月8日电 (记者 张羽)第四届海峡青年节系列活动——“第二届海峡两岸名家篆刻展暨首届海峡两岸青年篆刻大赛”,8日上午在福州画院正式拉开帷幕。本届大赛力邀两岸青年篆刻家参赛,两岸篆刻专家、媒体担任评审,“海峡味”浓郁,促进中华篆刻文化的传承与发展。本届海峡两岸名家篆刻展共征集到自清代以来的61位篆刻名家154件篆刻作品。其中,清代的著名篆刻家吴让之、赵之谦等大家的名作,西泠印社首任社长吴昌硕的大作及现任副社长韩天衡等大师的精品力作,台湾著名篆刻家王北岳、黄尝铭、李清源的佳作,以及闽籍篆刻家陈子奋、潘主兰、林健、吴子建、陈达等名家大作都入选参展。

老人的仪表完全出乎他所料,精干矮小,灰色眉毛,目光炯炯,机智而略带幽默感,眼角有笑纹,洞察力很强,在他身旁,就忍不住盯着他看,手里捧着热茶也不觉得烫手。吴昌硕看了钱君匋的印说,“我的印不好,没什么道理,古往今来,大家名手太多,就是刻得跟我一样也没有什么意义。要破陈法,你学我的东西感觉到什么地方最难呢?”“清楚的地方难,模糊的地方反而容易刻得像!”“哈哈哈哈!你不懂,再过几年你就会反过来讲了。等你到了一定的火候,明晰也好,混沌也好,都难都不难,气韵要关注在每一刀每一画之中,全印要无懈可击。但是不要怕难,功到自然成。”后来,钱君匋成为诗、书、画、印、装祯、鉴赏无所不精的大家。而他在篆刻领域的特殊成就,把他推到西泠印社副社长位置,一生治印两万余方,当时的社会名流、达官显贵、书画同门,都以拥有一方钱君匋刻的印为荣。而他的印文风格里,也始终能感受到吴昌硕的老辣和奔放。

嘉兴佛教历史悠久,本次佛印篆刻展由嘉兴市文化局、嘉兴市民族宗教事务局为指导单位,嘉兴博物馆、嘉善龙庄讲寺为主办单位,举办时间从3月17日至4月19日,以“思行印迹·和谐人文”为主题,是众多高僧大德、法师、著名篆刻家精品慧作的生动展示。参加开幕式的有来自浙江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浙江省佛教协会、西泠印社、嘉兴市政府、嘉兴市佛教协会、嘉兴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嘉兴市文化局等相关单位的负责人以及众多佛教界人士。“通过本次百位名家佛印的展出,希望更多的人从了解、欣赏佛印,继而由佛印引发对历史、文化、社会、宗教、艺术的兴趣,从中领略到佛学意境的文化内涵和印章审美艺术的价值魅力。”月真法师在致辞中说道。据嘉兴市佛教协会会长贤宗法师介绍,佛印镌刻的佛言祖语、生命哲理,为原本冰冷的他山之石赋予了比玉还珍贵的新的生命内涵。“从佛印作品的篆刻凿影中,可以让观众体会到‘大自在、平常心’的禅文化境界,看到佛法对人生感悟后的个性使然和艺情风貌。”贤宗法师称。嘉兴市副市长祝亚伟认为,这次展出体现了佛教界、篆刻界弘扬佛教文化、崇尚和谐的一片心声,对促进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具有积极意义。(完)。

”“文革”结束,印坛也随之复苏。江成之已许久不刻。他拿起刻刀,以别样的心情,取宋人苏舜钦诗句刻了一对印,“旁观竹树回环翠”,“下视湖山表里清”,抒发出胸中涌动的晓畅。此后,他被借到上海中国画院参与编写《辞海》有关篆刻的条目,又被选为上海市第三、四届文代会代表,上钢三厂为他个人举办了一场篆刻艺术展鉴会,展出了一百多方篆刻作品。1983年,由上海《书法》杂志主办、苏州艺石斋和上海西泠印社协办的《全国篆刻征稿评比》活动开始,这是“文革”结束后第一届全国性的篆刻大赛。

齐白石(1864—1957)是中国二十世纪里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以绘画和篆刻为其艺术两翼,取得了独创性的成就,成为中国艺术史上的又一座丰碑。单论齐白石的篆刻艺术,大气磅礴,处惊不乱,百看不厌,可谓熔千年历史为一炉,开宗立派成大家,已为后世所敬仰。而中国历史上诸多艺术大家为世所累,请人捉刀代笔的现象早已不是什么秘密,齐白石亦未能免俗。问题有二:一、齐白石请人捉刀治印之事,在大师去世后的数十年间竟未见相关的文章披露,甚觉蹊跷;二、谁又能够替大师捉刀治印?若要回答第二个问题,想必是要附有三个条件:1.捉刀者必须具备深厚的艺术功力;2.娴熟于齐派篆刻的技法;3.与齐白石有着极为亲密的关系。

令人特别感动的是,高式熊、刘江、江成之等印坛前辈,均奉献佳作,而西泠印社的几位当家篆刻家如韩天衡、童衍方、陈振濂先生也拨冗参与,尽显功力。可以说,这一百九十余方印,既代表了作者们的水平,也反映出了江南地区篆刻界的面貌。《万国印谱》与上海世博联姻,是历史的机缘巧合,也是一种必然。中国是人类文明的发祥地之一,而世博会又被称为人类文明的驿站,两者在文化、文明这一点上是重合的。篆刻以刀、石、文字三者构成了中华文化的符号性特性,这几年已为世界关注。

直到2012年,受宏观经济等外部因素的影响,整个艺术品市场全面进入深刻调整,以中国嘉德、北京保利、北京匡时等为代表的一批拍卖企业出于为市场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的目的,才重新把这类拍品纳入主流板块体系,并陆续开设篆刻印章的专场。让一些拍卖人士颇感意外的是,在书画、陶瓷和玉器等其它主流拍品都遭遇量价齐跌的寒冬期,篆刻印章的市场表现却始终非常稳定,尽管其成交价格和规模远远不及同在一个文化范畴的中国书画,但随着藏家的认识和认可不断加深,其“钱景”和势头也在不断扩增。

他以毕生的治印才华,反复琢磨着这四个字的布局与划画,至今尚未完成。“这四个字,我想了二十多年了,还没有想出满意的摆法,还在想……我没有刻出来,希望下一代人能完成它……”病魔不停地折磨着老人。他艰难地发出含混的声音。他的弟子周建国一边为记者担任“翻译”,一边轻声向老师讨教:这四个字怎么摆呢?“三一”还是“一两一”?“两两。”他肯定地答道。“‘两两’要排得好倒是蛮难的。”周建国转头对记者解释,四个字按“两两”排列,是最普通的排法,但要排得巧很难。

丽华苑 德殿 春德堂

上一篇: 高陵考古方谈曹操家族DNA研究:不了解也不评价

下一篇: “世界文化遗产日”南北看点遥呼应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34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