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枚大佛印石背后:80后篆刻家的执着与责任


 发布时间:2021-01-23 14:41:40

越明年,余中英继至,亦有祥芷之愿,余一时之兴致,不一年,将所有之石刻完,实三百之数过亦。其刻成之功,实罗、余二生。”一年后的1933年11月22日,白石老人在《祥芷印草》序言中写道:“今之刻印者,唯有曾默躬删除古人一切习气而自立,痛耻世人为维阳:台工伪铸汉印所愚,行高故众非之,独

”他说。在展厅,中国书协副主席、篆刻大师翟万益不时赞叹,“参作品上乘,是中国传统艺术的传承和发展。”在观看内江市珍藏的齐白石篆刻真品时,他还当起了“粉丝”,不断拍照记录。同时展出的还有四川及内江的新秀篆刻作品。对这些新秀作品,翟万益点评:“印路宽广、风格多变、前途无量”。当听说内江市免费培养篆刻新人、已有70余人的篆刻队伍时,他说:“加强培训,定有大师产生。”“方寸之间、变化无穷,黑白世界、博大精深。”四川张大千研究中心艺委会主任、大千故里书画名家代表邱笑秋说,全国篆刻名家精品展在内江展出,是弘扬“大千文化”的一件大事,观看作品后非常震撼,是中国金石文化的传承与创新。80岁高龄邱笑秋动情地说:“篆刻艺术那么逗人喜欢,中国文化那么不起了,我太喜爱了!”现场响起了热烈掌声。据悉,此次活动由四川省书法家协会、内江市委宣传部、内江市文广新局、内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当日还举行了四川篆刻艺术研讨会、“大千杯”四川篆刻名家篆刻赛、内江书法篆刻作品展。(完)。

主卷可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四次高峰笔会创作出的8幅8尺巨制。高峰笔会将在北京、天津两地举办四次,每次笔会约请10名画家每人创作一幅4尺作品,集体合作2幅8尺作品。第二部分以庆祝建国六十周年为主题,由全国60位著名画家创作出的60幅4尺整纸国画精品组成。第三部分为书法篇章,邀请60位全国著名书法家以歌颂祖国的诗词、对联、锦言佳句为内容,创作代表当今书坛整体水准和风貌的60幅4尺整纸书法作品。附卷则选取毛泽东诗词60句,提炼共和国60年年史,邀请当代最优秀的5名篆刻家刻成印章。

苦禅老人与黄胄推荐他工作的亲笔介绍信。两方他刻的齐派印章‘长白山民’和‘强项不屈’(他曾对我说,‘有多大的冤气都用在刻印上了!’)。还有一幅白石翁赠他的画,非常特殊,画上画了一把刃上有血的刀,题了满幅的字,记录的是冰庵先生之妻为给婆婆治病,自愿割下身上的一块肉当‘药引子’……白石老人闻之含泪做了这幅画。历经浩劫,它已下落不明。”“冰庵先生病危,刘婶送他到反帝医院(即协和医院)求治,但造反派医生不给‘右派分子’看病,他只得躺在走廊里,在弥留之际最后说出了一句话‘我只想再见苦禅二哥一面。’刘婶说‘你还不知道二哥的脾气吗!我要把他请来,他不定会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呢!这岂不是连累了二哥吗?’冰庵叔叔再没说什么,就此冤离人间。此后苦禅老人才得知噩耗,捶胸顿足,痛哭不已。很长时间,我都不敢在老人面前提及冰庵叔叔,怕老人难过。但父亲老年作画,多用冰庵叔的治印,钤用时往往会喃喃自语,‘这是冰庵的印……’”孙炜。

他肯定不会怪罪我。”周啸天还坦承,“其实我获鲁奖的消息传来以后,我都没有给他说。我真没有觉得,这是一个应该奔走相告的事情。其实我也注意到,在王先生最新发在《文汇报》上文章中,完全没有提鲁奖的事情。在我看来,他从来都没有认为,获得文学奖是对一个诗人的终结判断。他评价是因为他喜欢。这首《邓稼先歌》,我并没有主动送给他看。这是我比较新的一首诗,收在《将进茶》中,出版时间比较晚,我都还没来得及送给王先生。我准备等出版社加印后,再送给他。

在杭州孤山,有一个叫数峰阁的地方。110年前的夏天,叶为铭、王褆、丁辅之、吴隐等几位痴迷印学的年轻人,各自拿出私产,在数峰阁买了一块地,建立西泠印社。110年后,7月29日~8月31日,在西湖对岸的南山路,西泠印社、浙江美术馆、钱江晚报联合推出 “浙江美术馆开馆五周年特展:西泠峰骨——纪念吴昌硕诞辰170周年暨西泠印社七任社长作品展”,吴昌硕、马衡、张宗祥、沙孟海、赵朴初、启功、饶宗颐等西泠印社七任社长作品,将首次联袂展出。

三人均是晚报作者刘一闻表示,那时家喻户晓的《新民晚报》,无疑是一个上海市民所热心关注的文化窗口,茶前饭后一份晚报,从中了解天下大事和市井百态,已经成了人们不可或缺的一种生活习惯。尽管《新民晚报》只有四个版面,然内容却十分丰富,尤其是《繁花》副刊,更是受到大家欢迎。特别是逢年过节,必见佳作刊出。时常登有印章作品以及此类知识性文章,也是晚报区别于其他报纸的一大特点。彼时,在晚报上出现最多的,经常是方去疾、单孝天、吴朴堂三位先生的篆刻之作,有单独发表的,也有三者合作的。

而今年,由于塔尖作品的稀缺,虽然至今没有出现过千万元的作品,但是,不少精品已经稳固在数百万元的高位区间。譬如,在西泠印社举办的印石三宝专场上,一枚清代的“田黄石松鼠葡萄纹方章”就以920万元成交,另一枚同年代的“田黄石素方章”则以609.5万成交。有业内人士透露,今年各大拍卖巨头都在加大金石高端资源的挖掘力度,市场再现千万元拍品指日可待。记者发现,在艺术品市场上,西泠印社、北京匡时等一些老牌拍卖劲旅虽然很早就在国内开创了篆刻印章的拍卖专场,然而作为一个新的市场板块,篆刻印章并不像其它文化品一样受到藏家的重视。

我国著名篆刻家、终南印社创办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陕西美术家协会会员,西安市文史研究馆馆员李滋煊先生2012年12月1日因病去世,享年93岁。李滋煊先生1920年生于福建,幼承家学,钻研书法篆刻。上世纪40年代在重庆期间,有幸得到傅抱石、徐悲鸿、丰子恺、徐文镜等人的指教。40年代末李滋煊定居西安,一直从事教育工作。与赵望云、石鲁、何海霞、蔡鹤汀、蔡鹤洲、陈尧廷、韩秋岩、郑乃珖、程克刚、刘自椟、陈少默、王子武等书画艺术大家多有来往,在丹青翰墨圈里以印立名。

10月20日,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名誉院长、院长、顾问和研究员聘任仪式在中国艺术研究院举行。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王文章出席并为研究员颁发聘任证书。中国篆刻艺术院新一届顾问9名,分别是冯其庸、刘江、吴平(中国台湾)、李铎、沈鹏、陈声桂(新加坡)、欧阳中石、饶宗颐、高式熊。研究员67名,其中有韩天衡、骆芃芃、石开、苏士澍、陈建坡(新加坡)、山下方亭(日本)、权昌伦(韩国)、尾崎苍石(日本)、陈振濂、李刚田、王丹、尹海龙、刘一闻等。韩天衡出任中国篆刻艺术院名誉院长,骆芃芃出任中国篆刻艺术院院长。这届研究员的聘任与以往不同的是增加了年轻人的比例,增加了境外艺术家的数量,吸纳了印文化方面的专家,扩大了篆刻艺术的内涵和外延,为篆刻艺术院注入了新鲜血液。当日,还召开了以“当代篆刻艺术的发展”为主题的研讨会。(康 颖)。

房彦谦 丰欣 岑皓

上一篇: 已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瑶族文化有

下一篇: 为何选择春分“竖蛋”?分析称当天最容易成功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30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