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老黄金面具胡须被工作人员仓促粘回 造成损坏


 发布时间:2021-02-26 00:35:00

国际在线专稿:据阿根廷Infobae网站1月22日报道,埃及首都开罗博物馆内的藏品之一、具有3300年历史的图坦卡蒙法老面具被馆内清洁人员不小心毁坏,随后,馆内人员匆匆使用错误的胶剂将断裂部分粘合,导致文物进一步被破坏。据该博物馆馆长称,这起事件发生在去年,当清洁人员在清理面具时

操持傩仪式的人无疑要借助最有威力的王者的形象驱鬼,因此,三星堆出土的青铜面具便大都是文献所记载的蚕丛的形象——纵目。而面具自然要夸张一些,故而,这些青铜面具的眉毛都高高地吊着,眼睛成柱状或锥状向外突出。然而,从造型上看,这些青铜面具除了方型脸与人脸有相似之处以外,在其他方面几乎看不见人脸的成分,兽类的标志却十分显著。如长而尖的耳朵似大象耳朵;鼻头或滚圆或尖耸,鼻翼成漩涡卷起似牛鼻,口缝很深,吐舌似蟾蜍,下颌向前伸长等。因此,所谓“蚕丛纵目”,也许是记录古蜀人从远古时代的自然鸟兽崇拜向人类社会的神灵化王者崇拜过渡的描绘;也许是古蜀人对先王蚕丛有远见的眼光在神像上的艺术化表现,即蚕丛具有可以看见过去和未来的“千里眼”。当我们凝视三星堆出土的那尊据说是蚕丛的惊世骇俗的青铜面具时,那突出的眼睛里仿佛闪烁着一串串永远无解的密码。

埃及国家博物馆总经理马哈茂德·哈尔瓦吉说,大量文件和图片资料证实,黄金面具的胡须在1922年图坦卡蒙墓被发掘时就是松的,并未与主体连在一起。自该面具在博物馆展出以来,胡须有长达20年时间是与主体分开展览的。1941年,埃及文物部门为了文物展出的完整和美观,才决定将胡须粘回面具。去年8月,博物馆馆员在对黄金面具展台的灯光进行维修时无意间碰到了面具,已经使用了70年的黏合剂出现老化,胡须在被碰触后松动掉落。所以,这次意外只是还原了面具出土的状态,而绝非不可逆的损坏。

开幕式颇为另类——没有艺术家讲话,展厅门口还架起炉子烤羊肉串,而这都是曾梵志特意安排的。整个下午,他都忙着迎接前来捧场的各路朋友,与他们合影。偶尔,他也会凑到炉子跟前来上一串羊腰子。熟悉曾梵志的人都知道他最不愿意在公开场合发言。“待在画室创作,我可以无拘无束到自恋;要让我当众发言,真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虽然长年往返于北京和海外,他的武汉口音还是有些重。据他透露,去年10月底,当此次展出的作品亮相卢浮宫德侬厅,与经典名画《自由引导人民》并置一处展出时,他私下要求不登台讲话,最终未能获准,原因是那次展出意义太大了。

埃克曼说:“用环氧树脂不是最佳选择,但是个解决办法……但不幸的是,修复手法不恰当,致使能在胡须(和下巴结合)处看到黏合剂残留物。”他说,面具损坏程度没那么严重,之前被夸大了。而且,用黏合剂把胡须部分与面具黏合也并非前所未有。埃克曼说,面具当年被发掘出土时,胡须部分并没有固定在上面,而且1924年被送到博物馆展出时,面具和胡须也是分离的。直至1941年,胡须部分才被用黏合剂粘回到面具上。埃克曼推测,可能正是当初使用的黏合剂因年岁太久出现老化,才导致了这次脱落事件的发生。埃克曼提及,胡须部分脱落之初,修复人员也曾“试图用另一种树脂粘回去”,但无法支撑其重量,“胡须部分非常重……超过两公斤”。另外,针对修复人员在粘回胡须时曾在面具上留下刮痕的说法,埃克曼说,面具上的确发现一处刮痕,但原因暂不确定。图坦卡蒙黄金面具距今已有3300年,堪称埃及国家博物馆镇馆之宝。面具用大约11公斤纯金打造,镶嵌着多种华丽的宝石。李良勇。

早在3000年前,古蜀人的制作工艺已炉火纯青。他们先用自然砂金加工、热锻成形,再整体锤揲成形,成形时应垫有模具。具体的锤揲方法可能有两种:一种是以专门制作的人头像或人面像为模具,将黄金锤揲成形后,再用生漆等粘合剂将金饰件面罩粘贴在青铜的人头像上;要么直接以需要用黄金装饰的青铜人头像作为模具,将黄金皮锤打在人像面部,并使之附着牢固。由于金面具比较厚实、边缘有铆接痕迹,似乎第二种成形方法更为可信。金面具大体锤揲成形后,再采用剪切、雕刻、镂空等多种手法进行修饰,随后对表面进行抛光处理,最后用铆接和粘贴等方法,将其固定在其他器物的表面。

峰信 张循 绿寡

上一篇: 银杏文化特色对旅游的影响

下一篇: 南阳文化宫夏威夷变成什么了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7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