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古村地坑院:始建于汉代 200余座连片分布(图)


 发布时间:2021-04-13 13:18:23

近日,由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陕西省文联、陕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关中民俗博物馆等主办的“中国窑洞文化遗产田野考察”学术活动在陕西举行,全国60余位专家来到陕西,20多天行程2000余公里,走遍陕北、关中调查窑洞保存现状。令人惋惜的是,“人去窑空”的现象日益严重,若干年后,大量废弃窑

地面用火烧烤过,上面涂抹有白灰。窑洞内壁平整,墙壁上一米高的白灰涂抹得整整齐齐。整个遗址内共发现了一个火塘,四个壁炉式火灶,其中一个火灶位于北边的窑洞内。还有一个存放火种的小地窝,位于东边窑洞的一侧。在庭院一侧发现了制作精美的石器、陶器。石器包括石铲、石凿、石刀,陶器有盘、罐等。此间考古专家表示,龙山文化处于夏王朝建立的“前夜”,是社会剧烈转变的时期。该遗址的发现,对于研究探讨当时社会及其家庭结构,具有重要意义。(完)。

“土窑洞建筑,在地处黄土高原的山西比比皆是,并不称奇,但土窑楼却并不多见。”李俊杰解释道:“在单层窑洞的基础上又开凿第二层,成为土窑楼。”在市望村发现的土窑楼称奇之处是:在窑洞之中不仅有楼,而且还有4个里外套间,主窑洞分里外两大间,侧面还有4个里外套间,在套间的过道中间,凿有炊烟灶具等,还有石碾磙子,供生活使用。土窑楼坐西朝东,在窑洞过道南屋,凿壁偷光,又形成坐北朝南的建筑格局,使得土窑楼通风采光非常好。据市望村村民牛庚诚老人讲,在土窑楼南面,原来还有一座三层土窑楼建筑,是村内牛氏的祖居。

在阳泉市平定县巨城镇移穰(rang)村,有一处隐形院落。之所以被称为隐形院落,是因为整个院子建在地平线以下。如果不走近看,很难发现这里有一处院落。有首民谣形象地描绘:“上山不见山,入村不见村,平地起炊烟,忽闻鸡犬声。”其实这种院落真正的名字是地窨院,在我省晋南地区比较多见,但在阳泉尚属首次发现。4月28日,记者走进这处院落,带您领略先人的智慧和遗存。一块空地中央“长”出树冠移穰村距离阳泉市区20多公里,村里至今保留着十几处明清时期不同建筑风格的古宅院。

“俺村也发生过‘地道战’!”刘所银告诉记者,在这里还发生过一个真实的故事:1943年的一天,日军进村扫荡,当时的民兵团长刘永泉安置完村民后,在村民刘贵兰家门口迎面遇上了日军,双方开枪后,刘永泉躲进了刘贵兰家的地道,日军搜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他。刘所银说,为了让人们特别是青少年了解和铭记历史,去年8月,南庄村利用现有的抗战地道遗址,保护性开发乡村红色旅游项目。地道全长4000米,四通八达,贯通全村,设置22个进出口,21个通气眼,31个居住窑洞,6个竖井式防毒气战、防烟熏战机关。目前村西的1000米地道已对外开放。(记者 霍雪飞)。

窗户很小,门较高,这种规制在明末清初较常见,由此推算这个院子距今三百多年左右。院落岌岌可危待保护罗巍告诉记者,地窨院距今已有四千余年的历史,具有很高的历史研究价值。虽然移穰村地窨院的历史只有三百多年,但依然是值得保护的文物。20世纪前期,德国人鲁道夫斯基在《没有建筑师的建筑》一书中称地窨院是“大胆的创作、洗练的手法、抽象的语言、严密的造型”。不过记者注意到,因年久失修,地窨院很多地方用粗木头支撑着。虽然不同时期的李家子孙对窑洞外墙进行加固,但经数百年雨水冲刷、侵蚀,已裂缝倾坯,其中一处窑洞已坍塌。

冼星海还用煤油桶做成了低音胡琴,“又看上了学生李焕之系在腰上的大号搪瓷缸,把吃饭的20多把勺子放进缸子奋力猛摇,哗啦啦啦伴着管弦锣鼓齐鸣,模拟出呼啸奔腾的黄河浪涛”。排练时冼星海常来审听,邬析零还记得冼星海一次说:“一开口像个英雄摆着架子唱‘我站在高山之巅’,黄河之水就像在你脚下,那就不是黄河颂,而是高山颂或自我颂了。”预演结束后,他们在鲁艺的操场上合影留念。这张照片被保存至今。1939年4月13日晚,《黄河大合唱》在延安陕北公学大礼堂首演,观众千人以上。

潘先生 湛英 王晓琳

上一篇: 高速公路企业文化建设意见建议

下一篇: 小剧场话剧是舞台版肥皂剧?过度娱乐导致低俗化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08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