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黄土高原的窑洞的文化遗产


 发布时间:2021-04-16 20:14:19

此寨有窑院、寨顶和地下窑群三部分构成。窑院在土岛的南部,是处东西约20米,南北约10米的天井,占居土岛十分之一的面积。“井壁”凿有7孔窑洞,5孔面南,2孔面西。南壁开一窑门,是窑院的大门也是出入古寨的惟一通道。这是一处北方典型的天井式窑院,又名“地坑窑”,在汝州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

从地形上看,北高南低。院落的进出口向着西南,正对着一条沟壑。院落之中有一个30多平方米的庭院,地面光洁坚硬。院落内的地面上分布着柱洞。正面是两座大小相同的窑洞,窑高两米左右,面积大约有10多平方米。地面用火烧烤过,上面涂抹有白灰。窑洞内壁平整,墙壁上一米高的白灰涂抹得整整齐齐,与现代人装修房屋做的墙裙一模一样,令人惊奇。整个遗址内,共发现了一个火塘,四个壁炉式火灶,其中一个火灶位于北边的窑洞内。还有一个存放火种的小地窝,位于东边窑洞的一侧。

延安,曾是一个被赋予了很多色彩和使命的名字。延安,有它的伟大崇高,也有它的“柴米油盐”。在延安住房比较紧张,一般教师是一人一孔窑洞,学生则是挤在一起睡火炕通铺,伸直了腿挺着睡,翻身都很困难。陕北地区降水较少,水源也不丰富,洗浴几成奢侈,虱子、跳蚤之类的寄生虫比较多。在延安,因为住房比较紧张,没有条件供结婚后的夫妇单独居住。平时男女双方在各自单位或学校的宿舍,每到星期六团圆一次,先申请后交费,住在专门临时腾出来的十几孔窑洞,“屋里只有一张床,被褥得自己带,也不开饭,住一次五毛钱”。(摘自《文史精华》 薛荐)。

为真正搞清楚古砖窑洞的历史,去年11月,该村取了村民李管应和庞生龙家的两处院落的砖样送北京大学进行鉴定,得出的结果为:李管应家窑洞的砖样距今1060年,大约在公元864年至1042年;庞生龙家窑洞的砖样距今860年,大约为公元1032年至1272年。今年3月,该村又选取了村民庞旭东家的石灰样和贺根生家的古窗木材样品送到兰州大学进行鉴定,得出的结果为:庞旭东家的石灰样距今1045年,大约为公元915年至1019年;贺根生家的古窗木材样品距今439年,大约为公元1522年至1624年。(记者李建斌、邢兆远)。

中新社西安一月十一日电 (记者 冽玮)陕西考古工作者日前在西周王朝的发祥地岐山县,发现一处距今约五千年的天井式窑洞院落遗址,内有天井、窑洞、火塘等。有关专家称,这处天井式窑洞居住院落属于龙山时期,设施完善、保存完整,在关中地区尚属首次发现。岐山县位于关中平原西部,文物资源丰富,有“青铜器之乡”的美誉。二00八年九月,此间考古工作者进行文物勘探时,在周公庙广场前两百米处,发现了这座遗址并开始发掘。由于在该遗址的上部,发现有比它更早的仰韶时期的灰坑,这个遗址位于仰韶时期的灰坑之下。

党安荣对记者说:“因为他们的屋子丧失了土窑的味道。可是,我发现有不少居民的心态不开放,很多有窑洞的人家并不愿意接待宾客,想进屋看看却大门紧闭,这样封闭的状态很难与外界接轨。”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杨利慧认为,弃窑建房的观念还需要政府多加引导,传播新型的“传统文化观”,让居民从“文化自卑”过渡到“文化自信”。比如在美国新墨西哥州首府圣菲,市民对传统的“土”的风格非常自豪,市政府也规定建房和维修时必须保持同样的风格。此外,比保护民居更重要的是保住人。“把人留住、把人引来同样重要,遗产旅游或可成为一条具有可持续性的解决之道,东道主和游客形成完整的利益链,但要警惕过度的商业化色彩。”专家说。记者职茵 实习生干姣。

”他说,这一尝试让自己整个寒假没过好。“调查的采访笔记是松散的,但是成书一定得梳理出一条主线。自己的主线是什么?”最初的一个月他一直被这个问题所纠结。最终他想到了“生态”——既代表了自然环境,也代表了社会环境。黄土高原农民的生计、产业发展、生态恢复、农村教育、农民婚娶等,均囊括其中。在具体写作时,黄土高原里那些个人、那些个事儿一一在他眼前浮现。在第六章“救救孩子”里,他记录了农村儿童受教育情况。为了吸引老师来村里教书,义牒镇沁园春小学校长郑方平把留给儿子娶媳妇儿用的两万块钱拿出来,买了6辆摩托车给路远的老师。

“没有水,没有房,没有电,荒草有一人多高……”陈建义告诉记者,分洪岛距离附近的村子有3公里左右,岛上荒无人烟。为了喝水,他用铁锹在河滩上挖了一个两米见方的坑。为把荒地变良田,陈建义带着锄头一天到晚忙碌在分洪岛上。当附近的村子升起炊烟时,陈建义会在岛上找来两块个头较大的“土坷垃”,架起铁锅,来一次地地道道的“野炊”。晚上,他就住在自己开挖的窑洞里。“我在岛上过了15年没有电的生活。”陈建义告诉记者,由于小岛距村子较远,供电部门无法搭设供电线路。

进门刚坐下,老人就熟练地从一个破旧的木箱子里翻出一叠纸。仔细一看,是当地一名文史爱好者考证“于氏”和离石安国寺关系的资料。据其考证,于成龙曾在该寺读书六载。“修这窑洞,于成龙没有出一点力,全是家人修建的。”——于演怀“于成龙金头”的传说正史里,关于于成龙的去世是这样介绍的:1684年3月,康熙令于成龙巡视东海防务。于成龙扶病出巡,病死于任上。于成龙死前曾交待:尸骨归故乡,丧事从简,而后“端坐而逝”。噩耗传出,江宁的数万百姓“巷哭罢市”,康熙皇帝破例亲为撰写碑文。

皮定均的司令部一度设在环翠峪卧龙台。卧龙台下的三坟村,则是八路军后方医院所在地。在这个小山村,2000多名伤员康复,重新走上抗战前线。“英雄树”掩护抗日英雄正是麦收季节,金黄的麦子密密实实,风吹不动。三三两两的农民手持镰刀,弯腰收割。环翠峪的农田,都在溪边、山脚、山洼,地块一般只有两三分,最多半亩大小,地势又高低错落,收割机派不上用场,所以至今仍是人工收割。山区生活有诸多不便,但在抗战期间,大山却是装备落后的中国军队最好的立足之地。

中天博纳 贝蒂 国筝

上一篇: 历史文化街区保留文化味儿 评论

下一篇: 中国年里的“洋使者”:给传统春节带来别样年味儿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