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县皮影“江湖人”记录:秃子娃老矣!(图)


 发布时间:2020-10-22 05:39:34

在国际文化交流和融汇逐渐加强的今天,皮影艺术仍处在“坐店等客”的被动状态,走到岌岌可危的困境。如再不采取强有力的有效措施,照此下去,有人预言:“10年之后,皮影戏要到博物馆才能寻到他的芳踪,活态皮影不再有人会表演。”这绝非危言耸听。皮影戏在中国的民间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文化传统,是中

家住天桥区的宿燕如老人,今年77岁,生活中最大的爱好是剪纸。“剪纸是我的个人爱好,纯粹是因为喜欢,剪着玩儿,自剪自赏、自得其乐。”在一种“玩儿”的心态下,这位古稀老人练就了精湛的剪纸手艺,创作出了《百蝙图》、《福地》、《八仙过海》、《西游记》等精美的剪纸作品。自幼喜爱剪纸,颇有艺术天赋“我小时候很喜欢皮影戏,爱看、爱学唱,皮影戏中的各种人物脸谱、服饰深深的吸引着我。”宿老先生告诉记者,他八九岁的时候,偶尔看上一次济南的“兰州布影”(皮影戏)能让他开心不已。

1934年出版的《剧学月刊》上曾刊登《滦州影调查记》,上面记述到:“高粱地里,唱影的不绝。”张贵义是滦州皮影文化研究者,他认为,这句话正是农耕岁月里人们把滦州皮影戏看作精神家园的真实写照。随着时代的发展,多种多样的娱乐方式不断涌现,传统的皮影艺术像许多其他传统非物质文化艺术形式一样遭遇传承和保护的难题。生活在滦县张马庄村的李建章是滦州皮影剧团团长,从1976年起,他便常在农闲时带着老艺人们一起到河北、北京、辽宁等地巡回演出。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华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层的精神追求,代表着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如果抛弃传统、丢掉根本,就等于割断了自己的精神命脉;传承中华文化,要“以古人之规矩,开自己之生面”,重点做好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使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共同服务以文化人的时代任务。“在提高中保护的理念”“非遗走进现代生活的理念”“见人见物见生活的生态保护理念”。近年来,文化部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特别强调这三个理念。

“来者是客,我们给你演一出。”说话的是沙河高庙皮影戏第二代传人、皮影戏团领头人刘文仲。刘文仲今年76岁,他的皮影剧团里共15个人,平均年龄70岁。沙河高庙皮影是典型的冀南皮影代表。它保持了古朴的造型,剧目口传心授,表演通俗易懂口语化,体现了中国皮影戏的早期风貌,同时加入了沙河特色,高庙皮影戏班是沙河市仅存唯一的皮影戏班。2013年,沙河高庙皮影入选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骤然间鼓点响起,白幕随之渐亮。光影摇曳中,一线、一偶,一天地,忽地就热闹起来。

”现在,陶鹏是龙在天皮影艺术团杭州8人演出团的团长,剧目简介和宣传纸都是他设计的,大家称呼他“陶哥”。去年4月22日,他们8人陆续从北京来到杭州打拼。平均年龄24岁,平均身高1.26米。来杭快一年了,他们的生活并不容易,听说一口气可以有6次演出机会,他们非常开心。8个人的小剧团,活得不容易一顿饭只有两个菜:土豆和青菜没错,2000元,请您的邻居看场戏。这个机会对于陶鹏他们而言,是难得的商演机会。陶鹏和团友们会很开心:“一场2000元,包括道具、舞台、音响、我们8个人的演出费等等,真的不贵。

”岳义成说,原来跟着他学皮影戏的人很多,徒弟有100多个,现在要找徒弟却是很难。在陕北,民间曲艺的生存环境也普遍较差,绝大多数艺人处在自生自灭、散兵游勇的原生状态,不仅艺术传承后继乏人,一些传统技艺还面临失传和灭绝的危险。例如陕北道情《子胥过江》中有个浣纱女耍纸条的精彩绝技,曾颇受观众欢迎和喜爱,现在再难见到。而且,陕北曲艺演唱队伍的年龄日趋老化,有代表性的几位演员不是已经谢世就是垂垂老矣。另一门老曲艺,中国木偶艺术,古称傀儡戏,如今在发源地高州正面临生存危机。

储晓焱 广铁集团 鹿兮

上一篇: 重测蜀道:剑阁段“缩水” 比清朝时少20公里(图)

下一篇: 四川蜀道文化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2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