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岸英:中国人民志愿军的“第一个志愿兵”(组图)


 发布时间:2020-11-25 16:41:21

1979年11月底,黄克诚派人到河南调查刘少奇含冤去世前的情况。不久后,他将情况汇报给邓小平、叶剑英,他说:“少奇同志是被诬陷的,事实清楚,但还有人突破不了这个禁区,这就不是实事求是,我们要主持正义。”经过一年多的调查取证,刘少奇终获彻底平反。山西清查“三种人”领导小组把文革时带

彭德怀和毛泽东(资料图)本文摘自《中南海人物春秋》顾保孜 著,杜修贤等 摄影,中共党史出版社历史精灵含着严峻的目光,冷冷地注视着所有的变化。彭德怀写给毛泽东一封长达8万字的信,史称“万言书”1962年1月,负责中央第一线工作的刘少奇主持召开了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即七千人大会,向来谨慎的刘少奇提醒全党,中国到了该刹车的时候了,再不刹车,就要散架了。他大胆地说,不能用九个指头与一个指头的套话,处处去套党的工作成绩与错误,不是九一开,而是七三开,有的地方则是倒三七开,是三分成绩,七分错误。

”气得暴跳如雷的彭德怀一听到这个消息就命令式地要他的警卫员景希珍准备笔和纸。他的侄女劝他别写信闯祸。彭德怀气呼呼地说:我想过了,我甘愿毁灭还不行,我生不求功,死不图留名,但还是留了一个不公正的风气!想打倒一个人,就给他安个莫须有的罪名,这个罪名站不住,就再安一个。这就不是毁灭我一个人的问题了,是毁灭一个党,一个不公正的党是不会服人的,是会乱成一坨的。彭德怀执笔伏案,整整写了三个月,他像重走一次长征路,体重减少了十多斤,精疲力竭,一病而倒,好多天起不来。抄写任务只好交给他的司机赵风池。1962年6月16日,彭德怀给毛泽东和党中央的一封长达8万字的信递到了中央办公厅。然而,平反没有等来,反而招来了一个“彭德怀问题专案委员会”。他沉默了,也许只有沉默更好一些。六年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彭德怀平静地生活着,很少有人来看望他。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人将他忘记了。

历史回放根据史料,1930年6月15日,彭德怀召开红三军团前线指挥部会议。彭德怀认为,武汉有敌军5个团据守,且有坚固的工事。而岳阳、阳新分别有钱大钧12个团和罗森一个师驻守,红军如进攻武汉,钱、罗两部必然尾随夹击,有全军覆没的危险。因此他率领红三军团主力向鄂城、通山进击,并且扬言进攻武汉迷惑敌人。国民党急调岳阳的12个团赶赴武汉,岳阳仅剩一个多团驻守。红三军团根据敌情变化,转向岳阳前进,先后攻占通山、崇阳县城,7月4日攻克岳阳,切断武汉至长沙铁路。

周恩来看到陈赓的精彩表演,欣喜万分。于是就决定让陈赓挑头成立一个剧社,并给剧社起名叫“血花剧社”周恩来曾说过,他最喜欢两个知识分子战将,一个是陈赓,另一个是彭雪枫。而毛泽东与陈赓更是有缘,两人是两县相邻的老乡。陈赓曾进入毛泽东倡导开办的自修大学,多次聆听毛泽东的讲演,并与革命团体开始有了密切的接触。陈赓乃将门之后,其祖父为湘军名将,随曾国藩南征北战,屡立战功。他自幼聪慧顽皮,不仅跟祖父学了一身拳脚功夫,还养成了机灵善变,幽默诙谐的乐观性格。

他要处理好的第一个难题就是对领导负责还是对人民负责。当出现矛盾时,唯民则忠,唯君则奸。“社稷为重君为轻”,真正的忠臣,并不是“忠君”,而是忠于国家、民族、人民。像海瑞那样,宁愿坚持真理,冒犯皇帝去坐牢。而彭德怀在毛泽东号召学海瑞后,真的在案头常摆着一本线装本《海瑞集》。第二个难题是敢不敢报真情,提中肯的意见,说逆耳的话。所谓犯颜直谏,就是实事求是,纠正上面的错误,准备承担“犯上”的最坏后果。这是对为臣者的政治考验和人格考试。

朝鲜人民也无微不至地关心爱护志愿军,全心全力支援志愿军,这也是抗美援朝战争能够取得胜利的一个重要保证。志愿军在与友军协同作战、相互配合和统一指挥问题上,中朝双方商定,成立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联合司令部,由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凡属作战范围及前线一切活动”,统由联司指挥,同时本着尊重朝鲜主权的原则,联司只负责对人民军的作战和兵力调动,不干预朝鲜人民军内部事务。父亲杜平特别认真地贯彻了毛泽东制定的方针,以他素有的谦和态度和一贯办事认真的特点,与朝鲜人民军各级领导相处十分融洽,特别得到了金日成的信任。

中新网太原6月28日电 题:山西老八路:我护送彭德怀刘伯承到延安作者 吕玮在山西清徐县徐沟镇,很多孩子都是听着王立岗打鬼子的故事长大的,尤其是在清徐龙家营村,王立岗这个名字几乎是人人知晓。现年已91岁的王立岗精神矍铄,声音洪亮,腿部年轻时被子弹打穿,拐杖支撑仍能行走。记者27日走入这位老人的家,听他讲述“当年那些事儿”。太原、晋中的百里平川,是太行山连接吕梁山两大抗日根据地重要的交通枢纽,也是全国各地人员通往延安的秘密交通要道,更是当年侵华日军严密控制的地区,属于高危地段。

1958年5月,在八届五中全会上,毛泽东提议林彪任中共中央副主席、政治局常委,位居毛、刘、周、朱、陈之后。林彪在会上格外兴奋,病容全无,精神焕发。这似乎表明了林彪的病,大半是权力饥渴症的政治病。不久,在庐山会议上,林彪所患的是政治病得到了验证。1959年的庐山会议,是林彪从养病闲居走到政治前台的转折点。1959年7月,中央政治局在庐山召开扩大会议,主题是总结大跃进的经验,纠正已经觉察到的一些“左”的错误。林彪推病,没准备参加会议。

4月10日,《解放军报》以《关于对毛泽东评价和对毛泽东思想的态度问题》为题,发表了黄克诚的讲话。第二天,新华社发通稿,全国各大报刊予以转载。1983年2月,经中央军委批准的《中国大百科全书》“人民解放军军事人物条目”列入了林彪条目。林彪条目的初稿与其他元帅不同,除了简介外,对其历史功绩与贡献只字未提。黄克诚审阅后,随即邀请《中国大百科全书》编写组面谈了一个多小时。他说,在我们党几十年革命斗争中,没有犯过错误、讲过错话、做过错事的,恐怕一个也找不出来。

黄梅县 北京印刷学院 中省

上一篇: 李亚鹏有深厚"将爱"情结 看话剧版曾看哭

下一篇: 798自制话剧《捉迷藏》将于798艺术节期间上演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