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名臣唐胄墓园被盗 被挖深约1米地道(图)


 发布时间:2020-11-25 09:40:52

打开棺盖,只见尸首安详平躺,头戴官帽,身着官服,脚穿官靴,腰间佩带了一根黑色腰带。在女尸棺内,发现了一些诸如铜镜、银箸等器物随葬品。令人称奇的是,女主人头下的一只长方型木制枕头依然完好如初,似乎还隐隐散发着暗色的光泽。根据墓志铭上的记载,墓主为明朝永乐年间布政使司陆仁与他的夫人,

9人串好了口供,一致表示除了墓志铭的石碑外没有挖到别的东西。古墓确认为南宋高官墓穴考古发掘牵出一起文物大案当天傍晚,庆元县文广新局文管办人员到达现场对古墓进行了抢救性清理。但因为古墓已被完全破坏,除了墓志铭外,并没有发现其它随葬和陪葬物品。第二天,经过省考古专家的技术支援,并通过判读墓志铭的内容,庆元县文广新局确认被挖的古墓是胡紘的墓穴。胡紘(1137-1204),处州龙泉县(今隶庆元境内)人,南宋淳熙中举进士,官至工部、礼部、吏部侍郎,属于如今的副部级高官。

发现墓穴的工地已恢复施工《清朝干尸惊现项城一工地》在本报率先刊发后(见本报10月11日A13版),引起众多读者、网友强烈关注。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干尸所处墓穴是当地村民的祖坟,干尸在被挖出的第二天神秘失踪。昨日,大河报记者就此向周口市文物考古所求证,被告知“干尸”已按照有关规定于当天就地掩埋。而事发地所属的项城市花园办事处的工作人员也告诉记者,经调查,已将棺木及尸体妥善移至他处安置,“不翼而飞”一说纯属谣传。

墓室上的人像雕刻发掘到的精美雕刻内江市市中区永安镇下元村村民建房挖地基时,偶然挖到几处墓穴石板。昨日,在向当地政府报告疑似发现古墓后,市中区文管所相关专家赶往现场进行挖掘。昨日下午3点,工作人员共挖出7口墓穴,墓室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象雕刻精美,无被盗痕迹。市中区文管所所长万立新说,经初步判断,墓穴为宋末的平民墓葬群。建房挖出石板随后挖出7口宋墓据永安镇党委副书记王涛介绍,下元村村民前日开始挖地基建房子,挖着挖着就挖到了两处石板,原本没放在心上的他,于昨日早上换了个方位挖地基,谁知又挖到了一块石板。

在清安园工作4年的温师傅向记者介绍古墓的外形。永宁县清安陵园内,一处被大青砖包裹严实的“堡垒”状建筑隐藏在一群现代墓群中。多年来,它一直深埋于地下,2010年10月有人在此处安葬亲人时,才使它重见天日,但此后的一年多,它一直被当作普通墓葬。最近,一位学者到陵园扫墓时发现它,并上报文管部门,它的真实身份才被确定。原来这是一座距今近2000年的汉代墓葬。千年汉墓无人识2010年10月,一户人家到位于永宁县望洪镇清安陵园埋葬亲人。

托马斯教授认为这次发现为远古房屋和墓穴的关系提供了坚实的证据,他指出,当时居民“希望纪念自己的社群,而住宅是这个社群的象征。把房屋变成景观的一部分,就可以永久地提醒后世的人。你只要想象一下,把大厅烧起来的时候,会在多大面积的范围里看得到”。考古工作者花了一个月时间挖掘这些古墓,期间还发现了一些精致的石器工具,例如石斧和燧石刀。与多尔斯通山丘遗址相关的另一考古发现是在东约克郡发现的一个火葬坑,时代属于公元前2600年。坑里的斧头、小刀被证实跟多尔斯通山丘的聚居地有关。尽管两地距离有200英里,学者推测两个聚落之间有着姻亲关系,证明多尔斯通山丘的居民在使用那两座大厅的一千年之后,当地聚落仍具有相当的重要性。(徐力恒)。

明弘治十五年壬戊科进士,曾授户部山西司主事、广西布政使等要职。1506年,唐胄因反对宦官刘瑾专权被罢官返乡,居家近20年期间潜心编纂明《正德琼台志》,为海南留下宝贵的文档遗产。同时,他还留存有《江闽湖岭都台志》等著作,对后人研究海南历史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据在场的唐氏后人介绍,这一处唐胄墓园建于明朝,后曾遭破坏,除墓底部外几乎全部损毁。1989年,唐氏后人重新出资修缮了墓顶,墓底保持原样。2008年,一盗窃团伙曾将“黑手”伸向这处墓园。

群拓 产创 文泓

上一篇: 聚焦电影分账斗争:多分“三五斗”电影能繁荣?

下一篇: 歌剧《鉴真东渡》在东京首演 大获成功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3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