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转载维权依然艰难:侵权成本低 维权成本高


 发布时间:2020-11-28 00:44:15

昨天,琼瑶诉于正《宫锁连城》抄袭《梅花烙》剧本案在北京市高院二审开庭。庭审中,于正方代理人出示了一份琼瑶于上世纪90年代将《梅花烙》著作财产权出售的资料,但琼瑶代理人不认可新证据。法庭并未当庭宣判。继琼瑶诉于正案后,4月4日,又一桩涉嫌剧本剽窃的官司宣判,原告《小麦进城》的编剧倪

苹果要啃,害虫更要灭作者:周凡恺今年“3 ·15”的当天,中国作家维权联盟有关人士及部分作家,就苹果公司侵犯版权一事讨要说法,其声势和影响,在中国作家艰难的维权路上,或许是最有力度的一次了。然而结果又怎么样呢?和以往的谷歌、百度侵权案几乎如出一辙,苹果也采取了躲避、敷衍以及寻找各种理由推脱的战略战术,顶多也就是删除了某些未经作家授权的盗版作品。包括苹果在内的侵权公司似乎很清楚,作家以个人身份,即便是以联盟的形式,去打这种旷日持久耗资费力的跨国官司,胜诉之日,也会被活活地拖死!因而,他们才会明知侵权却又有恃无恐,拿着不是当理说,这点儿小计谋,懂局的人一眼便会看穿。

迟子建微博发文称,她的散文《灯影下的大自然》手稿1995年应《中国文学》之约所写,近日却被孔夫子旧书网拿去在网上拍卖,拍卖散文《灯影下的大自然》手稿5页及1页《中国文学》编辑郭村祥审稿批阅文字。据悉,手稿从起拍价200元开始,最终以1200元成交。迟子建对此颇为愤慨:“如果杂志社都这么干,像我和王安忆这样用电脑较晚,大部分以手写稿为主的作家,该怎样维护自己的权益?”迟子建手稿未经授权被拍卖,引发人们对并不鲜见的手稿、信札买卖,作家维权等的关注,众多专家也纷纷支招,为作家维权建言献策。

对上述情况,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总干事张洪波此前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建立正常的数字版权授权通道或许有帮助,“比如国家有关部门支持、鼓励建立几个权威合法的数字版权内容平台,一些电子出版平台要获得这些机构授权再去经营,这里要把作者、权利人的利益充分考虑到”。除此之外,张洪波认为,相关执法部门还可以加大对电子书侵权盗版的行政处罚力度,对重点作品实行主动预警,对侵权盗版比较严重的一些领域建立常态化的著作权法执法检查机制,对于多次侵权的单位重罚,“同时建立电子书版权交易合同备案机制和公示制度,避免重复授权,虚假授权”。从出版社方面来说,韩敬群表示,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也会面临类似问题,一般会选择将某部作品的电子版权独家销售给合法机构,“维权问题由其负责。当然,权利人也要提升版权意识”。(完)。

此番作家们抱团向百度发起维权,就是因为人多势众,才引发了各方的广泛关注。似乎惟此,才有可能得到应有尊重;惟此,才能享受到应有权益。日前,反侵权联盟代表、磨铁图书总裁沈浩波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百度删除文库的做法只是百度“为应对媒体和舆论的压力”做出的“暂时的退让”,“真正的维权之路是非常漫长的,需要坚持不懈。”对此,笔者深以为然。中国目前反复强调“软实力”,而尊重法律、尊重知识产权正是中国提升“软实力”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此,维权路上,我们向每一个微弱的呼喊致敬,向风雨无阻的前行者致敬!关注百度维权的声势浩大,也聆听每个作家的微弱呼喊。桂 杰。

延伸开去,在社会中也是如此,一个人再有能力,也只能扮演一个角色,只有站好自己的岗,才能有底气不让别人管自己的事,继而给同事压力,让他们知道必须好好干。”“好剧本”面临维权困境怎样才算“中国好剧本”?说起评选标准,无论是束焕、陈淑贤还是汪远都认为创意和想象力非常重要,而投稿的这些非科班出身的草根写手,也给了他们“野蛮生长”的惊喜。说起创意,束焕提到目前国内维权还存在一定困难,这也是“中国好剧本大赛”不得不关起门来由几个评委评选的原因,“其实这类比赛原本可以做得更大、更公开,但创意很容易被抄走,版权的确还是一个问题”。联系琼瑶起诉于正一事,束焕承认抄袭是一件恶劣的事情,但版权官司维权难、举证难,“剧本能去版权局备案注册,即使这样,被抄袭的话打官司依然不能包赢。幸好我的剧本好像还没有被抄袭过”。■朱美虹。

一些网络名家的作品刚刚更新章节,一两分钟后就会出现盗版,这种达到“秒盗”级别的平台,往往使用机器自动抓取文字,更多的网站则雇佣打字员紧盯知名作家作品的更新时间,然后第一时间将原文打出来。大型文学网站都会有一些“防盗”技术手段,比如用户不能在网页上直接复制文字,平台能够追踪到盗版账号并封号等,但依然是防不胜防。《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白皮书》显示,2014年盗版网络文学如果全部按照正版计价,盗版带来的损失接近100亿元。盗版也导致一些网络作者收入偏低,进而放弃网络文学创作。此外,正版网络文学维权难,也是不争的事实。目前积极维权的,主要集中在唐家三少、天蚕土豆、我吃西红柿这些知名网络作家,以及资本体量大的网站。业内人士认为,大部分普通作者和中小型网站并不积极维权,因为他们即便最终胜诉,所得的赔偿也抵不上维权耗费的成本。此外,网络文学的阅读者,也应该反思长期存在的“读纸质高级书需要花钱,读网文消遣就该免费”的消费心理。

其中电子书是大头。现在大家肯定是能取得电子书版权的都会推出电子版的”。“2014年起,国民数字化阅读方式的接触率已超越传统图书阅读率,意味着纸电同步是未来趋势。”掌阅版权总监吴贲也表示,此前掌阅就联合新经典文化有限公司、读客图书有限公司等300多家出版社,启动了“纸电同步首发”倡议活动,把优秀好书第一时间在数字图书分发平台推出。不过,虽然出版社和作者的数字版权意识已经觉醒,但背后,“电子书版权侵权成本低、维权难”的问题仍然比较严重,韩敬群也认可这种说法,表示本社前不久出版的热门书的电子书便遭遇了侵权,维权也是几经周折。

他们拿着一叠材料,里面包括针对金都会所的诉状、公证书以及由公证处拍摄刻录、作为影像证据的光盘。原告音集协在诉状中表示,他们经著作权人授权,取得了包括《SUPER STAR》《半糖主义》两部专辑在内的264首音乐电视作品在中国内地的排他性专属授权。金都会所未经授权许可,以营利为目的,擅自在经营场所内向公众提供这两部音乐电视作品,侵犯了权利人的合法权益。音集协请求法院判令金都会所立即停止侵权,并从曲库中删除侵权作品,赔偿经济损失2.4万元并承担相关的律师费和取证费。

中新网北京12月27日电(记者 于立霄)中国作家维权联盟起诉美国苹果公司应用商店(APP Store)侵犯中国作家著作权案,今天有了新进展。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7日宣判,苹果公司被判赔偿慕容雪村等8位作家经济损失41.2万元,及因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1.8万元人民币。今天法院宣判时,涉案的8名中国作家均未到庭,而是委托律师出庭应诉。中国作家联盟的代理律师王国华表示,该案可取之处是确认了苹果公司侵权成立,也就是确认苹果公司是APP Store唯一的经营者。

巷子 虞韵 吴丕仁

上一篇: 我说校园文化演讲决赛活动总结

下一篇: 宣传中国古诗词文化的板报主题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