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版权保护面临严峻考验 侵权方式五花八门


 发布时间:2020-11-27 12:51:05

著作权法和作家权益密切相关,从出台至今经历了较长时间,其间出现了许多新生事物,为了使之能与社会形势相适应,确实有必要对《著作权法》进行不断地完善和修改。据了解,在刚刚结束的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上,已有十余位作家委员联名递交提案,希望通过建立“延伸集体管理”,即由集体管理组织代为

“文学和学术打假,不能光打弱者,还要敢打强者。也许强者的一个推手,会推倒事实的整个真相,但只要大家团结起来,再强大的强盗,也会碰上怒目的枪口。”这是他从自身经历得出的感慨。但是,相对于广大被侵权者的数目而言,主动出击者毕竟还是少数。维权者少,或许在于维权难。彭学明认为,维权难的一个原因,或许有各级作家协会维权机构的不健全和欠作为。“虽然中国作协有一个权益保护委员会,但基层作协却都没有相应的维权机构。而且,中国作协维权机构的维权空间非常小,只是停留在协调服务上,在制裁抄袭、维护作家权益上没有任何奖惩措施。

”多年来,张抗抗一直在不同场合不断呼吁保护作家版权。在她看来,作家维权显然不仅仅是维护作家一己的权益,而有着更为重要的意义。张抗抗表示:“打个不恰当的比方,文学的写作者好比动物界食物链的顶端,原创文学就是处于所有原创性作品顶端的一种生产方式,一部好的文学作品,会被改成电影、电视剧、动画、话剧等等,基本上是一个原发的原点。如果这样一个至为重要的知识产权都不能够得到维护的话,产生的严重后果是可想而知的。”高洪波对此表示赞同。

近几年来,一系列维权工作由党组直接抓,并开展了一系列重大维权行动。比如2009年,中国作协连续发布两次维权通告:一次是替毕淑敏、史铁生、周国平三位作家向《知音》杂志社发出维权通告;另一次是针对谷歌数字图书馆未经授权扫描收录使用中国作家作品的侵权事件。这两件事的侵权方最终都做出了道歉。而去年,钱钟书杨绛书信拍卖事件中,作协亦密切关注,及时向国家版权局汇报,并对事件走向产生了影响。“我们多数做的还是小事,一些不知名的作家、弱势作家群体,在版权受到侵害时,我们去替他们沟通交涉,解决一些纠纷。

杨红樱觉得有些奇怪,因为她从没授权出过此类图书。经调查,她发现果真有这样一套作品在市面上销售。几经交涉未果,她将该书出版方告上法庭。杨红樱原以为胜诉毫无悬念,但今年6月,法院一审判决驳回了她的诉讼请求,理由是她曾于2005年4月和该出版社签订过一份授权合同,授权出版社在“马小跳作文”系列图书中引用自己作品的内容,有效期五年。而这本书的封面下方,就印有“马小跳作文”字样。这场在业界引起广泛关注的官司遂以败诉告终。

无独有偶,回顾2013年,作家维权问题不单这一件。2013年7月,本报报道曾翻译过《哈利·波特》系列、《少女安妮》等外国儿童文学作品的翻译家马爱农,称中国妇女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涉嫌抄袭其译本。评说在盗版猖獗、作家维权难之时,出版界、作家以及作家维权机构越来越重视对文字著作权的保护。例如2013年11月,在连续挑战谷歌及百度、为中国作家维权成功之后,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宣布正式起诉苹果公司,状告苹果公司在未经中国作家授权、也没有支付报酬的情况下,在其应用商店中提供收费下载。

金纪 民安 灵机

上一篇: 深圳文化蓝皮书是什么级别

下一篇: 秦皇岛圣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2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