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被删书籍死灰复燃 作家索赔额累计2300万


 发布时间:2020-12-01 06:55:16

但出版社对于打盗维权的态度却各有不同,有的发现盗版后会在报刊上发出严正声明;有的则向当地新闻出版行政管理部门进行举报;有的则派专人进行调查、取证,最终将盗版分子送上法庭;也有部分出版社会听之任之,因为他们认为,盗版根本打不完,与其花费大量人力物力来维权,还不如多策划出几个好选题。

从本期开始,我们将约请文艺家谈论维权的切身经历,希望能够引起社会各方对文艺家维权的重视,共同促进对文艺家权利的保护。——编者记者:作为著名作家与编剧,您是否有过被侵权的经历?陆天明:我的几乎每部作品都被盗版过。有时候新书出版刚几天盗版书就能在书摊上见到了。面对铺天盖地的盗版书,作家往往显得无可奈何。而且现在盗版书已经发展到不只是盗作品,而且盗名。我手里就有八九本盗用我名字写的书,书上还有我的照片,但内容根本和我无关。

与此同时,编剧维权确实面临着非常实际的困难,除了微博上诉苦喊冤,得到同行的声援,很难收回实质的权益。专门负责处理此事的编剧协会副会长、著名编剧刘和平说从去年开始,维权的官司明显增多了,“很多公司拍摄根本不是奔着繁荣电视剧去的,是奔着数目去的,为了上市,今年必须拍15部、20部,后面就出现种种不规范,各种矛盾随之产生,关键是出了版权的事他们还觉得只要找到好的律师能把事情摆平……”各种“欺负”编剧、不尊重知识版权的案例也越来越恶劣,“有个编剧前面写了十多集,从制片人,文学策划,责任编辑,甚至老总都认可,后来来了一个导演说不认可,那你提出哪儿不好,然后要求编剧怎么改?他不是,说只有我姐姐才能改好,我说他四个字:岂有此理!”编剧张晓芸说,现在编剧过的日子是上半年写剧本,下半年要稿费。

谷歌在中国闹出来的侵权门,其事实无需过度剖析即可判定。任何公司或机构欲扫描收录使用他人作品,都须遵守“先授权,后使用”的基本原则。谷歌未经授权就擅自扫描收录使用中国作家作品,侵权事实可谓明显。然而,这一维权事件颇费周折。从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文著协)提出交涉,到如今谷歌愿意道歉并采取措施,时日持久,一波三折,谷歌方面不无扭捏和敷衍的意味。而且,如果不是文著协的交涉、中国作家协会(作协)发出维权通告以及国家版权局的联合介入,谷歌能否在中国作家面前低头认错,还真很难说。

此前,作家维权联盟的两轮起诉总共向苹果公司主张约1200万元的赔偿,也是在二中院。目前案件已受理。对于高额的索赔金额,作家维权联盟的代理人、律师王国华说,如果胜诉,苹果公司有能力执行判决,其在中国有近千项专利和几百件商标,拥有很高的商业价值。如果苹果拒绝赔付,这些知识产权可以成为被执行的财产。作家联盟维权时间表第一次起诉2011年10月 包含6位作家23部作品,索赔650万元第二次起诉2011年12月 包含4位作家37部作品,前两次共索赔1191万元第三次起诉2012年2月 包含4位作家26部作品,索赔1112万余元■ 取证过程购苹果到公证处下载作品据了解,作家维权联盟决定向苹果宣战是在2011年3月,经过4个月的时间收集证据、完善法律文书等工作后,才正式诉诸法律。律师表示,本案在取证上最关键的是如何证明苹果公司存在侵权行为。苹果公司的网站不同于一般网站,因苹果商店APP Store必须通过iPad、iPhone或iPod touch等产品才能登录。因此他们在公证员监督下前往苹果专卖店,购买其苹果产品,然后到公证处,登录APP Store,对相关作品下载保全。由于苹果公司总部在美国,起诉还将面临送达时间长和审理期限长的问题,律师表示,要做好持久战的准备。

互联网的普及彻底改变了传播的方式、路径、范围甚至内容,但新闻依然是承载着思想、知识、素养、技能、劳动、成本和使命的专业行当,而绝不会是“人人都可以是记者”。新闻的价值、影响力与其所承载的一切“成本”成正比。虽然今天,成功的媒体都有成功的广告模式作为支撑,但新闻的价值是不能因此被低估甚至免费供应的,否则被破坏的将不只是一份知识产权和一个行业,而是新闻理想、新闻人的使命和媒体看护国家、社会和人民最高利益的责任。

她说,作家创作时还是需要定力,因为文学本身的诸多思考和问题已经够作家们伤脑筋的了。作家维权还要靠国家法律和相关主管部门的有力配合才能实现。必须保护知识产权,否则谈不上文化、科技乃至文明的发展作家陆天明说,保护知识产权是必须坚持的,否则谈不上文化、科技乃至文明的发展。陆天明告诉记者,他曾经在两家书店内买到了八九本自己的盗版作品,甚至还有盗用他名字写成的假作品,相信很多作家都曾遇到过这种问题。他特别谈到编剧的著作权保护问题,认为现有的法律对编剧权益的保护存在一定漏洞,由此出现了一些不好的行为,如随意修改剧本,陆天明认为对剧本的二度创作是可以的,但不能不尊重原作者。

贝志城强调,参与诉讼的作者作品大都在热销期,而苹果本次的侵权行为和百度不同,是直接参与销售获利。“这在大型企业涉及网上知识产权诉讼案例中,应该还是第一次。所以从作家实际稿酬和法律规定所考虑的因素来讲,我们觉得这个索赔金额其实还是偏低了。但我们要先做这个突破吧。”对于作家维权联盟的抗议,据贝志城说,苹果公司采取不理睬的态度,“苹果的事后行为是最恶劣的,其他企业我们通知之后他们会删除,而苹果公司一是拒绝删除,二是拒绝提供上传者的信息。”记者随后试图与苹果公司取得联系,苹果一位员工接电话时表示自己人在美国,需要与公司相关人员沟通后才能反馈,到记者截稿时尚未得到苹果公司的反馈。(记者姜妍 实习生黄盼盼)。

刘和平强调,“打铁还要自身硬”,他说,公平公正是互相的,它是个约定。当你自己有能力,有底气在约定的时间内给人家完成;当你完成不了,也给对方一些余地。“我也说句实话,时间签得那么紧,我真是不相信三十集半年就能写完,我是没那个本事。我们现在很多编剧,居然敢在委托合同上签,三个月完成,半年完成。你一集一万五千字,半年写四十五万字。当你这样签合同的时候,就不要过度维权。一方面编剧委员会要帮助编剧维权;一方面我们要告诫编剧自己,我们要认真地,努力地,刻苦地去深入生活,思考生活,去提升我们的创作价值观,包括提炼台词。

灵机 安人 徐雁

上一篇: 不满公司制服欲跳楼? 艺术家的舞台该在哪?

下一篇: 文化大革命那些艺术家怎么办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4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