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维权联盟:对苹果判罚轻微 起不到惩罚作用


 发布时间:2020-11-28 01:13:19

惋惜22岁地坛书市悄然告别京城一年春秋两季的地坛书市,已成为北京市民的一个节日。2013年5月,22岁的地坛书市悄然告别京城。地坛书市主办方称,继2012年秋季的地坛书市与广大书迷爽约后,不仅2013年春季的地坛书市确认不再举办,今后地坛书市都不再举办。回顾地坛书市的22年,19

所以觉得应该用自己的影响力更好地为大家做些事。其实我希望公众人物都能利用自己的影响做这样的事情,慢慢让服务环境改进。新京报:很多网友都叫你维权大使、维权斗士,你知道吧?郑渊洁:我是公益维权大使。也有网友评论,我维权从来不要索赔,也不要求处理肇事员工,只要求改进服务质量。其实我就是这样的想法,比如我买了坏的东西从来不要求换,但我会发微博,我是要告诉商家你应该怎样做,消费者应该防范,让更多人懂得如何维护自己权益。

拆迁艺术区抱团“暖冬”计划再度进行,艺术家展出作品栗宪庭“站着”支持同行维权凄厉的北风刮着,20处将被拆迁的艺术区抱团“暖冬”。昨日,待拆迁的20处艺术区共同发起的“暖冬”艺术计划在008艺术区照常举行。当代艺术教父级人物栗宪庭也亲自参加行为艺术,支持艺术家的维权活动。栗宪庭领衔二十余名艺术家组成人墙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利,创意正阳艺术区、008艺术区、将府艺术区等20个可能被拆迁艺术区的艺术家抱团在一起维权(本报曾做相关报道)。

你在2007年10月12日发现北京地铁列车只有一个司机驾驶,你就在当天发了博客,我还记得那篇博客的篇名是《一个人拉着一千人在地下疾行让人担心》。郑渊洁: 那天我乘坐地铁出行,我发现地铁列车只有一位司机,我觉得这是个安全隐患,万一司机突发疾病呢?再者,如果遇到重大事故,两个人处置起来比一个人成功的概率高。但我不知道我看到的一人驾驶地铁是否个别现象,我就连续观察了10列地铁,都是如此。我又将所有线路都看了,全是如此。

自媒体平台也意识到了问题,有的提供举报抄袭的途径,有的引入第三方维权机构。然而,与庞大的做号江湖相比,维权力量过于渺小,让侵权做号者没有付出足够的代价,投机者蜂拥而至。无论是从自身长远利益出发,还是在法律和道义上考虑,平台都有义务加大对侵权自媒体号的打击力度,协助原创者追补损失。目前,各大平台普遍提供了抄袭举报渠道,但是,一方面举报依赖于原创者主动发现,另一方面需要后台人工审核,举报效率低下。在一天甚至数个工作日之后才完成对举报信息的处理,就算最后删除侵权的文章,侵权者的传播目的也已达到。

元宵节当晚,记者刚一走进北京某家超市,民乐合奏《喜洋洋》的欢快旋律旋即入耳。由于此前,本报曾有言论寻找遭拍卖的名曲《喜洋洋》版权所有者,记者特意询问超市管理人员这曲《喜洋洋》的“来历”。“网上下载的吧”,超市管理人员含糊地答道。1998 年,民乐名曲《喜洋洋》曾以58万元的价格被拍卖,当时,媒体称其为音乐著作权拍卖的“首次成功”;2010年1月,最地带音乐网站打着“打造网上迷你音乐交易所”的旗号,上线当天就有了现金流……12年里,从个人拍卖到网络交易,音乐维权者尝试通过各种方式唤起人们对著作权的保护意识,然而,音乐维权之路还很长。

而在苹果应用商店出现大量付费下载盗版,面对苹果中国区应用商店至少有两千万终端用户(包括iPhone\iPad\iTouch)等情况,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却只处以7000元赔偿金的判罚,其金额相当于情节轻微得多的百度的四分之一。贝志城还称,对苹果公司的诉讼是涉外诉讼,涉及翻译大量英文材料,向两国使馆外交部申请司法协助文书送达、公证等一系列繁琐程序,诉讼成本巨大。作家维权联盟采取集体诉讼,一本书的平均成本也将近3万元,如果是作家个人起诉苹果公司,法律成本至少在10万元。这么少的赔偿金额实际是发出了一个信号:请不要再来起诉苹果公司,否则你们的官司虽然胜诉,但是相比搭上的时间、金钱、精力完全不值得。(记者 师文静)。

兴农 定鼎 科蒙乡

上一篇: 中拍协发布公告坚决反对“拍假与假拍”

下一篇: 中央电视台和文化有关的新节目有哪些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57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