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著协2011年受理会员投诉论文抄袭案逾千起


 发布时间:2020-11-28 01:15:11

毫无疑问,很多网络用户也是网络侵权现象的无形推手。所谓有消费才有生产、有市场才有商品,阅读需求是网络数字侵权的原始动力。从网民这一方来说,从网上下载电影电视剧、音乐或小说几乎人人都会,已经习惯了享用免费的午餐。从社会心理层面看,很多人对花钱买吃喝穿住的物质产品,从来不会吝惜,但对

”专家观点参考标准低致判罚低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总干事张洪波认为,马爱农一案判决书从认定涉案作品字数、采用赔偿标准、认定精神损害程度,到判定的侵权责任和赔偿数额,均采取了各类标准中的最低额度进行考量,值得商榷。他举例说,关于赔偿金额,判决书参考了马爱农与人文社签订合同中约定的稿酬标准,即千字60元的2倍。“这种参考并不十分合理。因为作者在自己供职的出版社出书,享受了单位的薪酬和福利,稿酬会相对较少。”他认为至少应该依据有关规定,按千字20~80元的2~5倍进行判决,“不过这个标准已经15年没变了,所以应该尽量按上限来裁定,即千字80元的5倍。

这种现象是很不正常的,同时也说明了我们刚刚从物质匮乏时代走出不久,在文化消费上的心态还不成熟。“文学作品遭盗版,经过法院确认侵权的仅有20多例,但实际发生的不止百万起,所有赔偿款也就一两百万元。作者的维权成本往往比法院判决的赔偿额度还高,导致很多人都不愿意去打官司了。”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专家马季的一番话令人深思。我国在版权保护上是有法可依的,但现有法律法规在适应网络时代各种新问题时,应该及时作出调整。比如在文化产业日益重要,并将成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的情况下,是否该加大数字侵权的违法成本;在加大打击力度的同时,是不是可以扩大监管面,让那些违规的不管是大公司还是小网站都付出高昂代价。看小说如同吃饭喝水,得到了产品和服务就应当支付相应的报酬,这理应成为全社会的共识。要打造一个繁荣发展、良性循环的文化消费市场,从业者和消费者都需自律,法律与道德缺一不可。(陈庆璞)。

议论风生确认侵权行为后,平台不仅要对做号者进行删文、封号等处理,还要收回不当得利,切断做号者的利益链。在竞争日趋激烈、增长空间被瓜分殆尽的当下,如何稳定保持“10万+”的点击量让自媒体人操碎了心。据新京报报道,在光鲜的浏览数据背后,隐藏着一个鱼龙混杂的江湖。大量自媒体号由做号者把持,他们通过直接抄袭、拼凑洗稿、巧立标题等方式低成本地制造所谓爆款文。做号者劣币驱逐良币,口水化、重复性的内容充斥各个自媒体平台,看似欣欣向荣,实则缺乏增量,严重恶化了自媒体业界生态。

判决结果有示范作用近年来,针对苹果等跨国公司的诉讼案件逐渐增加。王国华认为,今天的判决结果对类似的侵权案件有示范作用,“因为这确认了苹果公司在管理方面负有严格的、强烈的责任。只要有盗版,苹果公司就要承担责任,差别无非是赔偿数额的高与低。”王国华说,苹果公司对外称重视知识产权的保护,但他们在这方面有“双重标准”,对中国版权权利人的保护不够重视。这次诉讼也不是想把苹果“打死”,而是“为了共赢,大家都有口饭吃”,希望苹果公司在经营方式上做一定转变。

评说回顾2013年,不少知名主持人在这年推出新书,或讲述新闻主持技巧,或回忆过往生涯,比如杨澜《幸福要回答》、白岩松《一个人与这个时代》、朱军《朱军荧屏悟语》、大冰新书《他们最幸福》等,但都没有引起《看见》这样多的话题和争论。在越来越娱乐化、速食化的时代,网友们对名主持的话题争论、八卦的关注度似乎更高于对书籍内容的关注,值得反思。维权 迟子建手稿未经授权被拍卖2013年12月,作家迟子建在微博上披露手稿未经授权被拍卖之事。

指匠情 名臣 飞飞文

上一篇: 中央电视台推出的大型诗词文化节目有哪些

下一篇: 从《我要上春晚》说起:创新,从大众开始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