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少年不可欺”,版权亦不可欺


 发布时间:2020-11-28 21:06:14

本报讯(记者徐瑞哲实习生郑子愚)昨天,上海市教育发展基金会琼瑶文化基金成立。第一笔资金来自台湾作家琼瑶维权案的全部赔偿金500万元,用于资助和培养具有原创精神的青年学生。此前,琼瑶通过微博指出电视剧《宫锁连城》抄袭其旧作《梅花烙》,并以侵犯改编权、摄制权为由提起诉讼,状告编剧于正

如今,中国作家初战告捷,但不宜过于乐观。须知,作家遭遇侵权之苦,可谓屡见不鲜。著名作家麦家所感叹道,存在数字图书版权盗窃行为的网站多如牛毛。作家韩寒甚至声称,“我欢迎谷歌图书馆扫描我的每一本图书,并欣然接受在显示目录和摘要下60美元一本的条件。”不是韩寒“倒戈”,韩寒的表态更是揶揄和嘲弄,他说:“经过对比,我发现这是非常合适的一个条件,谷歌只显示我的书的目录和摘要,就支付给我60美元。回首祖国,无数的网站都能下载我的书的全文,从1999年到2009年,我从来没有收到过一分钱。现在谷歌仅仅刊登了我的书的目录,就支付给我60美元,我觉得非常满足。”由是观之,网络侵权的绝非谷歌一家。因此,应该把降服谷歌当做一个维权标本,不仅受害者,相关职能部门也应该进一步采取行动,切实保障作家权益,捍卫法律法规尊严。(王石川)。

但有的作家却不了解什么是专有出版权,又授权给其他出版社,还振振有词,‘他们出的是插图本,跟你们的不一样’,让我们很无奈。”而在张胜友看来,作家在维权的同时,对自己也要有警醒。“近年屡禁不止的文坛抄袭现象,对作家维权不啻为是一个讽刺,况且一些抄袭事件公开以后,居然有读者和网友公开为其辩护和表示支持,就更是匪夷所思了。”3 呼吁:维权事关文化产业发展“一个国家的发展需要创新,文化的发展,也要创新。因此,对原创文学作品版权的尊重与保护尤其重要。

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把这个被放大的价值合理地拿回来。所以,今天重申新闻的价值与理想,就是想呼吁一个合适的环境与土壤,让我们合情合理合法地收获属于自己的果实。其次,就要说说怎么收获果实了。回到如何维权,我相信法律手段仍是最好的武器。在这方面,《新京报》始终是一个行动者,也是为数不多的坚持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媒体之一,其中的艰难不足为外人道。3年前起诉TOM网站的时候,曾被人骂作“想钱想疯了”。我们那个时候就在许多场合呼吁,希望各界关注互联网内容转载中存在的巨大的知识产权黑洞。

近日,氧气听书、央广之声、央视国际、国视通讯、盛大文学、浙江电子音像出版社等单位,联合全国听书作品版权各方权利人,以及广大听书作品、作者和播音者,在文化胜地杭州万松书院,发起建立“中国听书作品反盗版联盟”(以下简称联盟)。联盟旨在向盗版侵权行为宣战,推进听书行业的正版化进程,并在国家监管部门的支持下,构筑听书行业的新秩序,有效保护听众权益。这是国内听书行业的首个反盗版联盟,也是继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盟、作家维权联盟、数字音乐维权联盟之后,国内互联网版权界成立的又一个反盗版联盟。成立伊始,联盟宣布已陆续在深圳、北京、上海等地法院发起诉讼,向涉嫌盗版听书内容的深圳市懒人在线科技有限公司、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二三四五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合计索赔120万元。目前,杭州平治诉讼懒人听书最早在深圳市南山法院正式立案,成为国内听书行业集体维权第一案!。

他坦言,他们公司收到的音集协给的从KTV收来的版权费都非常非常少,几乎等于没有,更何况是那些词曲作者。“像那些老的作词作曲的人,根本没有拿到过一分钱,这其中存在很多复杂的问题。”宋柯坦言,音集协在收取KTV版权费这一过程中,确实比较复杂,“他们里面估计也有情况,很多问题可能一时半会儿没办法解释清楚。”此外,本报记者昨日试图联系音集协和天合公司方面,但多方打听依然难觅“真身”。更令人意外的是,音集协的官网无论如何也打不开,不免令人更加心生疑团。林艳雯。

既然中国的文化土壤不曾自动产生知识产权理念及法律制度,那么,移植自西方的知识产权制度要在中国落地生根,必然要经历一个水土不服的过程。再次,现在是网络社会,网络在中国几乎已经普及。网络带来的好处数不胜数,但同时也会产生一些消极影响。一方面,以网络浏览代替传统意义上的书籍阅读,不可避免地会在一定程度上窒息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另一方面,网络也会让抄袭变得更为便利。中国青年报:大多数被侵权作者选择不了了之,为什么?徐新明:中国的知识产权维权有两种渠道:一种是通过司法渠道维权,即向法院起诉维权;另外一种就是通过行政渠道维权,即求助于行政机关。

野芷 薄户 轩扬

上一篇: 煜丰格林文化创意有限公司

下一篇: 回忆“有趣”老爹熊向晖:巧妙问题难倒基辛格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3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