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维权联盟律师:法院判苹果赔41.2万元有些低


 发布时间:2020-11-25 11:00:59

“先是盗版书、伪书,然后是网络非法阅读和下载,再是小说影视改编中的众多纠纷,加上如今手机小说、电子阅读器泛滥成灾。花样不断翻新的侵权行为对作家来说,无异于‘一个又一个洪水猛兽’。”8月18日由中国作协与国家版权局联合举行的“作家版权保护座谈会”上,中国作协副主席张抗抗直言,当下作

但是,编剧的“弱势”真的是“钱途”决定的吗?除了知识产权的法律意识和保护措施薄弱,国产剧严重畸形的产业链要为中国编剧的囧境负多大责任?“弱势”:上半年写剧本 下半年要稿费电视剧行业其实不缺钱、不缺明星、不缺播出平台、不缺观众,最缺的就是好剧本。但是目前中国编剧的生存现状非常不容乐观,去年通过微博这一公共平台维权的编剧此起彼伏,冰山开始浮出水面。比如,李亚玲的《北京爱情故事》,谭岚的《家有双妻》,吴迎盈的《十指连心》,刀寒的《微爱时代》,汪海林的《楚汉传奇》都爆出了编剧与出品方的版权纠纷。

更多的影视公司愿意找名编剧,因为同样一个剧本,编剧的知名度直接决定着在电视台那里是否能卖个好价。“其实与两三年前相比,中国编剧的身价平均已经翻了一番。”曾创作《京华烟云》、《末代皇妃》等作品的著名编剧张永琛透露了这样一个信息:“3年前,3万元一集的编剧已经算高价了,最好的不过五六万。而现在,达到这个价的人比比皆是。少数处于创作巅峰状态的一线编剧更是达到15万元一集的身价,已经与韩国最热门的编剧收入基本持平了。

真的写到人家改不动了,没人想主动改你的东西。”模式:屈从于金钱 背叛了精神目前,电视剧编剧的创作模式基本都是“委约制”,即根据制片方的委托定制来完成。在剧情设置上模仿热播剧、在桥段设计上不吝洒狗血,常成为很多编剧在片方要求下的无奈之举,委托定制虽有助于保证剧本投入拍摄,但往往会迫使编剧涉足自己未必擅长、没感觉或不想写的故事和情节,而且,制片方出于资金考虑总是力求保险,对创新缺乏动力,“制作方的要求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能不能尽快回笼资金,怎么把一般的事情做到‘极致’,例如家庭矛盾、爱人死人都得很‘极致’,这些要求提出来之后,编剧就有些抓瞎了。”参与沙龙的很多编剧都有一个共识,这种现行的违约模式对原创剧本非常不利,刘和平说:“我们编剧协会此前做过调查,委托定制的模式对编剧们的束缚太大了,大家都希望自己在创作时能够过滤掉一些来自于电视剧产业链下游的投资方和电视台的不当干涉。”沙龙上,有位编剧引用罗曼·罗兰的话与同行共勉,博得了满堂掌声,她说:“这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你看透了这一切,并且还能热爱它。我们有血有泪,但是我们依然爱它。”。

“这比较出乎意料,我们预计在半年左右的时间达到这样的效果,没想到这么快。”董海平说。据他介绍,最地带这种数字音乐版权投资、交易、分成模式目前在国内属于首创,上线以来已经引起了不少音乐人士关注。同样瞄准数字音乐版权领域的还有MySpace(中国)公司,据该公司副总裁雷振剑透露,MySpace(中国)计划在今年3月下旬推出自己的音乐平台,在该平台上会集各种互联网产品模式,甚至包括电子商务、SNS(社交网络)等元素。

这是文艺家的共同感受。对此,法律界人士给予了解释。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庭长姚兵兵以叶兆言小说《马文的战争》遭侵权索赔百万为例说:叶兆言的赔偿额为何不能得到保障?因为文艺界很多人对维权费用构成不是很了解,有的费用是不计入维权成本的,所以花费了也得不到赔偿。再者,有些著作权人举证自己的确切损失很困难。所以他建议,文艺家在创作之初一定要保留相应的证据,如有的作曲家将自己的手稿进行公证。江苏中祥律师事务所律师翁冶中认为:在互联网时代,侵权的手段越来越专业,这导致以文艺创作为主业的文艺家取证困难,且增加了维权成本。在他接触到的文艺版权官司中,90%的著作权人最后都“得不偿失”。因此,他建议相关部门提高维权手段,而文艺家则最好加入集体组织,依靠专家,尽量以最小的成本维护自己的著作权。(张粉琴)。

备受关注的“操”字状当事人陈书伟昨日发出声明,称将向最高人民法院递交申诉书,同时表示此案过后将正式退出历时5年的公益维权。他在13000多字的声明中说到,他一直受到民众的关心和支持,但他将从此退出公益维权。退出公益维权的缘由,不只是这次被法院拘留,还因太累了,太不划算了。“钱已经赔光了,我也要生活。”记者在他已经写好的向最高人民法院的申诉书中看到,他将广东省高院、深圳市中院和福田区法院都列为被申诉人,除对自己被拘留表示不满外,他还认为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复议决定书理由与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拘留决定书的内容一模一样,没有针对申诉人复议内容进行分析、论证,同时广东省高级人法院采用退回申诉人申诉书的行为违反了“错案必纠”精神。(记者闫晓光)。

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赢个几万。像当红的南派,有团队有律师,也不过是赔上十几万。对于侵权者而言,根本不伤皮动骨,对于维权者而言,付出与回报更不成正比。”吾晓红表示,“据我所知,所有的知识产权著作的案件赔偿都不高,因为判断衡量财产权的时候,很难裁定损失多少,要谈赔偿就很难,所以拿到赔偿没有想象的那么高。”“很多的创作者非常有才华,但是版权意识不强,维权意识更不强。一些创作者年龄比较小,甚至是学生,资金方面也比较弱。

因幡 高宇博 小千玺

上一篇: 湖南有哪些文化古迹的传说

下一篇: 希腊“出租”古迹引发争论 考古专家评亵渎之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