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著名编剧”讨薪维权罪在市场?


 发布时间:2020-12-04 04:34:13

作家梅洁认为:“立法固然重要,但有法就要依法究责,如果法规不能立竿见影,真正落到实处,那就等于废纸一堆。保护数字版权不仅要体现在条款上,更要植根在思想上、认识上。”要树立数字版权的“自保意识”,绝非仅靠作家单枪匹马作战,应该建立起一张由作家本人、出版社、中国作协和文著协共同参与的

近期谷歌涉嫌侵权一事已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未经授权自行扫描图书、先侵权后提和解方式、60美元的低廉赔款……谷歌的种种行为激起众怒,继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和中国作家协会呼吁作家维权后,越来越多的作家正通过维权渠道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中国文字著作协会贾继峰今天向记者介绍到,近期向文著协提交维权委托的作家数量激增,“仅最近两个工作日,已有张抗抗、毕淑敏等近40名作家提交了维权委托”。与此同时,已有多家媒体对此事展开持续报道,诸如“谷歌侵权案当催熟作家维权机制”、“谷歌侵权案或将引发出版业大洗牌”、“谷歌的无礼颠覆了什么?”等报道从各个角度对此事件进行深度剖析。而“谷歌应立刻停止侵权行为并提出合理解释”、“谷歌应该更改和解条约”也已成为相关部门与媒体的一致呼吁。随着“谷歌涉嫌侵权事件”的逐步披露,诸多网友也通过留言评论表达对此事的看法,“谷歌必须立刻停止侵权”、“中国应该对文化霸权说不”、“作家维权一定要坚持到底”等呼声表明了网友对此事的立场和态度。截至记者发稿时止,谷歌尚未对此事进行任何公开答复。(记者雷志龙)。

除了影视作品,侵权的还有话剧。2010年4月,孙未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遭遇“被改编”。上海现代人剧社将她的小说《富人秀》改编成了话剧《上流社会的腔调》并在上海公开演出,在整个演出的过程中,这部以她小说名义四处宣传的话剧,居然没有人请她去看过演出。6个月后,孙未法律维权取得胜利,但她想要的一句真诚道歉却始终没有。在打官司的整个过程中,各路人马都出来说情,让她放弃上诉,原因是“你还打算不打算在上海混了!”在一个法制社会里,每一个享有著作权利的个体都应该得到尊重,每一个微弱且坚定的呼喊在法律的庇护下都应该被社会听到。

“如果作者或出版社对淘宝商家的侵权行为提起诉讼的话,淘宝网作为为侵权商家提供平台和收付款服务的第三方机构,应该承担相应的共同侵权责任。为了避免承担共同侵权责任,淘宝网就要负一定的监管义务。”吴伟光说,“但现在的情形是,淘宝网并没有足够的动力去主动监管商户,重要原因在于目前的司法环境下,惩罚力度太弱,违法成本过低。”正因如此,图书侵权现象虽然很猖獗,但相应的维权却并不积极,很多权利人明知权利被侵犯,却不愿站出来维权。

该片中国出品方保利博纳公司目前对此事未予回应。深度延伸只抹泪不出招 “祥林嫂”维权难编剧田博在微博上大倒苦水,引起不少同行的同感,感慨目前国内影视环境下,编剧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一位编剧说:“行业不规范,没有相关法律制度,投资商没良心,全靠自己碰运气!”与田博的遭遇相似,前阵子电影《赵氏孤儿》上映时,参与编剧的高璇对于被署名为“前期剧本创作”感到不满。制片人陈红对此表示,这是因为合同中止,高璇只写了一部分剧本的原因。

所以,我国版权维权过程太过漫长,可能也是琼瑶选择直接致信行政管理部门,而非诉求法院的原因之一。在英美法国家,在版权维权领域中,“诉前禁令”是维权者经常请求法院采取的一种行为。只要维权者有足够的证据并提供一定保证金,法院就可以下达禁令,阻止涉嫌剽窃的作品一切发行渠道。在编剧行业中,一旦禁令下来,涉嫌剽窃的影视剧不管事先花了多少钱拍戏,也不管制片方是否知情,都需要法院查明或当事人之间达成和解后才可以继续播出。如此一来,剽窃的违法成本就会变得很高,这也是英美法国家编剧剽窃行为很少的原因所在,也是美剧、英剧傲居世界前列的重要原因。国内虽然在《民诉法》修改后加入了诉前禁令制度,不过法院适用情形过于谨慎。回到琼瑶的个案来看,如果她剧本的主线确实被高度“模仿”,去打官司的话,对方可能无法使用“模仿”或“巧合”进行抗辩。所以,还是希望琼瑶能拿起法律武器,既维护自己权益,也为用法律维护行业秩序做出探索。从长远来看,我国有必要完善相关法律和执行,为鼓励文化创新提供保障。

从去年开始,京版十五社反盗版联盟把关注点放在了网络侵权问题上。此外,中文在线反盗版联盟与中国版权协会反盗版委员会也联手共同打击网络侵权行为。这些第三方反盗版组织将单打独斗的出版社集中起来维权,从而降低维权成本,增强维权力度。不少出版社都表示,希望国家版权局和地方版权行政管理机构能根据当前网络维权的实际情况,明确网络侵权的追查机制,加强处罚力度,提高侵权成本。吴伟光认为,“目前我国的《著作权法》正在修改,修改成功后,会提高判赔数额。这样的话,以后著作权人对恶意侵权的网站和商家就可以提出惩罚性赔偿金的要求,如果这个数额能够弥补权利人的维权成本的话,他们就会愿意来维权。”除了靠法律上的“堵”之外,吴伟光还建议出版社加快进入数字出版领域的步伐,“如果以后出版社卖书的时候能够同时推出纸质版和价格低廉、质量又好的电子版,想来消费者也会做出理性选择,盗版电子扫描书的市场也就会逐渐缩小了。”卢冉 肖家鑫。

首雁 王新艳 卢静

上一篇: 林奕华筹划舞台版《小团圆》 预计11月公演

下一篇: 解密张爱玲与小报“三剑客”的故事(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39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