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设文化产业管理考研院校


 发布时间:2020-09-18 21:38:16

现在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对职业教育越来越重视,而当务之急还是应该在政策保障层面对高等职业教育“高看一眼”,在一些基础制度的设计上真正有所改革和突破,真正扭转对职业教育的偏见,真正实现“努力让每个人都有人生出彩的机会”。3破解管理尴尬,探寻创新体制高职教育是改革开放后出现的新的高等

该学会以“确立民族自信,加强民族团结”,“研求精神学术,砥砺个人品性”,以及复兴民族本位文化,复兴西北文化,促进西北建设为宗旨。这是数所院校学术、精神紧密联系的重要例证。这样的例证还可以举出很多。西北联合大学的专门著述虽然很少,但在西北大学、西北工业大学、西北师范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天津大学等多所院校的校史或校史稿中,“西北联大”都是作为重要时期来进行描述的。一直到抗战即将结束的1944年5月,同时在西北师范学院及西北大学任教的黎锦熙教授,还以“国立西北联合大学校歌”歌词为脉,作出一篇《国立西北大学校史》。

相较而言,企业和用人单位对“高素质”的理解就更为具体——良好的职业道德、对企业的忠诚度、规则和纪律意识、吃苦耐劳的务实精神和分工合作的团队精神等,是用人单位最看中的素质。近几年来,创新创业教育和“工匠精神”的培养成为高职教育人才培养中的热门词汇,一些高职院校把“高素质”等同于“工匠精神”,并试图在教育教学的全过程中融入“工匠精神”的培养。这一愿望虽然很好,但事实上,无论是体现创新精神的“科学家精神”,创业精神的“企业家精神”,还是体现精益求精产品制作的“工匠精神”,在学校教育目标中可以倡导引领,但不可简单地与专业人才培养定位相挂钩,否则,人才培养方案和教学计划的制定与执行必将是勉为其难。

难道这其中真有什么曲径通幽,真有那么深不可测,让人不能切近观察,深度揭示?包括教育部官员在内,纷纷指责学界和学风,指责当下的学术太“浮躁”了,要求学界力戒浮躁,沉下心来。似乎问题全都出在学人身上,是学人缺少学术自律。其实,学术建设中出现的弊病,岂止是学人的良知匮缺,岂止是“浮躁”二字就可以概括?我们看到的情况,的确不能令人乐观。一方面,学术论著的发表和出版数量,呈几何级数增长:学术期刊由季刊改为双月刊,由双月刊改成月刊,加上诸多以书代刊式的刊物,仍然显得供不应求,不时有新的刊物问世,一些高校的院系一级都办有不止一种学术刊物。

其中许多学生原是北平师大的学籍。”甚至“教授、讲师,虽各有专任,但大多数始终是在‘西大’和‘西师’互相兼课。”(转引自《西北联大史料汇编》712页)由此可见,当时教育部做出分拆“西北联大”的决定,是不够切合实际的。虽然“西北联大”被名义分拆,但它们处于同一地域,多项工作运行依然相互交织。譬如,1941年5月,“西北联大”已被分拆两年以后,一个由西北大学、西北工学院、西北师范学院、西北农学院、西北医学院五院校联合组成的“西北学会”在西北大学内成立。

近些年来,许多专科院校升级为本科,学院扩张为大学,办学规模越来越大,办学目标越提越高,争创世界一流大学的口号提得震天响,全然不顾自己与世界的距离之遥远,创建研究型大学的目标让人疲于奔命,却脱离实用性人才短缺的中国现实,以高水平的学术研究成果为重中之重,却忽视了必要的学术积累和基本规则。换言之,不顾各自的基本条件和实际能力,大大小小的院校都被推向同一个平台,在评价尺度方面实现了等级化,在各自的定位上却没有进行等级划分和各自的目标设定。

字库设计行业的这些乱象也对国内艺术设计类院校产生了一定影响。据了解,目前国内艺术设计类院校大多没有设置专门的字体设计课程,学生对中文字体缺乏了解,设计所需的字库也难以满足专业的学习需求。因此建立健全高校字体设计培养体系,提高学生的字库版权保护意识迫在眉睫。据方正电子字库业务部总经理张建国介绍,根据“设计院校正版字体支持计划”,方正字库将为艺术设计类高校提供免费正版字库用以教学使用,并将与艺术设计类高校合作开展各类短期字体设计培训课程及字体展览,举办字体沙龙、讲座等。

邵家渡 甘旗卡 上域

上一篇: 传承非物文化遗产演出舞台对联

下一篇: 李云迪跨年音乐会 打造360度旋转舞台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2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