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2》将在央视再次播出 内容会重新剪辑


 发布时间:2021-01-16 18:19:37

“当你上到几十米高的时候,确实感觉死亡离得很近,命悬一线,整个希望全系在一根威亚绳上……”李勇介绍,这段视频拍回来给陈晓卿看,“陈老师的脸越来越青、越来越黑,看完没作任何评论,只甩下一句话‘我今天不表扬你’。”事后,李勇才侧面打听到,陈晓卿对于他不顾命的拍摄方法非常生气。李勇的拍

这两部纪录片后来分别获得了1993年四川国际电视节金熊猫大奖和1995年四川国际电视节特别奖。那几年,荧屏上到处都是对平凡的人、平凡的生活的记录。陈晓卿以为自己会这样拍一辈子,一直关注生活的残酷,普通人的挣扎和隐忍。但后来,反映社会现实的纪录片渐渐淡出主流荧屏,中国电视纪录片成为“文献纪录片大联展”。作为一个“体制内纪录片导演”,陈晓卿的镜头也自然地转向了中国现代史的领潮人物,先是《朱德》,接着是《刘少奇》。

“舌尖”上的回应有点水谈节目造假,陈晓卿避重就轻央视美食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第二季自播出以来备受关注。上周播出第四集《家常》,遭来观众“至今最差一集”的“拍砖”。14日,在北京的这场《舌尖2》第五集《相逢》看片会,很快成了导演答疑会,总导演陈晓卿,制片人朱乐贤到场回应质疑。质疑一多煽情少美食?陈晓卿:最终版会删减人物故事《舌尖2》播出后,片中的人物命运故事太抢镜,网友质疑原本以为是一档可以解馋的美食节目,却变成了讲述人情冷暖的“故事会”,明显跑题了。

不过由于剪辑太快,吃货们只是看了个热闹,完全没看过瘾。50多分钟的片子有1400多个镜头,单个镜头平均长度只有2秒钟,也难怪观众会看到眼花。对此,《脚步》的分集导演李勇也坦承,第一集确实存在切换太快、剪辑率过高、镜头太短的问题,“我们也在尝试,看看观众适应的度在哪里。”他表示,可能会根据观众的反馈,在后面的片子中作出调整。《脚步》刚开始,讲述了藏族小伙白马占堆为弟弟采集野蜂蜜,要攀爬相当于10层楼高的大树。而这个镜头,不少观众看着很眼熟。

《时节》的分集导演胡博向记者介绍,7集的节目7个导演组,我们是最晚收工的一个组,在3月的时候,我们还跑去牡丹江拍雪山上的食物。“我们是最晚一个收工的,非常紧张,我们都没有机会做周密的计划。方案确立,开策划会,不到一个星期就出发了。”但是,天不遂人愿的事情经常发生,用陈晓卿的话说,“老天爷却一直在调戏她。她去千岛湖拍鱼的洄游,因为天气的冷暖不定,拍了两次都没有拍到。”为了拍四季,胡博转战了500多天。为了表现“秋收”的主题,导演组找了四五个省,才找到一家既有梯田又正好有新生婴儿的农家。

自开播以来就质疑之声不绝的《舌尖上的中国2》,随着最后一集《三餐》近日的播出,正片全部与观众见面。而对于各种争议,以及网上出现的各种恶搞视频,总导演陈晓卿表现得非常淡定。据其透露,《舌尖 3》已经在筹备过程中。看完《舌尖2》,不少网友表示,虽然《舌尖2》在播出中受到了许多争议,但总体来说是一部非常成功的纪录片,也有网友开始期待第3季的出现。对此,陈晓卿表示,“《舌尖3》已经在筹备过程中了。第1季偏重食物,第2季我们想把食物作为出发点来看待关系本身。现在如果要拍《舌尖3》,可能我们就又回归到简单地表现饮食上去。”(记者 赵晓林)。

”吃不到最好的,工作也辛苦,难怪总导演陈晓卿会说,“从去年2月底成立剧组,到今年2月,他们每个人都瘦了一圈。”既然如此,如今《舌尖2》获得如此高关注,导演们能挣多少钱呢?对于这个不少人都很感兴趣的问题,陈晓卿没有直接回答,“这是隐私,我不能乱说,我只能说确实不多。曾经有导演和我抱怨他家的月嫂贵,工作一个月的钱基本全给她了。”记者随后算了一下,如今在北京请个中上水平的月嫂,价钱在1万左右,由此推算,这些《舌尖》导演的工资估计也大概如此。(据《半岛晨报》)。

塞塞 紫政 支库

上一篇: 河北省保定市易县连台历史文化

下一篇: 保定市容城县有哪些文化遗产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6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