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卿拍"舌尖2"拒绝家乡名吃 因"拍出来太刻意"


 发布时间:2021-01-24 17:39:01

时间倒回到《舌尖3》,犹记得开播之前的万众期待与开播后的褒贬不一,彼时观众大多抱怨新片中人物故事太多、美食太少,导演组对于讲述“人与美食”关系的执念超过了食物本身,片中食物的挑选也遵循着故事优先的法则,从而抹杀了“舌尖”系列最宝贵的品质,即把美食作为中心,人物的故事并不作为主题先

“我就是想让观众开心”今年年初在广州做《舌尖2》宣传,陈晓卿带一帮朋友出去吃饭,到了地方忽然发现头上冒出一个巨大的霓虹灯广告,上面闪着“舌尖上的夜宵”。街边的路灯下,陈晓卿尴尬地笑笑:“嘿嘿,早知道就不来这儿了。”这两年,陈晓卿出去吃饭,发现大大小小的城市里,到处都是“舌尖”。开始是各种惊讶愤怒,后来慢慢就习惯了。《舌尖2》做后期的时候,有一天陈晓卿接到一个查问快递是否收到的电话,说是给他寄了一箱大闸蟹。没等一头雾水的他弄清怎么回事,对方就开始在电话里埋怨起剧组来:“你们要的钱太多了!”像这样平白无故挨骂可不是头一回。

“以第一集为例,山东煎饼那个小村庄只有10户人家,播出第二天,很多人去找他们;养蜂人老谭已经跑回四川老家,说要注册一个商标;浙江捕鱼夫妇所在地三门县甚至出台了一系列举措,想搭这个风推广三门海鲜。”《舌尖》总导演陈晓卿说道:“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几乎每个拍摄对象都受到很大关注,很多人的生活至少在这个阶段内会和以前不一样。”有了关注度,自然也就有经济效益。据媒体报道称,某主打销售野生蜂蜜的网店,在片子播放过程中就收到120多个订单;销售四川烟熏香肠的网店,近1个小时收到104位买家的订单……而对《舌尖2》本身,有网友算过一笔账,网络版权的销售、冠名权的竞标、节目间插播广告的价格,算下来已经达上亿元。

对于是不是植入之类的话,我是不担心人家说什么,我自己知道我没有做任何的广告植入,我是很坦诚的。焦点之3:主题设置《舌尖》是人文片还是美食片?“我希望通过《舌尖2》来告诉大家,美食不仅仅是一种生活方式,它还是传承中华文明的纽带,文明不仅仅是唐诗宋词,文明还包括我们身边的点滴小事,饮食也一样。”这是总导演陈晓卿在自己得意之作《舌尖2》开播前说的一句话。但网友看《舌尖》目的似乎就是“解馋”,要的是菜品“色、香、味”俱佳的端上桌来,至于这道菜背后的故事,不说也罢。

中新网1月14日电 纪录片导演陈晓卿近日做客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视频访谈,透露自己喜欢最平凡的人,讨厌所谓的“成功人士”。作为一个纪录片导演,陈晓卿的镜头里,大部分是最平凡的人,最普通的人。然而,这种人却给了陈晓卿的心灵最多的碰撞。“时间久了你会觉得生活特别不容易。他们遇到了问题,就会非常顺从地跟着命运的安排,然后自己再慢慢想办法。”陈晓卿表示,他们教会了他一点,就是“容忍比自由更重要”。陈晓卿说,做纪录片是自己喜欢的生活。“我讨厌那种脸上挂相的,写着成功人士四个字的,他们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毛病。有毛病的人占80%,这是最起码的。我看到那种脸,我就觉得讨厌,我喜欢最平凡的人。”做纪录片带给陈晓卿更多的,是可以体验不同的生命。他曾跟安徽的小保姆一起生活过,跟山里面上不起学的孩子们一起生活过,也曾回到过抗战年月,还和很多的普通的做美食的老百姓一起生活过。“从生命的多样性来说,我已经很知足了。” 陈晓卿说。

您怎么看这些争议?陈晓卿:我们看到,争议主要围绕着创作方式、表现内容、商业利益等展开。就创作方式和表现内容来说,我们愿意倾听广大观众的意见,在后面的创作中作出修改和调整;就商业利益来说,我们需要澄清的是,节目创作伊始,中央电视台领导就严格要求片中不能有任何植入广告,摄制组严格执行这一规定,摄制组成员与拍摄对象也不存在任何利益关系。坦白说,确实有很多商家找上门,说你拍我,我给你什么样的好处;也有些地方想请我去转一圈,跟他们集团老总合个影什么的,开的价很高,我都没去。

《舌尖》的拍摄,寄予着陈晓卿对纪录片创作的理解与坚持。《舌尖上的中国2》又一次掀起收视热潮,同时也引发了很多“吐槽”。一些观众疑惑:“一个美食节目为什么要有那么多催泪的情节?”“讲讲做菜就够了,还讲什么留守儿童、空巢老人,是不是跑题了?”采写/记者 顾学文在接受《解放周末》独家专访时,总导演陈晓卿的一句话耐人寻味,“人情比美食更有嚼头”,道出的是他对纪录片创作的理解与坚持。谈争议无论有什么样的争议,我们知道 《舌尖2》更接近我们的理想解放周末:《舌尖上的中国》第二季开播以来,备受关注,也引发了很多争议。

纳筱宇 闻小同 牙屯堡

上一篇: 朝阳区 水泥罐 文化创意

下一篇: 2019教育部人文社科论文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燎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2709